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静观皆自得 | 10天内观冥想Vipassana体验
0x6902
April 26th, 2022
Picture
Picture

Photo credit: rktkn

清除一切迷障,知觉之门将开,万物显出本相:如其所是,绵延无止。 

— 威廉 · 布莱克

不能使用手机,不能说话,不能读写,不能听歌刷剧,不能和他人有任何身体接触,不能杀生,不能饮酒吃肉... 每天早上四点起床,静坐冥想12个小时,这就是我过去十天的生活写照。

初次了解内观(Vipassana)冥想课程,得知需要遵守如上所述的守则时,我的第一感觉是感觉是这完全就是「冥想监狱」啊,像我这样工作生活完全依赖手机的人,怎么可能十天不上网,不与外界有所联系!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决定给自己一个尝试体验的机会,于是趁着在英国休假的空闲,报名参加了位于萨福克郡的内观冥想中心的课程,和20多位新学员一起挑战着我们身心的极限,学习内观这项流传了千年的佛家冥想技巧。

10天内观课程概述

内观(Vipassana)是巴利语,意思是如其所是地观察事物。这项起源自古印度的古老的静坐方法,在两千五百多年前重新被佛陀释迦牟尼发现并发扬光大,作为帮助众生脱离苦海的技巧,旨在从根本上疗愈尘世的痛苦。内观专注于向内探索,重新发现身心的连结,消除头脑中的杂念,获取强大的专注力和平衡的内心,从而活在充满着爱与慈悲的环境中。

现在的内观课程由S.N.葛印卡先生视频教授,他出生并成长于缅甸的商人家庭,像佛祖释迦牟尼一样从小衣食无忧,过着奢侈的生活。他在拥有一切之后但还是感觉不满足不快乐,于是拜师当时身任缅甸政府高官的乌巴庆长者,开始了长达十四年的内观学习技巧。

1969年,葛印卡老师学成出师移居印度并开始传授内观技巧,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1982年,葛印卡老师开始委任助理老师协助他指导课程,以应对内观课程日益增长的需求。如今,内观课程中心遍布全球五大洲160多处,普惠了成千上万的来自不同种族和宗教的学员。

为期十天的包吃包住的内观课程毫无任何商业性质,完全依靠学员的捐助。参与者在十天内需要遵循严格的守则,并在之后将所学所得应用于日常生活中。在不间断的内观冥想练习中脱离痛苦,实现解脱。

下面,分享一下我这十天具体的心得体会。

DAY 1 - 3

抵达冥想中心后,我被分配到一间三人的女生宿舍中。短暂地休息过后,我们便正式开始进入「静默(Nobel Silence)」生活,不仅不可以说话,连和他人的眼神接触最好都不要有,并且需要严格地遵守课程的时间表。

每天早上四点起床,洗漱完毕后来到冥想大堂进行两个小时的冥想。六点半早餐,之后是一个小时的集体冥想,随后听从助理教师的安排,或者继续集体冥想,或者回房间单独冥想。十一点午餐,随后是一个小时的休息或者师生答疑时间,此时可以选择午睡、散步或是和助教有短暂地对话交流,之后重复早上的集体冥想和助教安排。下午五点茶歇(没有晚饭,只有水果和饮品),随后是集体冥想,接受葛印卡老师的教诲,集体冥想,九点结束一天的安排,按时熄灯就寝。

对于我来说,早起和长时间的冥想作息并不是一件难事。自五年前正式开始接触「超越冥想」以来,冥想也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当看到严格的时间表时,我并没有特别地担心,反而心怀庆幸,终于可以有大把的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免受外界的打扰,好好地对自我进行一番内心审视。

前三天的生活算是悠然惬意,老师教授了专注呼吸的「Anapana」冥想方法,打坐的时候将注意力集中在口鼻之处的三角区域,全身心地投入到吸气-呼气的活动中,当脑海中有杂念时,不去理会,让它们随之来随之走,一次又一次地将注意力拉回到专注呼吸之上。打坐太久身体不适时也可以在自己的坐垫上做些轻微的调整,或是在不打扰他人的情况下静静地走到大堂后面做几分钟的伸展。

早餐以有机麦片面包和水果为主,还有五六种不同的坚果酱和咖啡茶。午餐每天各不相同,印度咖喱、意大利面、中东菜肴,中式豆腐、大杂烩炒菜,有时还有烘焙的饼干和甜点。茶歇时间则会提供果盘,本想着来冥想中心减肥的我,这几天伙食不错且无运动,倒是被养的白白胖胖。

