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书写人生、创业人剧集推荐和一周书摘
0x6902
May 7th, 2022

过去几周见过我的朋友们都表示「你气色好太多了」「整个人都在发光」「感觉又年轻了不少」,除了在英格兰的乡村待了一个月静养和参加了十天的内观冥想以外,大量的写作时间也让我有机会把脑海中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困扰我的事情显现在纸面上,从而可以更清晰地感知我的想法,解放自己的焦虑和不安,对自我有更深刻的认知。

除非从繁忙的生活中抽出时间反思自我,不然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才能让自己达到真正满足的状态。仅仅实现了当下的冲动和渴望,只会为人类带来一时的快乐,并不能为人们带来长远的幸福生活。独处和记日记便是一种投资回报比很高的反思生活的方法。除此之外,心理学家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发明创造的「书写人生Self-Authoring」项目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通过写作了解自我的工具。

过去几个月我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该网站上书写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目前已完成1/3)。书写过去可以让你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书写现在可以帮助你评估优缺点;书写未来则让你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们的大脑总是本能地忙碌于确定所处环境的危险程度。当不好的事情发生时,我们的头脑和身体自然而然地视当前环境是危险的,并准备采取紧急行动。这个准备的过程将会消耗我们的脑力和体力。一旦发生了不合我们心意的事情,我们肯定会想如何避免未来发生同样的事情,这时我们的心灵就失去了往日的平静。

当我们通过回忆那些悲伤或者痛苦的不好的事情时,往往会感到害怕、羞愧,内疚、愤怒,或受伤,如果这些引起我们身体反应的记忆已经超过一年半了,那就代表着我们还没有从过去的事情中解放出来,我们的心灵依然背负着过去的重担。

当过去未解决的问题使我们身心产生负面反应时,就好像我们一直生活在危险的环境当中,这时大脑和身体就会时刻处于警惕状态,从而消耗大量的能量。长期往复,压力荷尔蒙将损害我们的神经和免疫系统,对健康造成不良的影响。

那么,这和写作有什么关系呢?写作是一种复杂的思考形式,通过思考我们可以更好地感知问题并作出相应的行动。当我们把困扰自己的事情从脑海中释放到纸面上,挖掘和罗列一条条线索,串联事物的相关性,便可以清晰地识别事情发生的原因。就像做白日梦那样,让脑海中产生的思想和图画带着你遨游,而不去试图控制,尤其是当负面的情绪产生时,不要害怕,不要逃避,只需将它们写在纸上。

这个过程往往会占据大量的时间,但却是可以将自我与尘封的记忆和情绪进行连接的必要过程。在使用Self-Authroing的写作过程中,我们会感到很困难,但却不应该感到分心或者无聊。因为这项工作在情感上特别有挑战性,毕竟是一种迫使我们去面对问题的过程,如果在写作的过程中感到一种特别想马上完成或者心烦意乱的感觉,那么就停下来,休息休息,找其他合适的时间来完成这个任务。

想像一下,现在我们花费几周或者几个月的时间,处理过去缠绕我们几年几十年的问题,这个投入回报比还是很高效的。不仅如此,在之后的人生中,我们因为摆脱了过去幽灵的缠绕,就会减轻身心压力水平,重拾冷静的头脑,对自己也会有更清晰的认知。书写现在和未来,也会让我们对当前的事态和自我有更深刻的洞见,从而可以在正确的道路上持续前行。

希望更多的小伙伴们加入到Self-Authoring或者其他相关的写作项目上,早日与自己和解,重拾一颗平静的内心。

附赠关于CAMELLIA的一切

剧集推荐

**《超蓬勃:优步之战 Super Pumped》**这是一部讲述优步(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故事。主创布赖恩·科普曼(Brian Koppelman)是我很喜欢的一名创作者,他的《亿万Billions》和播客节目《The Moment》都是我曾经推荐过的佳作。

整部剧的节奏又快又燃,让我联想到同样是话唠+飞速的电影《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 》和电视剧《新闻编辑室The Newsroom》。

主创甚至请来了我超爱的导演昆汀·塔伦提诺做旁白,以及大女神乌玛·瑟曼扮演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女神的口音和神态学得惟妙惟肖,实在是本剧的一大加分点。

据说,第二季将聚焦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故事,拭目以待!

