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见证人谈 CSW 与比特币
0xFB0e
December 24th, 2021

斯特凡·马修斯(StefanMatthews)是见证比特币诞生之前那些事情的最重要的证人。另外一个重要的证人是CSW的舅舅DonaldJosephLynam。下面的信息,来自SirToshi对马修斯的访谈(下面可能会以第一人称指马修斯)。

1

大约在2006年,马修斯在Centrebet工作,而CSW代表BDO公司给Centrebet做安全审计,这样他们两个人认识了。

马修斯第一次见到CSW,CSW穿着三件套西装坐在那里,系着领带。

CSW是BDO公司的主要联系人,他经常去马修斯办公室。

CSW经常谈论一些事情和一些想法以及运行的东西,你知道过去我做什么。

CSW经常问,这个你怎么看,那个你怎么看?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不感兴趣。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逐渐明白。那些看上去绝对不相关的想法,实际上是一个更大的愿景的一部分。

“他那时一定35岁左右吧”?[SirToshi]

“是的,也许他是个英俊的家伙,那么帅气的年轻人”。

CSW过去常常和马修斯谈论有关数字货币、电子货币、数字黄金以及相关技术的一些事情。

“就是在那个时候,CSW开始向我展示他正在研究的一些材料,这些材料最终出现在了比特币白皮书中”,马修斯透露。

在2007~2008年,比特币创建的时候,马修斯和CSW有很多关于比特币的讨论。

“那时你只是有点喜欢逗他开心吗”?[SirToshi]

“我是半感兴趣,但你知道我还有别的事情”

我对比特币不感兴趣,有两个原因:

我没有时间,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如果遇到Craig,跟他坐下来聊天。不到半个小时,他能给你转换27个话题。你坐在那里,心想这到底是什么鬼?一会这,一会儿那,这些话题之间有什么关联?很难把这些拼凑到一起!

“考虑到这么长时间保持匿名是多么重要,他一定很信任你,这还真是大胆啊”[SirToshi]

在跟我说过之后,Craig在一月份启动了比特币项目。在启动比特币之前,Craig就使用了Bitcoin这个术语。

在2009年时,Craig希望我参与比特币项目。我只是说“不”,坦率地讲,我跟一些亲近的朋友说过“我不想参与比特币,比特币这个想法没有任何意义。那时候我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数字货币,Craig已经跟我说了12个多月了,以及所有不同的概念、eCash、数字现金等等。

他觉得我应该对这个很感兴趣,因为我在网络游戏行业工作。

但是我对此毫无热情。我在2010年早期离开了澳大利亚,回到了伦敦。在2~3年时间内,我跟Craig没有说过话。

我在游戏行业工作了16年后,打算离开游戏行业。在这个时候,Craig打电话给我,对我说:“在所有我认识的人中,你的意见是我最看重的。我需要一些建议”。

我个人有些事情,要去澳大利亚几个月,就跟Craig见了面,时间大约是2015年一季度。他跟我讲了比特币整个历程。

我在伦敦的时候,看过一些比特币的文章。这时比特币已经有了交易价格。有好多人在森林里露营时,有些人用手机交易比特币。我坐在那里,看着他们,我简直不能相信他们在做这个!

因为我记得,我回想起Craig想让我参与进来的时候,我坐在那里,我还停留在那个阶段,说这(比特币)不会有任何意义!

但是,我确实对区块链技术感兴趣。我不是那类人,说“区块链是很好,但比特币是垃圾”。因为,你不能把比特币和区块链分割开。

在悉尼,我和Craig一起吃了午饭和晚饭,我听他讲了他的状况。我问了他一个神奇的问题。

我说,“老兄,我可以过来给你一些建议,然后又离开了。但这不一定是好事,不一定符合你的个人目标。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这辈子到底想做什么”?

