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需要中间件,但可能不需要去中心化 | 链茶研报
0x5e76
March 21st, 2022

区块链的发展历来有两大主题,一是作为底层操作系统的公链基础设施,二是满足各类C端需求的Dapp。Dapp的发展经历了几波更迭,从Defi到NFT到Gamefi,每个赛道都有各自的英雄,未来也将不断有新的潮流。而在这一过程中,公链的发展态势越来越趋近于稳定,发展预期集中于目前的主流L1和L2,很难再有新的巨大投资机会。

在这样的板块轮动中,「中间件」开始越来越受到重视。随着Web3生态发展,Dapp所需要的服务也会越来越细分。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第一季度,灰度母公司DCG的13项新投资中,有7个中间件项目。今年至今,已有Pocket Network、Ceramic、Aleph.im等一系列中间件项目获得Multicoin等一线机构的投资。中间件项目作为加密世界的toB服务,拥有高确定性和高用户粘性,必定是块重要的投资领域。

本文梳理Chainlink、The Graph、Pocket Network这三个代表性的中间件项目,试图分析加密圈的中间件所满足的需求和面临的问题。 本文目录:

We3技术堆栈中的「中间件」
Chainlink
2.1 产品机制
2.2 通证经济
2.3 运营现状
2.4 团队及融资
2.5 优势及风险
The Graph
3.1 产品机制
3.2 通证经济
3.3 运营现状
3.4 团队及融资
3.5 优势及风险
Pocket Network
4.1 产品机制
4.2 通证经济
4.3 运营现状
4.4 团队及融资
4.5 优势及风险
总结

  1. We3技术堆栈中的「中间件」

    「中间件」(Middleware)是一个古老的概念,最早出现于1968年,随着技术的发展,其涵义和分类也在不断变化。维基百科提供了一种通俗的解释:中间件是一种计算机软件,为操作系统之外的应用软件提供服务,可以理解为是一种「软件粘合剂」。

这一理解基本来自于开源软件提供商Red Hat开发人员发布于2018年的定义,其中Red Hat还概述了中间件的主要用途,原文为:「中间件是为操作系统之外的应用提供公共服务和功能的软件。数据管理、应用程序服务、消息传递、身份验证和API管理通常都由中间件处理。中间件帮助开发人员更高效地构建应用程序。它就像应用、数据和用户之间的结缔组织。」

随着Web3生态越来越丰富,也开始有不少机构专门定义出Web3开发堆栈中的中间件。对于中间件概念的理解,基本都继承了原有的含义,认为这类产品的特征是不直接面向终端用户,是加密世界中的B2B服务,但是分类和范围界定不尽相同。

例如,Deribit将介于Layer1和Dapp之间的产品统称为中间件。

来源:Deribit Medium,详见附录

MetisDAO则在中间件之外加了一层Layer2,并且将中间件分为三个类型,分别是:1)上层中间件,如智能合约开发工具Truffle、或是钱包Metamask;2)下层中间件,如节点运营商Infura;3)项目中间件,这些中间件建立在L1/L2上,目的是增强区块链的核心功能,如The Graph。

来源:MetisDAO Medium,详见附录

The Graph也梳理发布过一版Web3堆栈分类。The Graph似乎无意使用「中间件」的概念,但是根据产品用途所做的分类,能够更好地帮助我们理解中间件所包含的组件。下图中,文件存储、索引查询、预言机、链下数据、身份等项目,都符合「为操作系统之外的应用提供公共服务和功能的软件」的定义,可以视为中间件。

来源:Edge & Node(The Graph母公司) Blog,详见附录

由上述几种分类可以看到,「中间件」包含的组件类型非常广泛,本身不是一个赛道,而是开发堆栈中的一个分类。宽泛地来说,除了操作系统和直接面向用户的应用软件之外,其他的服务都可以视为中间件。

