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旁观者韭菜对DAO的思考
0xf5CE
November 13th, 2021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相传刻在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的三句箴言之一,也是其中最有名的一句,know thyself,依然是人类所面临的最困难的问题。如果认识自己都很难,那么认知他人就是难上加难,而要去设计一个人类的组织,则更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作为一个学制度经济,又对组织行为保持浓厚兴趣的一根“新韭菜”,最近沉迷于区块链和元宇宙里,听着各种DAO的故事,吃着各种社区的瓜络儿,随便写一写自己粗浅的认识。

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发展,也不过经历了从原始部落,到城邦,到国家的组织形式的演变。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放眼时间,国家的形式、制度依然是五花八门。人类这几千年,一年不如一年。远古的黄金时代,人类美好高贵,社会公正和平。白银时代马马虎虎,但不再天真无邪。青铜时代战火连天,但信仰和神性犹在。黑铁时代就一塌糊涂,人类互不信任。似乎制度也随着宇宙的呼吸,一直在做“熵”增的一个过程。经常会听大家讲社区,究竟什么是社区,元宇宙的社区又如何发展、成长?是否又是几千年发展的一个缩影?我是悲观主义者,也许大概率依然会是这样的。元宇宙的社区,大体还是处于盘古开天辟地的混沌阶段。但凡看到现在区块链的时间,说做社区是做社会实验,其本质都是无法回答韭菜们的问题,从而打的一个哈哈,预先承认可能失败的预防针,为不可避免的失败埋下伏笔。没有人知道,人类的下一个组织形式会是什么样子。很多人寄希望于DAO,希望DAO是在这种不确定性诞生出来的一个可能解决方式。对此,我依然保持着一种悲观的情绪,也许短期内,会有一定的新鲜感吧。有去中心化的组织存在吗?这里是一个问号。

在CH上混了几个月,币圈、NFT圈,在每一个头像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人。应该说,能在币圈、NFT圈里混的,大体应该是人类里的“精英”了吧,起码从学习能力的角度,大多数人应该都是属于比较强的。

华语社区里,也大约有一些各种规模的小团体,比如湾区的aWSB,核心灵魂是allan,核心人物是一位区块链的业内人士,a也就是Allan的缩写。aWSB总体来说是一个相对比较开放的社区,但依然有绝对中心化的一个人,或者一组人,按照他们的意志在运行着社区。可以认为是“精英治理”模式,显然社区的天花板,也就取决于这一组人的能力。这是一种常规的社区模式,优势明显,当然劣势也非常明显,铁打的精英,流水的成员,很难讲是一种DAO的形式,最多是“精英治理”下的有限民主和参与。这一类的社区,保持的相对的理性、有一定的风险意识,也在践行着一些理念,但总归依然是流于表面的形式。

随着NFT的发展,有一些社区的成员,比如KOL类型的,又或者是金融从业类型的,因为创造财富神话的效应,逐渐的分叉出来以NFT为主的一个社区。有意思的是,这个叫做花果山的社区,曾经聚集了大量的人气,也具备极度中心化和“洗脑”型的特征。社区核心创始人和灵魂人物,开始对社区进行收割变现,但因为不慎选择错了合作伙伴露馅穿帮,导致社区的信任危机而岌岌可危分崩离析。很多成员发现真相后,认为被割了”韭菜“,误入了类”杀猪盘“,“情感上”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偏差”。尽管真相残酷,但也算在”自主自愿“的环境下发生的,可见所谓的”精英“假设,依然无法逃脱人性的弱点。如果去推演一下,他们为何进入这个社区,又如何在这个社区里被圈养,如果不是因为一个偶发性的揭发,恐怕仍然会为抽中一张图片而不断重复大声的喊”I love BAMC“吧。

同阶段的aWSB也演生出了白驼山庄,理念思想开放,整个环境也轻松,因为一个骆驼的NFT项目而衍生出来的社区,随着骆驼项目的没落,一部分人加入了投研小组走上了”学习型组织“的进化,一部分人则继续开始了流浪和游荡的虚拟生活。白驼山庄极其松散型的架构,也导致了松散的组织形态,无目标,无规则,无利益,似有似无,也变成了无归属。

721CLUB算是一群年轻人精心策划的社区,短短时间内,迅速聚集起了2万多Discord会员。721的成名,得益于当初对777项目的一战成名,迅速聚集起了一批粉丝,当然质量也良莠不齐,对社区的贡献也自然无从考量。721的早期路线非常具有计划性,通过几次冲项目,建立起了早期的跟随者,更是通过低价在gas war中几战成名,也为早期的追随者创造了可观的利益回报。在这种利益回报中,建立了有限的信任。显然这也是极其中心化和有计划的”精英治理“的组织。在聚集起2万多人的社区后,721开始在社区里挑选各行各业的人才,并顺势发行了DAO的NFT,并尝试像一个社区自治的DAO转型。应该说721的每一步都是经过计划和考量的。721DAO通过参拍一些知名的NFT,也建立起了同顶级KOL,NFT玩家的互动关系。但对比aWSB,依然感觉还是处于形式上的DAO。未来社区的发展,取决于721团队们的热情,坚持,一旦”热情“和”坚持“磨灭,社区也会逐渐冷却,721团队能坚持多久,又或者是社区如何进化,依然还充满了变数。

还有一些其他项目方主导的社区,如bulls on block 采取了类公司治理方式的架构,又或者Genesis Rocks社区,完全自发单效率低下而逐渐冷却。大体上来说,目前所有的社区,依然都是极度依赖”中心化“的核心团队治理的状况,只是形式上的采取投票的方式来决定社区的各项提案。现实生活在虚拟社区里的映射,不同程度的披上了DAO的外衣。

这样看来,DAO可DAO,非常DAO。映射现实生活到虚拟社区,显然有很多弊端,没有现代社会的法律框架,契约精神,所有权的基本架构,这类社区多半是脆弱的。

我们为什么要搞社区?我们从社区里希望得到什么?我们又如何贡献社区?乌托邦从来没有存在过,也许米勒先生的阿加索托邦会不会是一个解决方案?如果采用市场的力量,区块链的确权来进行社区的资源无障碍流动,或许是值得一试的实验。

Arweave TX
7whwZynLU7dlicUl662yS6j4-1XL2MlQBrXhJas0HqE
Ethereum Address
0xf5CEA980B66759A574e19a5a20401e9f831b3316
Content Digest
teEgbjzrYAKIVnAm_aL_45U_-GXaOa5d5T3n0aBNc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