他毫不犹豫地对我说,“斯特凡,我不擅长经营公司,我不擅长管理人,我不擅长处理会计工作、律师、人力资源等等事情,我只想坐在一个房间里创造事物,并把它交给其他人去完善,形成解决方案及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

我说,“让我理清一下思路,我们可以把在澳大利亚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掉,在英国设立一个研究机构。你和你的家人都搬到英国去,你可以在家里办公,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如果你想去办公室,就去办公室办公”。

“我从来没见Craig这么开心过”。

这次谈话之后,我们创建了nChain集团。

他在2016~2017年渡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时期,他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在那个时期,我还不知道Craig有阿斯伯格病。

如果把我放在他的处境下,我不知道我会如何处置。“我是说,被所有人公开指责是很难受的”。

与我和Craig一起工作过的很多人,比如nChain的一些同事,曾经对我说:“他是个天才,你愿意付出什么的代价来换取他的智慧”?

我说,“我绝对什么都不肯换”!“我不愿意像Craig这样,经受这么多年的心灵创伤”。对《中本聪事件》那本书中,我认为85%的内容是符合事实的。

2

Wired和Gizmodo曾经EMail联系Craig,要求采访Craig。

Craig咨询过我的意见。我跟其他一些朋友讨论过,一致认为,“什么也不做”,不理他们。

因为考虑到,对这么重要的故事,没有Craig的证实,他们是不可能发表的。

但是他们发表了,他们这两个小报,在同一天几乎相同时间发布了。

这导致澳大利亚联邦警察突击搜查了Craig办公室。而Craig在几个星期前,已经把东西整理好,搬到英国去了。他们当时租住在公寓里面。

当然搜查令也包括公寓,他们接到大厅打来的电话,说联邦警察正赶来。

Craig离开并躲了起来。

然后,当然我和律师谈过,想知道应该怎么做。他们说克雷格无论如何都要离开澳大利亚,他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这是搜查令,只要遵守搜查令的条款,让他们从办公室拿走任何他们想要的信息文件。克雷格只需要继续按计划行事就是。简单地来说就是这样,当然,那时有一段疯狂的时期。

Craig订了去新西兰的机票,然后去了香港。再去马尼拉与我汇合。我可以坐下来和他谈谈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当然知道,我累坏了,克雷格和我在一起,我还有两个十几岁的儿子也在那儿。

Craig随身带着笔记本电脑,他和我的儿子们呆到凌晨四五点,我去睡觉了。

他们和Craig整晚坐在一起,他给他们上了一堂关于比特币的历史课,以及比特币代码的开发。

我早上醒来,问“你们好吗”,他们说,“哦,我们要睡觉了”。

“顺便说一句,爸爸,他很棒”!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他(Craig)没睡。他一直在发邮件,做一些他没做完的事。他没有睡”。

“那晚上他睡在我家,也就是第二天晚上才睡觉”。在次日订了去英国的机票。

3

“他看起来是合法的,他从来没有做错过任何事。究竟发生了什么”?[SirToshi]

“这分为两部分,为什么会有搜查令?为什么联邦警察会突击办公室?这主要是因为税务局”。

“我个人的观点是,他们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我花了很多时间查阅记录,那些审计信件,以及其它的一切”。

“简单一句话,Craig没有从任何人那里偷窃钱”。

“那他们在查什么”?[SirToshi]

“Craig成立了大约16个公司,或者差不多公司的一个集团。来做研究”。

“我从来不能理解Craig为什么要创建16家公司来做研究?而CSW认为他的主意很好,每一个主意都需要一家公司来实现”。

“澳大利亚政府曾宣布,他们正在鼓励增加研发投入。政府有投资补助金回赠计划”。

“Craig想获得补助。为了能够注册,你需要通过一个过程,把你的研究想法提交给澳大利亚工业部门,并获得批准”。

“然后,如果你有一个被认可的想法,你可以投资研究,然后在年底,你花在研究上的钱,可以申请补助”。

“实际上是税务办公室,执行支付操作”。

“如果花费了1美元做研究,可以从税务部门那里,获取50美分的返还”。

“第一年,Craig声明了研究费用,这是一笔小的数目,获得了返还”。

“第二年,Craig声明了高得多的研究费用,要求获取更大的补助”。

“税务部门还在纠结这家伙是谁,他们就来调查Craig的项目是什么”?