中间件toB的功能决定了其距离C端用户较远,日常用户很难感知到。但是随着Web3生态的发展,中间件也必然会蓬勃生长——不论NFT、Gamefi、Socialfi中的哪个赛道会爆发,不论哪条公链会成为王者,都需要中间件作为基础服务设施。中间件所包含的每一种服务,都是确定性极高的赛道。

下文将梳理并分析三种中间件服务类型中的代表产品,分别为:预言机Chainlink、数据索引及查询服务The Graph、API服务Pocket Network。

  1. Chainlink
    Chainlink是头部的去中心化预言机网络,主要服务是为Defi产品提供喂价功能。

2.1 产品机制
Chainlink的主题机制分为三个步骤。

首先,用户选择预言机服务商,可以通过链上声誉系统和历史服务记录手动选择,也可以通过Chainlink提供的订单匹配合约自动匹配。随后,预言机服务商执行合约,将链下的数据上报。最后,多方返回的数据会通过聚合合约来确定最终值,对于数值类结果则取加权平均,对于无法取加权平均的结果可由用户自行配置聚合方式。

在2021年4月发布的新版白皮书中,Chainlink阐述了其产品更新:通过DON(去中心化预言机网络)实现安全的链下计算,将预言机的功能从单纯的数据传输扩展为数据计算。通过采用Chainlink新的DON方案,Dapp可以将链上代码与链下计算结果相结合,提升可扩展性。Chainlink将这样的智能合约称为「混合智能合约」。

为了保证链下数据和计算的安全性,新版白皮书中引入了双层预言机网络。一层预言机网络即上文所述的、执行合约的预言机服务商,当这些预言机对聚合结果有质疑时,任何一个节点都可以成为监督者发出报警。随后,二层网络会对一层的结果进行投票决议,如果判定报警生效,那么一层网络中生成错误结果的恶意节点就会被没收质押的保证金,奖励给监督节点。

来源:官方博客,详见附录

二层网络包含成百上千个独立的Chainlink节点,如Aave、Synhetix和Compound等,这些节点的利益与Chainlink深度绑定,Chainlink依赖这些节点的决议来保证安全性。

攻击者如果要避免一层网络节点上报,就必须贿赂每个一层节点。假设共有n个节点,每个节点质押的保证金为d,则所有保证金为dn。由于要买通多数节点作恶,所以恶意节点的保证金总额至少为dn/2,而监督者可以获得所有恶意节点的保证金,即dn/2。任何节点都可以成为监督者,因此需要贿赂的总额为(dn/2)*n=dn²/2。

2.2 通证经济

平台代币LINK的主要功能,一是作为用户支付给预言机运营商的费用,二是预言机运营商质押LINK作为保证金,以防作恶。与一般项目不同的是,Chainlink还没有挖矿增发代币的收益。

在2017年9月初始发售时,项目方总共铸造了10亿枚LINK,这也是LINK的总量上限。其中,3.5亿枚用于公开发售,3亿枚归属团队母公司,还有3.5亿枚用于未来的激励和空投,最后一部分目前还没有挪用过。根据Coingecko的数据,当前流通总量约4.67亿枚,FDV约130亿美元。

图片来源:Messari

2.3 运营现状

2017年6月成立,2019年5月上线主网。Chainlink的提供了多种功能模块,包括:去中心化的喂价,提供可靠的链下数据;可验证的随机函数,为NFT何链上游戏提供公允随机数生成器;储备金证明,为智能合约审计链上资产的真实链下储备抵押率;Keepers,帮助Dapp获取链下数据并自动化交易。

其中最主要的业务,应当还是喂价服务。Chainlink网络中的主流喂价包括ETH/BTC/稳定币等主流币种,多数在以太坊、Polygon、BSC上,少数建立在Gnosis、Arbitrum、Heco。

来源:https://data.chain.link/

根据官方报告显示,在2021年末采用了Chainlink服务的项目(包括Dapp、任何数据提供方、节点、企业等等)总共达到1,000多个,而其中一半都是在2021年新增的。