休息时分漫步在冥想中心广阔的花园中,或是倚在草地的躺椅上接受日光浴,让我感觉来这里好似度假一般,再加上我特别擅长做白日梦,前三天除了冥想,就是沉浸在脑海的小剧场中,欣赏着一轮轮的以自己为主角的大戏,在想象的空间中玩得不亦乐乎。

就在我以为这十天都会是如此逍遥自在的生活时,现实狠狠地给我上了一课。

DAY 4 - 6

第四天正式进入内观修行期。老师介绍说经过前三天的适应时期,每个学员的身心此时已经做好了内观的准备,接下来可以学习内观的技巧,从头到尾扫描全身,并要做到一小时冥想期间完全不挪动身体,更不可以离开冥想大堂。

以往冥想时,我可以做到20-30分钟一动不动,第一次内观冥想,便在差不多30分钟左右的时间点纠结起来,不仅感受到腿部发麻,背部僵硬,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疯狂地嚎叫着想动一动。我不断地用意志力去说服自己不要动,不要动,专注于扫描全身的内观冥想上面,可是头脑却完全不听使唤,一个个的恐惧念头不断地冒出来:再这么坐下去腿肯定要断了,赶紧动一动;啊,我的脸上好痒,背也不舒服,需要挠一挠;天呢,下半生肯定要瘫痪了,腿脚已经痛到不行了... 就这样我以为过了半个小时,其实可能连五分钟都没到,此时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而意志力也消耗殆尽,身体随之不自觉地挪动起来。

与此同时,我察觉到周围的学员们也像我一样开始挪动身体,甚至听到了不少人离开冥想大堂的脚步声音。我陷入到深深地自责当中,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虚弱,连一个小时的打坐都没法坚持,随之哭地更加厉害(静默哭泣)。之前听说过很多学员在第三四天逃离了冥想中心,原来觉得不可理喻,现在的我也在头脑中规划起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就在我想出完美的「越狱」计划之时,葛印卡老师的诵经之声响起,一小时的折磨就此结束。

我迫不及待地冲到草坪上,不断地伸展着四肢,做起来简单的瑜伽动作。此时也有很多其他学员加入了我的行动,可以看出每个人都好似重获新生的囚徒,此时急需新鲜的空气和广阔的天地解放受困的心灵。以前痛恨跑步的我,此时特别想像球员一样在草坪上狂奔,但除了静静地走路和做些轻微的伸展运动外,其他各项活动均被禁止。

在第四天的时候,我和助教老师预约了谈话。三天没说话的我,刚一张嘴便控制不住地开始流泪,第一次感觉到能说话其实也是一种福分,心中充满了感恩之情。我和助教老师讲到了我身体的疼痛,表达了自己的懦弱以及想要提前离开的念头。助教老师是一位修行了内观冥想20多年的中年女性,她看着我微微笑道,其实每个学员都会经历我所经历的一切,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当疼痛感浮现出来时,我需要去观察它,而不是抗拒它,要知道疼痛就像快乐以及其他愉悦的感觉一样,都是「感觉」而已,是头脑不断地将不同的感觉进行区分,并赋予它们不同的意义。感觉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且都是暂时的,我所需要做的便是不断地观察这些感觉,知晓所有的感觉就像世间万物一样都是「无常impermanent」的,在我们不断地观察当中疼痛也会消失殆尽。

起初我觉得老师讲的大道理我都懂,之前研习佛法时也知道「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和「四真谛(苦、集、灭和道)」的教诲:不将自己和这些念头绑定到一起,不心生欲望和执念,知道一切都会消逝,但是真正做到「知行合一」实在是难上加难。而老师也提醒我说,大多数人学到的东西都是知识,而不是「智慧Panna」。智慧是真正地将所学所得应用到实践当中,并在不断地重复和练习中,实现开悟的状态。

我带着老师的教诲在下午的集体冥想当中尝试观测疼痛,且把「我很痛」「我要残疾了」等一系列将自我与感觉联系在一起的话语换成了「这是疼痛的点」「痛点不会存在很久」,以第三方的视角去观测疼痛的存在,神奇地是,当我界定了疼痛感觉的存在时,疼痛放佛是和我捉迷藏的小孩,竟然真的在被揪出来后不再将我纠缠。于是在接下来几天的修行中,我不断地玩着这个「捉迷藏」的游戏,也终于在第六天时可以一动不动地打坐一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

