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元宇宙焊接起来
0xE069
July 5th, 2022

发布时间:2022-06-04

翻译:MetaCat

原文作者:Jeran Miller

要点:

  • 本文谈到了虚拟现实(VR)和虚拟世界改善语言教学的潜力。
  • 这个程序需要为其量身定制的软件,寄希望与一个运行游戏和虚拟店面的虚拟世界也能满足这一点是不合理的。
  • 由此推断,我认为元宇宙很可能作为一个集群存在——一个由许多虚拟世界焊接在一起的集群。

我在一所韩国女子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不过我既不是韩国人也不是女人…说来话长。

不用管那些,我的学位是“TESOL”(对外英语教学),当目标语言是英语时,这基本上只是外语教育。通过学习和实践,我开始明白,学习一门语言与学习舞蹈相比,与学习生物学、历史或在学校遇到的大多数其他学科有更多的共同点。语言能力在很大程度上是练习技能的问题。这不仅仅是记住并能详细说出的大量信息。

因此,教室几乎是学习它的最糟糕的地方。我们把学生们像装在纸箱里的鸡蛋一样安排好,强迫他们静静地看着老师解释诸如如何组合一个不寻常的动词,或者“they’re”、“their”和“there”之间的区别。想象一下以这种方式学习舞蹈是多么荒谬,你就会开始理解为什么这么多聪明的学生在多年没有实际熟练程度的语言教学后离开了。学生需要能够使用语言,我的意思是练习、互动和利用语言来完成任务。所有这一切都因不合适的课堂环境而变得更加困难。

因此,虚拟现实(VR)为现代教室的尘土飞扬的木头和坚硬的混凝土提供了一个更好的选择。片刻之后,两名学生可以在虚拟杂货店扮演收银员和顾客的角色,学习如何在这种情况下礼貌地互动。在课程的后期,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在一家虚拟餐厅一起用餐,礼貌地与人工智能控制的服务员和员工争论账单。

尼日利亚一所学校使用虚拟现实(来源:维基百科)
尼日利亚一所学校使用虚拟现实(来源:维基百科)

这里有毋庸置疑的、值得开发的潜力。但作为一名前语言老师,我知道我需要虚拟环境中的某些东西才能做好我的工作。这些将包括:

  • 制作视觉教具的能力
  • 改变学生环境以适应实践场景的能力
  • 一个“虚拟白板”,我可以用它来展示课程的重点笔记
  • 整合学生的记录,以便复习考试、标记出勤率、记下关于表现的笔记等
  • 在出现严重问题时联系上级员工的途径
  • 时钟或计时器

简言之,我需要一个专门为教学任务而设计的虚拟世界产品。现有的的“一站式”的元宇宙是不够的。

我只提出语言教学的问题,因为这是我非常熟悉的工作。对于希望以虚拟方式从事其他类型工作的人来说,情况也是如此。活动策划者对元宇宙的功能治疗师完全不同,治疗师需要的与音乐家完全不同。这在软件的上下文中是很容易理解的——如此明显以至于不值得一提——但它显然在元宇宙开发中被忽视了。并非所有人都将使用相同的元宇宙产品,但我们表现得好像他们可以一样。

合金元宇宙

无论是科幻小说的结果还是马克扎克伯格的影响,似乎已经超越流行话语的模型是“Metaverse-with-a-capital-M”:我们可以在其中完成所有在线活动相关操作的单一虚拟环境。这是一个单一的概念——人们在虚拟空间中可能需要所有功能的合金,锻造成一个单一的、闪亮的数字整体。

这不单单是 Meta 的问题,其他现有 Metaverse 平台的项目方似乎也沿用了这种范式。各种元宇宙项目都非常广泛地、充满了各种可能的使用场景,以至于实际上没有一个好用的使用场景。举一个较新的例子:一个名为 Everdome [1]的正在开发中的元宇宙项目,这些是他们网站上的列出来的。

Everdome 官网
Everdome 官网

除其他外,Everdome 将自己定位为一个游戏、购物、会见医生、参与社交媒体互动的地方,甚至使用 AR 来检查新纹身后的样子——所有这些都在火星上近期的科幻环境,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雄心勃勃。

Everdome 可能是在元宇宙愿景一方面最明确的,但就其提出的范围而言,它们实际上是非常典型的。Somnium Space 为其产品提供了九到十个广泛的用例[2]。Decentraland 将自己归结为一个几乎可笑的模棱两可的命题:“像静态 3D 场景这样的所有东西构建为更具交互性的应用程序或游戏” [3]。 应用程序、游戏或场景,那可能什么都不是?