从业务总量来看,每日请求数在2021年下半年的部分时间点达到高峰最高达到3,000多万次/天,近期集中在500万~1,000万次之间,这一数字看起来并不庞大(与下文的项目对比,The Graph每日处理15亿次以上的请求,Pocket Network每日约2~2.5亿次)。也许依靠Defi赛道的喂价服务难以增长,也使得Chainlink需要拓展链下计算、Keepers等其他服务。

来源:https://www.chainlinkmetrics.com/

2.4 团队及融资

Chainlink的母公司是SmartContract,由Sergey Nazarov和Steve Ellis于2014年联合创立。

Sergey Nazarov担任CEO。Sergey出生于纽约,是俄国移民的后代,毕业于纽约大学,获得Philosophy and Managemen学士学位。毕业后,Sergey曾在FirstMark Capital工作(2009.4~2010.11),也在NYU Stern商学院短暂担任助教(2010.1~2010.5)。在创办SmartContract之前,Sergey处在职业探索期,也曾挖过比特币。

Steve Ellis担任CTO,与Sergey同样毕业于纽约大学。 在开发Chainlink之前,Sergey与Steve在2014年就开发了Secure Asset Exchange,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众筹平台,运行至2016年,随后开始摸索预言机,并于2017年宣布Chainlink的诞生。

Chainlink在2017年拿过2笔种子轮融资,但均未公布额度;同年9月通过ICO筹集了3,200万美元。

2.5 优势及风险

Chainlink提供的主要服务——喂价功能运行稳定,拥有主流Defi产品作为客户,用户不易转移,业务稳定性强。

但从每日请求数这一业务量来看,Chainlink在2021年8~10月之间出现个别高峰,其后业务量渐趋稳定,但并未有显著增长,集中在每天500~1,000万次左右。相对下文提到的The Graph和Pocket Network来说,没有特别明显可见的业务增长趋势。这可能是由于Chainlink的主要服务依赖于Defi,而Defi不再像前两年那样爆发式增长,也给Chainlink的业务带来了一定局限性。

  1. The Graph
    The Graph是一个提供区块链数据索引和查询的去中心化网络,能够让开发者搭建区块链数据的API,并通过GraphQL读取数据。由于The Graph将复杂的区块链信息分类整理成了便于检索的格式,类似于Google将网络中的繁杂信息贴上标签、提供检索,因而也被称为「区块链的Google」。

The Graph早期以中心化的托管服务来支持Dapp,目前为止大多数的查询也都还发生在托管服务上,并且完全免费。但是The Graph真正吸引人、也是支撑其币价的地方,是其构建的去中心化网络,主网已于2020年12月上线。The Graph正在试图将托管服务迁移到去中心化网络上,迁移后的发展情况仍有待观察。

3.1 产品机制

数据的索引本质上是一个「人为建立分类标准、随后不断重复给数据贴标签」的过程,区块链数据的索引也依赖于用户完成这两个过程。本节介绍The Graph去中心化主网的工作机制。

在The Graph的索引工作中,首先会由开发者(developers)来定义一个子图(subgraph),也就是一个数据API。在其中,开发者需要定义子图索引的智能合约、合约中的哪些特定事件、如何将事件映射到特定的字段,这些就是一个分类标准,一个给数据贴标签的方案。完成这样一个分类标准之后,需要网络中的其他节点依照这个标准不断执行,将区块链中新的数据按照这个框架贴标签,存储在节点中。

其基本工作流程如下图所示:Graph节点会不断扫描区块链中新的区块,搜寻子图所需要的数据,随后通过事先定义了贴标签方式的WASM模块,将这些数据贴上标签,并存储在Graph节点内。Dapp想要调取数据时,就通过GraphQL端口向The Graph提出请求。

来源:https://thegraph.com/docs/en/about/introduction/

The Graph是如何激励节点进行数据索引,维持整个网络生态的呢?在整个运行网络中,有四种主要角色,共同完成这些任务,分别是开发者(developers)、索引人(indexers)、委托人(delegators)和策展人(curators)。