DAY 7- 9

没有手机和手表的日子,我都不知道每天究竟是几月几号,或者当天的天气预报是什么,而这一切也变得不再重要。每日不断重复的日程安排,将我带回到疫情封城的记忆当中,那时觉得自己肯定会被无聊闷死了,现在看来,也不是快乐地活下来了吗?人的适应力真的是无比的强大,也验证了「事无好坏,诠释在人」的真谛。

葛印卡老师每天晚上的视频授课总是充满了欢笑,这位俗家得道大师总会用接地气的生活故事,向我们解释晦涩难懂的佛家教义。我印象最深的一则故事便是同一件事情的不同反应:

葛印卡老师和五个学生在黑暗中行走,他的一个学生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便开始骂骂咧咧,此时葛印卡老师觉得很好笑。

葛印卡老师和五个学生在黑暗中行走,他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便开始骂骂咧咧,此时葛印卡老师觉得有点自责和生气。

葛印卡老师和五个学生在黑暗中行走,他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便开始骂骂咧咧,葛印卡老师发现这个人是他的儿子,此时他觉得特别自责和伤心。

其实事情归结到本质都是一样的,只是因为我们将情绪与自我连接起来,所以会有不同的反应。尤其是当意识到别人在攻击「我」的时候,以及「我」在乎的人攻击「我」时,更容易有强烈的情绪反应。如果可以客观地去观察一切,不将「我」与任何情绪联系在一起,知道一切情绪和感觉都遵从生生灭灭的法则,不会长久的存在,那么人类就可以逃离苦海,实现安祥与和谐的状态。

DAY 10

最后一天的课程上,葛印卡老师讲述了关于生活的艺术,很多学员都感动地流下了眼泪,也庆幸我们终于成功地完成了课程,并掌握了脱离苦海的技巧,简单总结下葛印卡老师的演讲。

每一个痛苦的人,除了自己内心焦躁不安之外,也会令其四周充满着苦楚,如果地球上充满了这样的人,那么全世界都会弥漫着痛苦的气息。那么,我们究竟如何才能保持内心的宁静与安详,并同时维持周遭气氛的和谐呢?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痛苦的本源和起因,通过审视我们发现,一切苦皆源于欲望得不到满足。当事与愿违之时,负面情绪就随之产生了,人们或者释放这份情绪,或者压抑转移这份情绪,前者让世界充满了暴力,而后者虽然在表面上呈现出一幅和谐安逸的样子,但是内心深层却犹如沉睡的火山,压抑着负面情绪,迟早会有猛烈爆发的一天。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我们需要面对问题。每当心生负念时,如果我们只是观察它,面对它,而不是因此做出反应,那这份情绪就会失去力量,慢慢地被根除。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观测情绪呢?古印度的僧侣发现,当我们心生杂念时,身体也会相应地给出信号,首先是呼吸失去正常的规律,其次是身体开始有生化反应产生某种感受。经过不断地训练与练习,我们便可以很容易地观察到呼吸和身体的变化和感受。一旦我们勇于面对这个实相,情绪就不会有逃离的空间,我们也可以在观测间令其消逝。

以往我们总是习惯在外界寻找不快乐的原因,殊不知只有在内在的源头上解决了问题,我们才可以真正地摆脱痛苦,逐渐地修炼出一颗平静且充满喜乐的内心。这就是佛陀所教授的生活的艺术:藉由观察内在的实相,净化内心的杂染,不断地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从而享有真正的安祥和快乐。

结语

就像大多数的冥想技巧一样,十天的内观并不会带来巨大的改变,我们需要做的是在接下来的生活中,不断地将学到的技巧应用于实践当中,在不断地重复当中体验活在当下的感觉。

客观地观察思想和情绪,不被它们牵着鼻子走,也不去逃避它们的存在,而是将「我」置身于事外,知晓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愉悦还是痛苦,一切都会过去,这就是生活的无常本质。

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得过活,我们需要充满觉知地去观测和体验现实,最终实现身心合一,天人合一的状态。

P.S. 最后一天在草坪漫步时,也许是这几天冥想让我更容易察觉周围的事物,在每天必经的道路上突然注意到一枚小球,将它挖出来以后,背面竟然印着我的幸运数字,也是我年龄的33!想起当时在葡萄牙体验仙人掌疗养时,最后也在大山深处第一次见到曼陀罗花,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Arweave TX
PfAV1WChkV_0dhCvluF_WOucmMTJAXPOgttw3NZgK3U
Ethereum Address
0x6902E5CAf41158d3eD516cBd6D2807BB63863F42
Content Digest
PrZkFfukcuIVze12iLJqVL8jYVuQQoEjfahWn_4m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