**《初创玩家WeCrashed》**首先,这是一部爱情故事。人生当中能遇到不顾旁人眼光,一起特立独行并肩作战的伴侣是何等的幸事,纵然在创业的旅途中困难重重,甚至跌到谷底,能有一个人目光深切的看着你,信任你,义无反顾的支持你,这样的生活也值了!

和优步创始人一样,WeWork的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也被董事会炒了鱿鱼,很难想象当创始人被迫离开自己一手打造的公司时的心情,应该就像亲生孩子被夺走那样痛心疾首吧。

莱托少爷和安妮·海瑟薇把诺依曼夫妇的魅力无边又雅痞邪典的气质演绎的淋漓尽致,做大事情的人往往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决心和自信心,在灵性发展逐渐成为主流叙事的今天,也许我们都应该时刻提醒自己和身旁的人,We are a supernova.

最后,分享最近阅读的部分图书的精彩段落。

《存在主义咖啡馆》

1. 有时候,受过最好教育的人,却往往最倾向于不拿纳粹当回事儿,认为他们太荒唐可笑,不可能成什么气候。卡尔·雅斯贝尔斯后来回想起来,认为他自己就是犯此错误的人之一,而在柏林的法国学生中间,波伏娃也观察到了类似的不屑情绪。无论如何,大多数不赞同希特勒意识形态的人,很快就学会了不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一支纳粹的游行队伍从街上经过,他们要么溜之大吉,要么一边像其他人那样不得已地敬礼,一边自我安慰说,我不信仰纳粹,所以这个动作不会有任何意义。心理学家布鲁诺·贝特尔海姆(Bruno Bettelheim)后来曾写道,这一时期,几乎没有人会为举起胳膊这种小事而冒生命危险——但人们那种抵抗的能力,正是这样被一点点侵蚀掉的,最终,人们的责任心与正直感也会随之消失。哈夫纳认为,现代性本身要承担部分责任:人们已经成为习惯和大众传媒的奴役,忘记了停下来思考,或者中断各自的日常事务,腾出点足够的时间来质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2. 诗人和艺术家“听任事物存在”,但他们也让事物出来,并显示自身。他们协助事物慢慢进入“无蔽”状态(Unverborgenheit),这是海德格尔对希腊词altheia的翻译,这个词通常被译为“真理”。不过,这是一种更深层次的真理,而不仅仅是表述与现实之间的一致,比如我们说“猫在垫子上”,然后指着一块上面有只猫的垫子。早在我们能这么做之前,猫和垫子都必须要“从遮蔽中出来”。它们必须不再隐藏自身。

3. 让事物不再隐藏自身,是人做的事:这是我们独特的贡献。我们是一片“林中空地”(clearing),是疏朗处(Lichtung),是一块敞开、亮堂的林中空地,存在者在这儿可以像树林里的小鹿一样,腼腆地站出来。或者,你也许应该把这想象成存在者就像一只园丁鸟在灌木丛中清整出来的场地上那样,来到林中空地上跳舞。虽然把林中空地等同于人类意识有些过于简单化,但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我们通过意识到它们,来帮助事物出现在亮光之下,而且我们是以诗意的方式意识到了它们,也就是说,我们是带着尊重去关注它们,允许它们展现自己本来的面貌,而不是屈从于我们的意志。

《知觉之门》

1. 当然,感觉到“我”不同于在“那边”的胳膊和腿,也并不同于这整体的、客观的躯干、脖子,甚至头脑,这实在怪异;但是人很快会适应这种感觉。无论如何,身体似乎能完美地照顾好它自己。的确,实际生活中,身体总是自己照顾自己的。清醒的“自我”所能做的一切,不过是构思想法,然后由某些力量来执行,而“自我”对这些力量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才能予以控制,并且对其不能完全了解。当“自我”要做更多的事情——比如过度努力,或产生焦虑,或对未来忧心忡忡——那么,就会降低那些力量的效果,甚至会导致身体虚弱,就此病倒。目前在我这种状态下,意识并不等同于“自我”,可以说,意识自行其是,这意味着控制身体的生理性智力同样也自行其是。于是很幸运的是,在清醒时刻总想操纵我们人生的那个神经过敏的干扰势力——“自我”,此刻远离了我。

