音频类NFT发展构想:挟音乐以令小图片
0x068d
March 19th, 2022

当我们在积极讨论音乐NFT前景时,却可能我们正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一个思维陷阱。诚然音乐NFT是值得畅想的蓝海,但是相比之下音频类NFT更像是一个海洋上的庞大冰山。音乐NFT只是其在海上裸露出来的一小部分,但是还有更大的冰山就藏在我们肉眼不可见的海面之下。本文由德州慈善赌怪(twitter id:Lactose free旺仔)与斗地主开局先打王选手(Twitter id:kumo)携手完成/enjoy it.

说到音频类nft时,出现在大家脑海的第一反应可能依旧是音乐nft。很显然,音乐nft可能是大家最容易接受且最易产生共情的一种音频nft。音乐本身自带的社交属性和忠实听众群会为社区带来天然的流量和无法比拟的用户粘度。但是朋友们让我们放空一下大脑,不要被音乐nft这个命题所局限住。其实音频类nft还有很多类别:诸如侃侃而谈的播客电台,知识付费的教育音频或者是每晚陪伴无数人入睡的郭德纲相声集等等等等…在不同的基础之上会有更有丰富多元的应用体验,这种体验是当下主流图像类nft附带的单一的视觉感官所无法比拟的。

所以音频nft可能会如何发展,以及谁是这个宏大叙事版图的星星之士,就是我们本文想要探讨的内容。

现代抽象派作品《音频NFT挟音乐以令小图片》
现代抽象派作品《音频NFT挟音乐以令小图片》

不过在谈论此问题时,我们首先需要达成两个共识:

A/NFT的发展类别一定和大众技术

B/市场上的投资者是向往“懒惰”的

你看到这两句话可能会感慨看明白了,但没完全明白。但是其实这两点是我认为音频NFT迟迟没站在聚光灯下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其实如果我们再回过去随便复盘就会发现—不管过去一轮牛市何种NFT怎么炒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小图片nft。究其原因是因为图片对于现在人来说传播最直接白给,换句话说也是让投资者变得更加“懒惰”。因为在投资者挑选时他们只需要一块屏幕就行了。对于一段三分钟的音频和一张一秒就能看懂的小图片,绝大部分投资者都还是会投票给后者。相比图像类NFT蕴含简单直给的视觉冲击,音频类NFT就显得格外臃肿,它需要投资者耗费更加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欣赏每一段音频,并且需要投入自己的情绪去鉴别音频的优劣。这显然把习惯了懒惰多巴胺的投资者给整懵了,有放下手边事情听你一段音频的时间,我为什么不选择多冲几张小图片呢?

所以一种或者一类NFT能让投资者“懒惰”并不是坏事,恰恰相反这应该是其项目成功的体现。举个例子,眼下有两种酒,一种是茅台一种是名不见经传小厂做出来的红酒。当在向投资者推销茅台时,往往是不需要多言语的。而如果要推销那一瓶红酒,我们就需要自行去找优点费口舌。这里茅台就是让投资者“懒惰”的最好证明。如果一类或一种NFT可以让投资者“懒惰”,这就说明其宏大叙事已经深入人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好,大家心照不宣无需言语。简而言之其让投资者“懒惰”换句话说也是其价值共识普遍得到认可。

所以上述两点是图像类NFT迅速发展原因同样的却也是音频类NFT被束缚住的枷锁。本文会把音频类NFT的发展划分成三个阶段,依次会解决其市场接受度,让投资者变得对音频NFT“懒惰”和音频NFT实现其多样化运用场景三个问题。

1/我以为我是主角,结果却是背景板?

在上文提到两个共识后,我并不觉得音频NFT会一萌芽就独自站在市场的聚光灯下。就像韩国娱乐产业,主唱一般是不会solo出道的,ta身边是需要各种队员扎堆出道来丰富其舞台。所以音频NFT在第一阶段迸发的可能性就在于对于图像NFT的进一步赋能,换言之音频NFT在第一阶段并不会单独存在的,而是以图像或是视频NFT的加分项而存在。也就是“背景板”。

举两个例子比如市场Azuki有各种稀有度元素例如火雷等等,那如果为其添加一些雷电,火焰等音频NFT就可以达到为其赋能来彰显不同NFT之间稀有度的用途。再比如一个叫L.O的项目,就为其图像类NFT分别添加了不同lofi音乐来塑造不同NFT角色的形象。这是一种很好的尝试,用音乐达成其加分项。单纯的图像NFT只能带来单一的视觉感官体验,但是如果尝试性为不同图像NFT添加音频(或音乐),其带给用户的观赏性体验感会更加多元化。

我们可以做一个小测试,如果下面这张周杰伦的专辑封面是一张图片NFT,那你会出价多少个ETH?请把价格默默记在心里。

(图示为Jay专辑封面)
(图示为Jay专辑封面)

然后如果我告诉你,这不仅仅是一张图片NFT,他的背景还会嵌带这张专辑的歌曲比如《龙卷风》的片段甚至全曲。那此刻你再想想你对它的估价会是多少ETH?

