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raised
undefined ETH
Collectors
undefined
first collector
top collector
latest collector
谁是 HippyGhosts
0xbBf5
February 22nd, 2022

前段时间Mfer大火的时候,看到Satoshi写的《What are Mfers》,正好前几天再即刻看到在讨论嬉皮士精神神不是过时的一条post, 让我也突然开始想我们是谁, 嬉皮士是什么, 是不是也可以写一篇什么是HippyGhosts.

我(@dailycafi)和XD(@web3nomad), SS(@seanmonkey)认识都很久了,虽然开始正式的了解Web3的产品也只是2020年的事情, 但是参与其他项目已经很多年了, 我和XD是大学同学, 我们从FIFA2009一直踢到FIFA2022,把他踢成了我最好的朋友(从我的角度, 并没有问他的意见); 而和SS虽然也是校友, 但认识是因为在湾区时共同参与了一个结局不那么愉快的创业项目, 虽然好像浪费了一两年时间, 但因为这个项目认识他我觉得也不错。

我们在过去的几年里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直到去年XD卖了自己的公司, 我也结束了一个AI医疗项目, 在之后短暂的日子里一个他公司旁的咖啡馆收留了我们, 好心的老板给了我们一间之前用来存东西的地下室, 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在这里完成了几个Defi项目, 算是入了Web3的行。

贴照片来说明地下室还没那么惨, 除了没有窗其实还不错
贴照片来说明地下室还没那么惨, 除了没有窗其实还不错

SS参与的公司还不错, 但也想去尝试一些新东西, 关注和参与Web3的产品比我们更长。 有一天他画了HippyGhosts, 我能记得他最早的解释是说Ghost是Web3世界的孤独的游魂, 对Hippy其实我们最早都不太了解, 我起先只以为是一个和Punk的对仗……后来他说表达了一种反叛, 最早甚至想叫这个项目FuckTheShit, 以喊出对早期低质量NFT项目源自设计师的不满。还好没有叫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可能太摇滚了, 即使有不满我们其实并没有这么愤怒, 应该摇滚不大起来。

对HippyGhosts这个名字的理解是准备一次AMA时的额外收获, 在这之前我的脑海中是三叉和平标, 同性恋, 大众小面包, 无尽的Roadtrip,彩虹的吉普赛服饰和有时有些极端的政治化, 相比Pink Floyd和鲍勃迪伦, 更直观的印象反而是阿甘正传里的Jenny, 或者在内华达和波特兰某个荒无人烟的角落里一些为了信仰坚持着极简生活的群居的, 追求“迷幻的乌托邦”的人们。 这些符号在加州的一些地方也许还容易见到, 比如旧金山的Castro Street路边的某些卖着同性恋用品的小商店里, 其他地方确实有些难以看到了。

但实际上这种符号化的看法是不完善和不公平的, 甚至也许还掺杂着一些人为的歪曲(他和传统的“美国精神”是相左的), 让这个活动和他的初衷是相反的, 60s到70s这些“中产阶级的孩子们”发起的运动,虽然不免在这个过程中有人为了反战而刻意制造了事端, 但他的精神可以是先锋, 但绝不是极端。可以是反权威, 但绝没有暴力。如果非要用符号来代替, 反而是枪管中的鲜花更能代表, 他们反对建制派和主流文化但不是反智, 而是反对的是人们习以为常的, 觉得正确却又不合理的事情。他们停下来, 讨论诗歌, 讨论生活的本质。

Flower Power
Flower Power

我的twitter在刚刚热情的投身于Web3世界的时候取关了所有的和Web3无关的人们, 转而关注了我觉得是生活在新世界中的“同好们”,但最近的样子总会让我想起艾伦斯堡的那句, “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 每次刷新后的相关话题里, 除了在政治话题下的争吵, 就是在讨论着所有和金钱相关的问题,有意义的讨论越来越少,以至于有一天我看到这条twitter都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最近的重点出了点问题,我们也试图加入到这种疯狂中, 更糟糕的是还做的不大好。 我们的项目在今年的1月开始, 也尝试过用“大家都在用的方式”进行一轮营销, 但这波的结果除了找到了一些对我们怀有着一点期待的想要通过我们项目赚点小的收益的小投资者, 一小部分对我们项目感兴趣的支持者们; 更多是告诉我们三件事: 第一我们不擅长做偏向于营销的事情, 只能低头做实际的事情来吸引认同我们产品的人; 第二做这些我们一点也不高兴; 第三, 这一点也不hippy, 真的可以fuck the shit了。

于是我们准备回到起点来做我们擅长的事情, 这个时候我们发现HippyGhosts这个名字居然恰到好处, 提醒我们保持自己本来的样子, 依然去做那些应该做, 但却容易忽略的事情。

我们把重点回归到build, 就像我们过去几年在其他创业项目中做的那样,我们和几十年前那些最初的嬉皮士一样在一片荒漠中来搭一片小小的幽灵营地, 我们竖起一个画着HippyGhosts的营旗, 也许一开始我们是发起者, 但是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只是这个营地的一员。

正好回到一开始的问题, 那么我们希望和我们搬进这个营地的是谁, 什么是HippyGhosts呢,

HippyGhosts们有自己的态度, 温和的站在那些Web3世界中低质量的和短期逐利项目的反面;

HippyGhosts们都会用自己技能的交换, 或者用好的产品来吸引其他社区的成员;

HippyGhosts们不会参与政治和实事热点, 不会参与类似donate这样看似政治正确的事情来提高自己的曝光度;

HippyGhosts们的声音不需要很大, 但他们可以给发出噪音的地方插入一支支小花,或是写一些属于Web3的浪漫的小诗;

HippyGhosts们都是朋友。

Ignore the noise, let’s hippy.

Arweave TX
RPcFq5uB78xEtBLKXnDMy2w3FbE2BklRv5Q8AK9ISMg
Ethereum Address
0xbBf5EF87D0D5D2D0725e4d6B0b5b21a61C5FC43f
Content Digest
HAkCSuHQR85IbxyF1t4ImYaDIxg1k1GrAmnAV9TP2h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