开发者即上述建立分类标准的人,他们提出一份索引提案(即子图),给节点提出索引需求。未来当他们或其他任何终端用户需要查询数据时,需要支付查询费用。

索引人则是运行节点、为子图提供索引和查询的角色。索引人必须质押平台代币GRT来运行节点,而其激励来自于两部分:一部分是子图投入使用后的用户查询费用,另一部分是索引成果带来的直接奖励,后者来自于GRT每年的3%通胀。

委托人向其信任的索引人质押GRT,来获得成比例的查询费用,是散户参与投资的一种方式。

策展人的职能类似子图的孵化器,在全网中寻找有索引价值的数据,并通过质押GRT代币来示意索引人为此做索引。区块链数据庞杂,节点工作量有限,因此需要有人来排优先级,策展人就承担了这样的角色。策展人质押代币可获得相应的 Graph Curation Shares,类似于子图的股份,而这些股份依据Bonding Curve来定价,未来如果子图获得更多质押,那么策展人在退出时可以获得更多的GRT,反之则会损失。同时,策展人也会获得子图投入使用后的查询费用。

3.2 通证经济

平台代币GRT最初发售100亿颗,每年有3%的通胀,作为索引奖励,也会销毁所有查询费用的1%。代币的价值捕获来源于用户查询支付手续费、及每年1%查询费用的销毁。

网络内部的代币流通为:索引人、策展人、委托人质押代币,查询者支付代币。索引人质押以进行索引,防止作恶;策展人质押以投资子图;委托人质押以支持索引人;查询者支付的代币将会分配给以上三种角色。每年3%的通胀,则会根据每个子图获得的策展人质押量,分配给索引人。

除了查询费用和索引奖励外,The Graph还设计了一个返利池(Rebate Pool),一部分查询费用会先进入返利池,延后发放给索引人,只有当索引人质押GRT的比例与其贡献给返利池的比例一样时,他们才能获得全部的返利。这是为了平衡索引人在网络中的工作占比和质押量,保证网络的安全。

来源:https://thegraph.com/blog/the-graph-grt-token-economics

代币初始分配如下:35%分配给社区,其中包括负责拨款、教育活动的Graph基金会,以及公开发售;~34%分配给投资方;23%分配给早期团队和顾问;8%分配给Edge & Node,也就是原Graph Protocol, Inc.更名后的新公司。

来源:https://thegraph.com/blog/announcing-the-graphs-grt-sale

3.3 运营现状

The Graph的运营现状和上述漂亮的产品机制,其实有很大差距。如开头所述,The Graph以托管服务起家,目前主要的查询也都还发生在托管服务上。相对主网而言,托管服务完全免费,而且托管服务支持多条公链,除了以太坊主网外,还支持kovan等一系列ETH测试网/Near/Matic/Fantom/BSC/AVAX/Arbitrum/Optimism等。迁移不仅仅涉及到要向服务方开始收费,也涉及到跨链兼容的技术问题。

当然,The Graph的愿景是成为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官方也在努力将服务迁移到主网上。2021年4月开始了第一波从托管服务到主网的迁移。6月,The Graph官宣了一批项目的迁移,包括:Audius, DODO,Livepeer, mStable,Opyn, PoolTogether,Reflexer和UMA。但是如Uniswap这样的大客户,目前仍在托管服务中,享受免费服务。

已迁移到主网的Dapp,来源:https://thegraph.com/explorer

我们来看一下The Graph的运营数据,会发现这很像一个靠补贴用户赚DAU、再靠DAU去赚估值的叙事。而且,The Graph需要同时补贴数据查询方和数据索引方的双边市场。

对于数据查询方,也就是Dapp而言,The Graph确实已经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根据CEO在2021年12月发布的年终回顾,托管服务每天要处理超过15亿次查询请求(来源见附录)。笔者没有查到主网的查询次数,但是根据社区人员反馈,绝大多数查询都发生在托管服务上,那么15亿应当接近总数,而这已经是个相当可观的数据。作为粗略对比,Google在2021年每天处理的查询次数超过85亿次(来源:Internet Live Stats),The Graph至少已经达到了同等数量级。