在上述例子不牵扯过多音乐版权等问题的情况下,哪怕只是点缀使用权,我相信读者对于后者的估值可能是前者的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甚至还会衍生出更多更有趣的玩法,音频NFT也会广泛运用在gamefi 的领域中。相信经常玩csgo的朋友对于音乐盒的概念并不陌生(也就是当一局游戏结束后会向所有玩家播放属于MVP玩家的音乐盒,来达到炫耀的目的),这如果运用在gamefi中也会为竞技性游戏增色不少。甚至还可以运用在开放世界游戏的隐藏关卡或者解谜类游戏之中,想象一下当你发现有一个音频NFT是一段谜语,其最终导向了一个限量的隐藏道具。这一段音频NFT可以很复杂也可以很费解,甚至是说玩家需要借助其他玩家的智慧去完成。这会为开放世界游戏增加更多的可玩性,直到现在还有那么多玩家在塞尔达传说中寻觅自己从未发掘的道具和领地。一个充满可能性的gamefi是需要这些音频NFT来打辅助从而激励玩家去探索的。

所以在这一阶段就音频NFT是不会单独存在的,他们和主体NFT之间并不是寄生关系,而是很奇妙的共生关系,因为音频NFT所以会为其增色不少。同样的,音频NFT在缺乏应用层的情况下,其主体也很好地充当了这一角色。

2/ 拥有绝对控制权的乐高积木

“大家好我是练习时长两年半的练习生,我叫音频NFT。擅长唱歌,rap,说相声。”在偶像团队苦熬许久之后,主唱一般都会选择单飞或者solo出道。而在第一阶段苦熬脸熟的音频NFT也会在此阶段独自走到聚光灯下,迎接可以单独欣赏他的伯乐们。

那我们试着先从音乐NFT产品的角度出发想想看这第二阶段。

当我们试着用乐高积木去诠释defi版图的时候,却总把NFT理解成项目方发行而市场只能被动接受。事实上但从音乐创作的角度而言,现在做一首歌曲也很像是组装乐高积木。你需要把自己钟意的采样,loop,鼓点等等组合起来,再让编曲师通过调EQ等等来润色。

这一过程会为音乐NFT带来其他NFT都不曾具有的高度创作的自由性。项目方可以改变思路,把不同的鼓点,不同的loop等等元素都做成NFT发放出去。然后用户需要吧NFT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剥离开来。因为音乐创作本身是具备一定门槛和教育成本的,对于那些想参与创作但是没有音乐背景的玩家来说,完全可以通过出租自己的音乐NFT元素来参与这一过程。而这也更加拉低了音乐NFT参与的资金门槛,虽然可能你没有资金去购买这些元素,但是你有音乐背景可以使用这些元素去编曲去创作,同样的成就之后照样会有一部分收益。

所以这一创作极度自由且门槛相对较低,在剥离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前提下,要参与音乐NFT的创作,资金和技能你只需要满足一项即可。

更有意思的是这一行为从根本上对于音乐行业的生产分配进行了革新,原来是音乐人对市场的单向输出。当开放二创行为时,整个音乐行业变成了一种双向的正向循环(变成了用户/音乐人输出市场,而市场再反哺用户,用户又进一步变成音乐人身份)

那么我们再从参与用户的角度来谈论这一命题。首先是为什么?

为什么传统音乐行业的用户和创作者要投身其中?