税务部门派了审计员来审查Craig的项目。你需要和审计员一起坐下来,并且回答审计员的问题。

你知道,Craig这个人,特别不能容忍傻瓜。Craig在个人层面上,制造了很多不必要的敌人。

他应该知道不能那样做,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审计师。尽管如此,他还是告诉税务审计员,他们都是白痴。税务审计员根本不能理解他们看到的东西。这可能是真的,但是你不能直白地告诉他们(是白痴)。

“这可能是阿斯伯格病犯了,哈哈”[SirToshi]

这样当然不会走到银行对账单,因为我们有些费用是用比特币支付的。但我们需要一份银行对账单,比特币支付部分可以检查比特币地址,给出了交易的记录、交易ID。可检查比特币转账。

税务审计员不懂,不承认这些比特币交易。当然,争论从那时开始爆发,失去了控制。

他们说,“好吧,我们不会批准这些交易作为可减免费用,因此,我们不会支付你的资助”。

“除此之外,因为你一直是个好人,我们会给你一张200%的罚款通知单”。

当然这些麻烦都是从那里来的。

简单地说,这是事情的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是Wired和Gizmodo带来的。这个我并不担心,因为“Craig是Craig,Craig是中本聪”。

“Craig创造了这些技术”,我知道这一点。

我知道有时候我们不得不面对,但Craig还没准备好面对这个。

你知道,当你没有准备好,第三方迫使你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尤其是,你知道CSW的个性是那样的人,这很难处理好。

我要处理这两方面的事情。税务部门的事情还好办。澳大利亚公司的债务,对我来说更容易理清。为把nChain公司拼在一起。我花了8~12个月的时间,与8位律师的小组一起,处理Craig公司的法律问题、研究成果,公司资产。

4

“你什么时候第一次阅读比特币白皮书”?[SirToshi]

我阅读比特币白皮书是在2008年,比特币白皮书公开发表之前。

“一些有技术背景的人,阅读了比特币白皮书,很惊叹,哇,解决了拜占庭将军问题,解决了双花问题。你所看到的是什么样的技术”?

“我没有犹豫不决,我理解我读到的内容。这并不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东西,而是我经常讨论过的事情,我与Craig大约讨论过20~30次这类话题”。

你知道最让我震惊的是,我现在明白了所有的组件是做什么的了。在它的设计或者解决方案中,我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我只是觉得它有点意思。这是一个有趣的创新。

即便在2008年,我理解了区块链概念,这是革命性的技术。但是,我在想,它的应用在哪里?

“你理解他创造的数据主权的概念吗”?[SirToshi]

“是的。但是,就在那时,我承认我没有完全理解,或者说没在任何有意义的范围内理解”。

“我很欣赏在2008年我所看到的”。

“人们对我说,难道你不希望你这么做吗”?

“我的回答是不,一点也不”。

“你知道我判断失误,判断事物错误。我是那种很乐意承认自己犯了错误的人”。

“但是,如果我没有看到的话,我所拥有的和我今天所做的,都不会存在”。

还有另外一个故事,我不想谈,但是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我最亲密的朋友知道。在2009年早期,CSW给我很大数量的比特币,以很低的价格,大约一便士一个比特币。我的回答是,我很高兴为他的项目提供借贷资金,以支持他追随自己的梦想,如果他需要的话。但是,我没有兴趣来参与这个项目。

(附注:按CSW的说法,是5万个比特币以极低价格卖给马修斯,但是马修斯不要。)

你知道有很多种可能性,但是没有一个能像我们现在这样,我非常高兴。

我在做我喜欢的事,我在享受我做的事,我享有这个特权。事实上,你知道我经历了这么多,我在工作中,能够学到这么多关于互联网行业的事情。

你知道2016年,我坐在房间里,看到所有媒体报道和误报的东西。我不得不坐在那儿,和Craig商量,如何处理那些社交媒体上,日复一日喷向他的垃圾。

你知道那些涉及GavinAndresen和JonMatonis的会议,我是三个人中的一个,或者是四个人中的一个。这取决于那些中本聪身份证明会议是在哪个房间里进行的。

哇,我有没有看到用中本聪私钥签名证明Craig中本聪身份?

是的,看到过。

我看到过多少次证明?

至少6次!