对于数据索引方,包括所索引人、委托人和策展人,也确实从The Graph获得了不小的回报。根据主网数据可以看到,索引人和委托人的总质押量达到27亿颗GRT,价值约9.5亿美元,通过主网增发获得的索引奖励合计3.34亿颗GRT,约合1.2亿美元,币本位年化率约10%。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从上线以来到现在合计产生28万颗GRT的查询费用,仅约10万美元,连索引奖励的零头都不到。可以看到,数据索引方的收益主要来自于主网的代币增发,实际产生的效用价值却并不高。

、 来源:https://thegraph.com/explorer/network

应该说,The Graph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补贴行为占据了市场,其猛增的查询数据也验证了市场需求,但是项目还没有过渡到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上。将Dapp迁移到主网也是The Graph今年需要攻克的难关,也是其能否上岸的考验。

3.4 团队及融资

The Graph于2017年成立团队,2019年1月上线托管服务,在托管服务时期已经和Uniswap、Synthetix、Gnosis、AAVWE、Aragon、Moloch、Decentraland等应用合作。2019年开始往去中心化的网络转型,2020年12月主网上线。

团队由Yaniv Tal、 Jannis Pohlmann和Brandon Ramirez三人联合创立,三人此前也在多个创业公司做过开发者工具。公司更名为Edge & Node后,Yaniv Tal继续担任CEO。

团队累计已融资6,960万美元,包括2019年1月由Multicoin领投的250万美元、2020年6月的510万美元、2020年10月通过ICO筹集的1,200万美元、以及今年1月由Tiger Global Management领投的5,000万美元。

3.5 优势及风险

The Graph处在一个确定性高的赛道中,其每日超过15亿次的查询数据也验证了区块链数据查询的市场需求。The Graph成立早,知名度高,已经布局了几乎所有的头部Defi项目,且作为ToB服务有较强的用户粘性,整体有很大的市场先发优势。

但是从其运营数据可以看出,当前仍然依靠免费的托管服务提供数据索引和查询,还没有形成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未来团队的重点工作就是从中心化的服务模式,过渡到去中心化的服务模式上,这一进程是否顺利仍待观察。

  1. Pocket Network

    Pocket Network的核心功能是提供去中心化的API服务,从赛道分类上来看,处于区块链的云API赛道。

在任何网络服务中,当业务量足够大时,客户端就需要与服务器分离来提升处理性能,而当客户端需要调用服务器的数据时,就需要专门的接口来辅助,这就是API的作用。API的分类多样,也因此诞生了专门的API服务市场。根据MRFR调研,预计2022年全球的云API市场规模达到7亿美元(不确定这一口径是否包含了区块链的API服务)。

在区块链中,所有的Dapp运行时都需要读取公链上的数据,如读取用户在某条链上的账户余额,这一过程也需要API来辅助。API大体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面向过程的RPC,另一种是面向资源的Rest。RPC包含数据和调用方法,适用的场景更复杂,而区块链业务场景中都采取了RPC调用方式,因此通常也称为RPC服务。

在区块链RPC服务中,主要的玩家包括:公链自己提供的RPC服务、中心化服务商如Alchemy和Infura、去中心化服务商Pocket Network。

4.1 产品机制

Pocker Network的产品机制很直白,整体分为三个组成部分:应用、节点和主网。

应用提出中继请求,通过质押平台原生代币POKT来获得服务;节点完成中继服务,并获得代币奖励;主网负责通过代币分配来运行激励系统,同时也负责随机匹配应用和节点,每个会话周期(Session,约60分钟)过后重新匹配一次,保证网络的安全。