首先是传统音乐行业中客观存在的问题有:

  1. 被合同束缚(来自经济人 or 音乐平台的)
  2. 创作内容收到控制
  3. 低报酬(被平台剥削)
  4. 表达形式受限制

唱片公司和播放列表仍然是新音乐家人才发掘的守门人和仲裁者,以及音乐如何被估价、销售和分发的经济学。当下依旧经常会有音乐创作人和经纪公司就歌曲版权所有权进行法律官司,从而引发出艺术家对自己的作品缺乏自由和所有权是一个广为人知的问题。正因如此绝大多数已签约音乐人无法自由决定自己专辑的发行时间和具体风格。

针对于此音乐NFT诞生可以解决很多此类问题以最大程度吸引用户。首先艺术家拥有创造性的绝对控制权,可以自由创作、发行和分发他们想要的音乐。甚至更进一步帮助音乐人改善收入效率和透明度等问题,乃至于有周边或者个人ip等衍生商品时,艺术家都可以掌控创作与分配的主权,换言之他们会拥有其百分百的IP控制权。艺术家将部分版税份额提供给收藏家。这种机制允许收藏家拥有歌曲、专辑甚至目录的一部分,并分享其未来的成功。对于艺术家来说,这种非典型的资本流入可以启动他们的职业生涯,资助他们的创意项目,建立社区,并使他们脱离传统的、通常是掠夺性的音乐产业经济结构。在此基础上会诞生出超级粉丝经济(超级粉丝通过自身的影响力比如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流量or资金支持来促进艺术家的职业发展),这对于刚起步的音乐人来说是大有裨益的。此外如果艺术家想发行自己的周边,个人ip甚至是实体专辑,我们可以换一种角度来看待这一件事。web3音乐里,每个艺术家可以拥有自己的项目自己的DAO自己的社区,而粉丝是星探是厂牌负责人是收藏家是VC。收藏家可以拥有自己的影响力这一点已经通过各个PFP钻石手的故事得到了验证,新的技术提供了职业的新思路。

如果web3音乐无法真正的解决传统音乐行业的问题,那么NFT只会成为先有IP和成熟的音乐人的印钞机,这不是我们所预期的web3音乐版本的少年战胜恶龙的叙事。(需要一些价值发现平台和流量入口dopr,就像是taptap之于游戏)「opensea也属于流量入口?交易所可能也是价值发现的地方,有了流量还需要资金,所以需要出卖版权,粉丝做音乐人的天使投资人」

在某些方面,购买原始 EulerBeat 就像购买企业一样。每个 EulerBeat 都具有内在的创收潜力,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加以利用,而社区甚至还没有触及到使用这些节拍的潜在方法的表面,它们将随着时间的推移继续发展。

而对于那些喜爱音乐家的用户来说,这也是打通音乐人与粉丝或投资散户间的连接通道,可以更直接高效地支持自己喜欢的音乐人,而且最为直接的就是用户也可以通过自己喜欢音乐达成盈利。用户(也就是这里的NFT持有参与者)通过智能合约实现通过NFT进行版税的分润和锁定功能(例如:dencent生成了一个艺术家“保险库”, 20% 的专辑版税将在保险库中累积 5 年)NFT持有者在锁定期结束后可以持平台币兑换金库内资金,这听上去比传统音乐行业有趣多了不是吗?

(图示为粉丝经济的尝试化)
(图示为粉丝经济的尝试化)

3/元宇宙音乐节?不,那不是我们的终点

在走入第二阶段之后,以音乐NFT为首的音频NFT会正式出现在主流焦点之中。但是值得一体的是我并不认为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会是割裂的,也就是说不段如何发展音频NFT在两种之间都会以一定比例存在。

很多声音在呼吁元宇宙音乐节,并觉得那是音乐NFT的最终车站。但是对于这点我们很难预测,我并不认为现有的交互设备可以达到电影《头号玩家》一样的效果。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一阶段需要顶尖的底层设施支持。(我并不觉得人们对着电脑屏幕戴上耳机,用虚拟角色扭动一下身子就叫元宇宙音乐节了)。不过相对比与传统音乐行业而言,元宇宙音乐节就是一次感官交互的新鲜体验,它可以极大程度解决传统音乐行业表达形式趋于单一的问题。

当我们在谈论defi时,不管其如何进化,本质上都在不断提高我们的资金利用率。那当我们在讨论NFT时呢,其本质应该是不断满足人类的内层需求以达到共鸣的效果。音乐NFT当然是其中最简单最快捷的一支,但是我们还会有很多。比如相声或者脱口秀之类的音频NFT,可以进一步满足人类的特定情绪(甚至还有点meme情绪)。又或者是博客等知识付费类NFT,进一步满足人类的求知欲。这都是很有意思且很有前景的分支,可以被涵盖在音频NFT的大前提之下。

Arweave TX
4PoemUxHTBd2XngJECuGkB-iDgn79efr326RhFsxU2I
Ethereum Address
0x068dab1d38C6770990E98238e16236D8d7Fc6A7B
Content Digest
vvnzG-bwM0gdqRpgfZzglE_1OkWUTWQU2WW2Mz7as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