不仅给GavinAndresen,JonMatonis看了私钥签名,还给其他的人看了私钥签名。我知道这些人的名字。但是为了保护隐私,我不能透露是谁!

Craig是一个特别深邃的思想家!而且他比其他人要早好多年看清事物。

回到他做的那个声明,“我设计了一辆车”。现在明白,Craig是说,“我设计了一辆汽车,但是目前仅仅是发布了一个轮子”!意思是,比特币仅仅是他设计中的一个轮子,其他的还没有出来。

(附注:这使我想起来一个故事,初唐四杰之一王勃,酒宴间一气呵成写毕《滕王阁序》,这是划时代的作品,在场的人都认为是天才之作。都督阎公的女婿吴生不服气,吴生能够过目不忘,已经背熟了《滕王阁序》,他就污蔑王勃这篇文章不是自己写的,而是抄袭古代贤人的作品!吴生当众朗读了《滕王阁序》,说这根本不是王勃的原创。当场众人就糊涂了,搞不清楚,究竟王勃是抄袭的,还是真原创?

王勃说,吴生能够过目不忘,也是水平非常高的人了。就问,“《滕王阁序》是抄袭的,那你知道后面还有一首诗吗”?这下吴生傻眼了,支支吾吾说,“没有听说后面还有诗啊”?

王勃当场就又写了一首诗,滕王阁的诗!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吴生没法抄,也没有办法背了,羞愧无比,只能承认自己是恶搞!原创者就是这么牛,你不服,当场给你再来一首诗。)

CSW也是这样,对比特币不服,不是CSW创造的?好啊,再给你一个MetaNet(元网)!元网是公开的,所有的人,都知道是CSW创造的,而比特币仅是元网的一个轮子而已。

那些污蔑CSW的人,连比特币都搞不懂,没有想到比特币还能玩元网啊。

5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到他的天赋和智慧”?[SirToshi]

我在澳大利亚花了约九个月时间,对他的公司进行尽职调查时,我想我开始意识到,他所创造的巨大价值。因为他和我几乎每天都在一起,我在看研究文件,研究论文,向工业部提交的文件,等等。

我开始意识到比起区块链和比特币,还有更多的东西在进行当中。我才认识到,我们才刚刚抓到创造力的冰山一角。

“太神奇了,我是说,是的,当你开始意识到我知道的时候,你会起鸡皮疙瘩吗”?[SirToshi]

是的,我那时确实起了一打鸡皮疙瘩。

“即便到了2016年,我也没有完全理解,但是现在我理解了”。

“你钻进了兔子洞这么久,有没有一个啊哈(我靠)的时刻”?

是的,确实有。是我2015年在悉尼的时候,2015年早期,花了半个小时跟CSW讨论问题,因为当时的世界有些不同,我的思维方式也有些不同,我理解了这个技术意味着什么。

“然后我意识到,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机会(漏掉),一切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所以每当他对某事做出含糊其辞的回答时,我就觉得事情不这么简单”。[SirToshi]

“然后我就开始挖掘,然后我就会发现他为什么这么做。哦,是的,举个例子,我发现了他为什么选择10月31日发布比特币白皮书,他为什么在1月3日开始启动这个网络,为什么有10年的时间,他为什么开始建立郁金香信托基金。我就是这样,这绝对是令人激动的”。[SirToshi]

我参加过特别是与律师一起的会议,他们问克雷格一个问题,他会回答这个问题。我坐在那儿,“我想我知道你想要知道什么,但是你问错了问题”。

“你什么意思?”,我说只要一分钟,所以我走过去,“这是你想要找出来吗”?我走过去,“是的”,我说“好,克雷格,他们想知道的是这个”。

然后他会回答,我说,现在问下一个问题。问下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连续经过了6个问题,Craig给出了他们想要的回答。

你不能问Craig一个开放(open)的问题,而是要问一系列的封闭的问题,这样就会按照你想要的方向走。

就是这样,我后来知道了,说一点,因为我的人在网络领域,经常会遇到一些问题。他没有回答那些问题,有一天我让他坐下,我说,“看在上帝的份上,Craig,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想知道的东西”?