2. 基型世界的意象是象征性的。但是,由于身为个体的我们并不创造出这种意象,而是发现它们“就在那儿”,在集体潜意识之中,所以,它们至少显示出既定的现实的一些特性,并且是有色彩的。内心的两极中那些非象征性的“居民”本身就存在着,并且像外在世界的既定事实,是有色彩的。事实上,它们比外在的数据更加具有强烈的色彩。之所以如此,至少可以用以下的事实部分加以说明:我们用以进行思考的字语性观念,通常会遮蔽我们对于外在世界的知觉。我们不断努力要把事物转变成符号,以适合我们自己所发明的那些比较可理解的抽象观念。但是,在这样做时,我们剥夺了事物的很多本然。

3. 个别艺术家如此,整个艺术学派也可能如此。有很多事物,人们经历了,却不想表达出来;或者,他们可能努力要去表达自己所经历过的事物,却只以多种艺术中的一种来表达。有时,他们则会以另一些方式来表达,而这些方式与原来的经验并没有立即可辨识的相似关系。就最后这种情况而言,A.K.库马拉斯瓦米 (23)博士在谈到远东的神秘艺术时,说了一些有趣的事。这儿所谓的远东的神秘艺术是指:在这种艺术中,“明指与暗指无法分开”,“一件东西的‘本然’与它的‘所指’之间没有区别”。这种神秘艺术的最重要例子是禅宗风景画——在中国的宋代兴起,并于四个世纪之后在日本再度兴起。印度与近东都没有神秘风景画,但是它们有对等的东西——“印度的毗湿奴绘画、诗与音乐,其中的主题是性爱;波斯的苏菲诗歌与音乐,赞美酒醉的状态”。

《西藏生死书》

1. 佛陀安详而庄严的禅坐着,天空就在他的四周上方,好像在告诉我们:坐禅时,你的心要像天空一般开放,却稳固在大地。天空就是我们绝对的本性,没有藩篱,无边无际;大地则是我们相对的现实,我们的相对心和凡夫心。我们坐禅时的姿势,象征我们正在连接绝对与相对、天空与大地、天堂与人间,就像鸟的双翼,融合了我们如天空般的无死心性,和虚幻有限的凡夫心地。

2. 因此,无论生起怎样的思想和情绪,就让它们生起和消退,像大海的波浪一般。不管你发现你在想些什么,就让那个思想生起和消退,不要加以限制。不要紧抓它,喂养它,或纵容它;不要执着,不要让它具体化。不要随着思想跑,也不要迎请它们;要像大海看着自己的波浪,或像天空俯视飘过的云彩一般。很快你会发现,思想就像风,来了又去。秘诀是不要去「想」思想,而是要让它们流过心,不在心中留下任何痕迹。在凡夫心中,我们看到思想之流连续不断;但事实却非如此。你自己将会发现,每两个思想之间都有间隙。当过去的思想过去了,而未来的思想尚未生起时,你将发现当中有间隙,本觉或「心性」就在其中显露出来。因此,禅修就是要让思想缓慢下来,让间隙越来越明显。

3. 负面的经验往往最容易误导人,因为我们总是把它们当作坏的象征。事实上,在我们修行中的负面经验,却是伪装的福报。试着不要去厌恶,反过来却要了解它们的真实面目,它们只是经验而已,如梦幻泡影。体悟经验的真实本质,可以让你免除经验本身造成的伤害或危险,这样一来,即使是负面的经验,也可以变成大福报和成就的来源。自古以来,就有无数的大师,在负面的经验上用功,将它们转化为觉悟的催化剂。

Arweave TX
q5MlFxftfOPOthKQfs1iTpBanVzK38t3G1CuAsbvDgA
Ethereum Address
0x6902E5CAf41158d3eD516cBd6D2807BB63863F42
Content Digest
42-wGetBlUNNhQ4ji8TfTpUpkd3nRE9fO4kTc4-EJM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