不过,由于POKT的主网是一条独立的公链,其原生代币资产也建立在独立公链上,用户需要下载Pocket的钱包来使用,不天然支持与其他公链的交互。为了增强资产的可组合型,Pocket Network计划推出ERC20代币wPOKT(Wrapped POKT),接入以太坊生态 Pocket较新颖的设计在于通证经济,下文将详述。

4.2 通证经济

Pocket Network的平台代币为POKT,其作用主要包含:

1)应用开发者质押POKT以获得中继服务。开发者无需额外付费,因为Pocket当前处在通胀中,增发的POKT大部分会分发给提供了服务的节点,开发者所质押的POKT价值会逐渐稀释,通过这样的价值转移来完成支付,避免了频繁的支付交易。开发者质押后可以一直享受中继服务,但是质押1个POKT所对应的中继服务次数是个可调节的参数,如果未来这个参数下降,而开发者还要维持原有的服务量,就需要追加质押,相当于预留了价格调整空间。

2)节点需要至少质押1.5万枚POKT以提供中继服务,作为初期投入资本。如果节点作恶,则其质押的POKT可能会被全部没收。

3)节点通过增发的POKT来获得激励。按照当前的设计,每成功提供一次中继服务,就会铸造0.01枚POKT代币。其中,89%分配给提供了中继服务的节点,作为服务费用;10%分配给DAO;剩余1%分配给验证服务的节点,这主要是用来激励质押量高的节点,只有质押量排名前5,000的中继节点才能成为验证节点,且质押量越大则成为验证节点的机会越大。

Pocket Network初始发售6.5亿枚POKT,未来的通胀或通缩将由Pocket DAO根据业务发展情况来决定。

当前Pocker Network处在通胀机制中,以此来吸引早期用户使用网络,增发的代币量与业务量成正比,即上述所说的每完成一次中继服务会增发0.01枚POCK。随着业务的逐渐增长,通胀会逐渐放缓,未来当业务量开始缩减时,会启动通缩机制,通过销毁应用开发者质押的POKT来平衡代币量。下图是近期通过DAO决议的通货膨胀参数,已经在逐渐降低,以应对不断膨胀的业务量:

来源:官方文档「POKT Inflation」小节

POKT的初始发行量为6.5亿枚,没有规定总量上下限,如前文所述将会由DAO来调整通胀和通缩参数。初始代币分配及解锁安排如下,创始团队、员工、实体公司(PNI)、基金会合计占比超过了50%。

来源:官方文档「FAQ – Pricing & Economics」小节

4.3 运营现状

Pocker Network于2020年7月主网,自去年下半年开始业务量增长迅猛,但是与中心化的Infura/Alchemy相比仍然体量悬殊。

从中继数量来看,在去年Q1、Q2,中继总数约4.5亿左右,平均每天~500万次,Q3翻倍到每天~1,800万次,Q4更是增加到了每天~1.3亿次。在今年1~2月,每日中继数在2.5~3亿次之间浮动,近期回落到2~2.5亿之间。从节点数量来看,近期节点数量已经达到将近3万多。

来源:官方文档,「Welcome」小节

来源:官方博客,Recap #60

相应地,全网发出的激励也非常惊人,截止目前为止合计增发了4.3亿枚POKT,也就是累计中继次数的1%。加上初始发售的6.5亿枚,POKT当前总供给量达到9.8亿枚,上线以来的通货膨胀率~50%。

来源:Token Terminal

虽然增长迅猛,但是相对中心化的竞争对手Infura/Alchemy来说仍然体量悬殊。笔者没有找到两家公司当下的业务量,但是据公开报道,2018年时Infura每日处理的API数量就达到了100亿次,已经是当下Pocket Network的50倍左右。保守假设Infura的业务量与ETH的交易量成正比增长,ETH在2021年时的每日交易量大约为2018年时的2倍左右(如下图),那么其业务量大概已是Pocker Network的100倍左右。

