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租房记
0x725d
November 8th, 2021

南京的身份很有趣,它是安徽的“省会”、江苏的萨拉热窝、台湾的耶路撒冷。作为一个安徽人,我自然和这座城市更有缘份。

2017年,在南京工作了七年的我,只身去了杭州。原本计划在杭州相妻教子、买房安家、搬砖还贷、茁壮成长。奈何事不遂人愿,就在昨天,我又回到了南京。

最近这四年,我一直在杭州一家送外卖的公司当程序员。为什么要选择离职呢?杭州有个知名企业家是这样总结的:员工的离职原因其实只有两个:要么是钱没给够,要么是心憋屈了。让我憋屈的,是这样一个场景:有一天晚上12点后,我下班,坐在公司给报销的滴滴上,打开饿了么,点了一份鱼香肉丝,凌晨一点,我到家了,鱼香肉丝也同时到家,一切是那么的悄无声息却又运筹帷幄,恰如下面这段文案:

然而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鱼香肉丝香不香,只有嘴知道。我的嘴告诉我,这份鱼香肉丝,它不香。鱼香肉丝为什么不香?程序员的本能,谷歌一下,直到我搜到了「料理包」三个字,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我花20多块钱点的鱼香肉丝,是2年前生产的、成本3、4块钱的鱼香肉丝料理包,店老板就着塑料袋,放在开水桶里烫一烫,烫出来的。

我整天996,算计着外卖小哥的配送时间,外卖小哥急速狂奔,计算着自己的KPI,为了啥?为了把店老板刚烫好的陈年鱼香肉丝,送到我嘴里…… 好像所有人,都被困在了「系统」里。

因为一份「鱼香肉丝」,我就离职?哪有那么简单,成年人的逻辑,永远是「钱难挣,屎难吃」。鱼香肉丝再难吃,那也比屎香呀。离职真正的诱因,是比特币。

去年年初的疫情突如其来,封城封路,断水断电。极限状态里没有鱼香肉丝,每个人都需要思考如何极限生存(SHTF Survival)?天生悲观的我很喜欢思考这些问题。极限生存的一个分支是极限状态下如果保护自己的财务安全,于是接触到了比特币。比特币像是一个兔子洞,向我展示着“一种复杂的、奇异的或未知的状态和情景”。我逐渐发现,比特币好像是所有问题的答案,注意,是说的是「所有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要选择离职?简单总结一下:我发现了问题,我好像找到了答案。

为什么要回南京呢?这就有点机缘巧合了。今年早些时候,一个南京程序员在推特上发区块链相关的招聘,我留意了。十一假期,原本打算在杭州随便找个工作的我,问他还在不在招人?他给了我机会,那为什么不试一下呢?

回到主题,南京租房。上周六,接送老婆考试,上周日,也就是昨天,我一个人驱车来了南京。

昨天上午开了三个多小时车,越开越兴奋,想着我这是完成了「去中心化」生存呀:老爸在老家,妻儿和妈妈在杭州,我在南京,我们有三个shelter,没有单点故障,可以随时主备切换……

中午到了南京,看了一眼新公司的大门,就近找了一个「我爱我家」,让中介小哥带我看房。中午的南京,突然大降温又下雨了,我有一点冷,中介小哥带我看的房子,又破又脏,突然感觉人生好悲凉,是真的想哭。

下午换了「Q房网」的中介小哥,他是店长,很专业,我很快找到了满意的房子,他还自费送了我一套新桌椅。店长就是店长,生意就该这么做。

晚上,站在新房子的阳台上,看着长江和万家灯火,听着我最喜爱的歌手Namewee唱着他的新歌「Go NFT」,上午那个得瑟的我又回来了。

Arweave TX
S_UVhHNoQK9jtfBXaflEZADM8XdLh97TuBhtus0GV_0
Ethereum Address
0x725d939ba7765129174B6da1c39FDFBD4DbE8E97
Content Digest
gtjgZ1DawGONsHoIVz7YvCK9p_L3M_XIShk817orn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