以免我被指责为不仁慈,具有内置多种选择的东西有明确的市场。自助餐是存在的、瑞士军刀也是如此。但是自助餐的食物从来都不是那么好,尝试使用瑞士军刀的各个组件可能会让你因挫败而发疯。在我看来,质量几乎总是源于专注

焊接的元宇宙

如果“ The Metaverse”要走到一起,它似乎更有可能合并为无数、有限用例的虚拟环境的集合。它不会像一些光滑的巨石一样从地面整体出现,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形成一个有点混乱、相互连接的集群,一点一点地焊接在一起。在描述这一切的总和时,谈论“元宇宙”才是有意义的,但人们可以很容易地从其组成部分的角度来谈论它——就像网站、社交媒体、Apps、电子邮件和数以百万计的其他东西聚集在一起,形成了我们称之为“互联网”的数字纠缠

所以,为了更好的元宇宙产品品质,我希望更多的元宇宙项目更加垂直化。虚拟世界非常难以构建,通常需要多年的努力才能将事情做得很好。看看多人在线游戏,他们的开发周期长达数年,往往在他们最终发布产品时才到达最初规划的 alpha 版本。想象一下,尝试创建一个运行多种游戏的虚拟世界是多么困难……再加上举办虚拟活动、店面、会议空间……这个提议很快就变得不合理。一个团队,无论规模有多大或资金有多充足,怎样才能生产出足以满足这么多人需求的产品?

互联网是以一种渐进的、无组织的方式拼凑起来的,我相信元宇宙也会如此。(来源:维基百科)
互联网是以一种渐进的、无组织的方式拼凑起来的,我相信元宇宙也会如此。(来源:维基百科)

我只能推测为什么这是迄今为止的方法,也许这是未能反思流行的 Zuck-fi 元宇宙概念的结果,也许是因为害怕失去潜在用户。然而,我怀疑它来自一种不言而喻的愿望,即创造真正具有革命性的东西,而不是“仅仅”有用和好的东西。我永远无法证明它的存在,但我总觉得有些日子我在空气中感觉到它,一种略带绝望的野心的气味。

不管是什么原因,迄今为止所采用的策略似乎都不是实现大规模使用的有效方法。项目方不应试图成为所有人的一切,而应该给我们一个进入他们的虚拟世界的理由——我们可以在那里做而在其他任何地方都做不到的事情。让它为此目的而完美地运行,我们将使用它、我们会为之花钱。自然而然地,当存在多个这样的空间时,有人会开发出一种方便的方式来连接它们。而且,在我看来,只有通过这种结合,我们才能最终获得一个可持续的元宇宙——Metaverse。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以考虑在 Medium 上关注 Jeran Miller!他还在 Discord 上有了一个名为 STRAB0 的社区,人们在其中讨论有关虚拟世界的话题。STRAB0 包括博主、行业领导者、元宇宙项目方等。可在 www.strab0.com 上了解更多信息。

[1] https://everdome.io/

[2] https://somniumspace.com/terms-conditions/faq

[3] https://docs.decentraland.org/decentraland/introduction/

关于MetaCat

MetaCat 专注于元宇宙数据分析、内容导航,致力于为大众提供最完备的元宇宙数据分析服务和最好用的内容导航服务。

联系我们:https://linktr.ee/themetacat

Arweave TX
AcPA24ysshS_ZPMrtcx9ZxIICMr4AuOK0BargDOr1TQ
Ethereum Address
0xE069160b21d23fB8Edad4F8B42f6b91f7b77F22A
Content Digest
pc1g_HuCYeAiokcAP0acBWpve8CP0RkMVFL-MQ-K7G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