他说“如果我那样做的话,他们就什么也学不到”。

我让他想想,他说,如果我带领他们经历一系列场景,最终他们会得到他们想要的答案。他们会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一些东西,我说,老兄,我们没有时间,我们只需给他答案。但是不,他不会为这个让步。

我猜这是他的方式,也许是因为他有阿斯伯格症。那是他衡量人的方式。

很多媒体说他说谎,不是,他没有说谎。

他可能会说一些奇怪的事情,看起来好像是误导。这是他的个性。

其实他是我认识的最诚实的人。

接近Craig的人都知道,如果你强迫他走一条预定的路径,通常的结果是毁灭,一定会搞砸了,他会极端抵制。

我很了解他,这种策略在Craig的生活中永远不会成功。但你有没有意识到,当他说,我被逼迫时,不会做好任何事情。

但他确实来找过我,说我已经准备好公开演讲了,我想在阿纳姆(Arnhem,荷兰东部城市)做到这一点。

我说“你确定”?

他说,“是的,我确定”!

当然你还记得,JonMatonis站在舞台上介绍Craig,把自己的演讲机会让给Craig(指2017年复出演讲)。

“还有在会上,Craig也说我既不能确认,也不能否认自己是中本聪”。[SirToshi]

是的,但他已经准备好公开行动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刚刚到了一个状态,各个项目到底是怎么样了?

6

BTC已经被带上了一条道路,一条严重偏离比特币最初设计的道路。BCH本来是要补救这一点的,但又卷入了人为干扰问题;但是事实并非如此(补救),反而还有更多的冲突。

但他现在很舒服,是啊,你知道,现在有了BSV。

BSV是比特币最初设计的实现。

我们现在可以坐在那里,说,“好,Craig这些年来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BSV拥有,我要用“巨大”这个词,它有无限的扩展能力。

每笔交易的价格,从超过100降低到1美分以下,且随着扩容价格会越来越低。

从我能够记得的最早时候起,他就是这么告诉我的!每个人都说,比特币不具备交付智能合约的能力,这是错误的。比特币支持智能合约,但是没有人知道(懂)。

VitalikButerin从BTC项目中退出,创造了以太坊,因为他相信比特币不能实现他的设想,他设计以太坊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想,是因为他接近Blockstream公司,说,看,我可以在比特币上建立以太坊吗?他们说不行”。[SirToshi]

这可能是他最初的解决方案,来交付智能合约和通证,因为这可能是他认为需要这样做。而他认为智能合约和通证不可能存在于比特币中。比特币能够实现智能合约和通证,而且已经做到了。他们能做,他们生活在BSV的世界里。

所以BSV拥有一切。克雷格总是说,比特币什么都有,他每次坐在那里都会说。2015年他坐在悉尼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Craig说他们要毁了我的项目!

“我想他可能预见到了这一点,因为他设立郁金香信托基金,作为比特币的保险措施”。[SirToshi]

我看到那个男人(Craig)在会议室里疯狂地踱来踱去,双手抱头围着桌子踱来踱去,说我的项目被毁了,我不能坐视不管。

这是2015年的事了。

(附注:这句话实在是太形象了,不得不放原文,以便深刻理解!)

I saw the man frantic pacing around a boardroom, pacing around the table with his hands on his head and saying my project is being destroyed, I can't sit by and watch it be destroyed.

他把自己创作的作品,令人难以置信地看做是个人的(关乎个人形象、声誉)。

你记得,nChain为他回答我的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您这辈子到底想做什么,克雷格”?

“我觉得他想做的就是往前做,并把坏人都过滤出来,我想这就是他做超级英雄的原因,一个区块链的超级英雄”。[SirToshi]

(附注:看这篇文章,主要是从一些细节上,体现出CSW的个性、性格,他的性格几十年来没有变!)


( Flylong ,ShowBuzz地址 )

Arweave TX
NgDreqZidDtCbWNQ_-Vz7ZQ1zrd_baGRdcfnpJIrWyc
Ethereum Address
0xFB0efb087E86f90B99667a0a7a845eDCf0B57C99
Content Digest
Qs_YIgNeK1qEaWOAk7eT4cWg0IHEGbGqDlIzv-Z_Xk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