从估值上来看,Pocket Network也与其中心化对手相去甚远,但是按照业务体量折算单价来看,Pocket Network的估值并不低。如前所述当前POKT总发行量约9.8亿,按0.7美元单价,FDV约6.9亿美元。相对地,Alchemy的估值在今年2月达到102亿美元,Infura母公司Consensys在今年3月的最新估值约70亿美元(去年11月仍为32亿美元)。假设Alchemy的API业务量与Infura是同一量级,即Pocket Network的100倍,但其估值只是Pocket Network的15倍左右(虽然Alchemy的估值已经有了惊人的飙升,在去年10月还只是35亿美元)。Pocket Network的估值中,仍然有较多加密世界的溢价。

4.4 团队及融资

CEO兼创始人Michael P O’Rourke毕业于南佛罗里达大学国际事务研究专业。Michael曾担任过多个iOS开发工作,2017年创办Pocket Network。CTO是Luis C. de Leon,毕业于圣多明戈技术学院系统工程专业,辅修信息技术专业,曾在多家公司担任开发岗位,于2018年加入Pocket Network。

据Crunchbase资料显示,Pocket Network前后融资过8轮,但公开的并不多。2019年2月曾融资75万美元,2020年7月由Borderless Capital领投,但无具体数额;2021年4月融资930万美元;2022年1月融资1,000万美元,领投方为Arrington XRP Capital、C2 Ventures、Republic Labs、RockTree Capital。合计公开的融资数额为2,005万美元。

4.5 优势及风险

Pocket Network所处的赛道特征和The Graph类似,API服务和区块链数据索引的赛道潜力,都会随Web3整体增长而增长,不像Chainlink会相对更依赖于Web3中的细分赛道。同时,Pocket Network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网络,可以避免中心化网络的单点风险,符合加密世界的价值观。

但是Pocket Network与其中心化的竞争对手相比,业务体量存在巨大差距,短期难以补上;而且,中心化的公司运营灵活,有成熟的营销策略,如Infura针对不同使用量的用户推出不同的套餐,甚至让低使用量的用户免费享受API服务以扩大用户基础,而Pocket Network目前的服务模式相对单一,完全按量付费,在市场竞争策略上不及对手,要做出改变也非易事。

去中心化的API服务是否是个真命题,Pocket Network能否成为API市场中的主流玩家,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1. 总结
    对比上述三类产品的模式,可以看到几种不同的去中心化中间件的发展路径。

Chainlink的特征在于:1)在市场早期切入,2017年即发币,拥有巨大声望;2)其产品从最开始就实现了去中心化,借此保障链下数据的安全可靠,业务模式稳定;3)业务规模随着主要服务对象Defi的发展而发展,但近期Defi发展速度放缓,Chainlink的业务增长也有一定局限。

The Graph与Chainlink一样在市场早期切入,成为主流玩家,但是The Graph的现状其实更像一个中心化运营的公司,其主要业务都建立在免费的托管服务上,仍在努力将客户迁移至去中心化的网络上。

The Graph是一个从中心化服务往去中心化服务模式过渡的有趣案例,其前后阶段的对比也反映出了两种服务模式的区别:中心化的服务模式,在短时间内提供非常优秀的用户体验,用户接入门槛远远低于去中心化服务。

中心化服务模式提供的优质用户体验,包括接入方便(如The Graph的托管服务支持多条公链,而去中心化服务仅支持以太坊主网)、初期免费等等,可以借此吸引到大批量用户,等建立粘性后再依靠增值服务来收费。而在去中心化的服务模式中,由于服务节点需要激励,用户使用服务就需要向提供服务的对手方支付费用,除非依靠具有资金盘性质的代币增发来吸引早期用户;而且,去中心化的服务网络对于节点的技术要求高,服务升级所涉及的难度也大,较难灵活支持。因此,去中心化用户的接入门槛必然较高。

The Graph前期依靠中心化的免费服务占据了市场,未来的考验在于,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转变为去中心化服务平台。否则,其代币将失去价值,因为代币的使用和托管服务完全无关。

Pocket Network在去中心化的服务模式上和Chainlink类似,一开始就构建了符合加密世界价值观的服务模式。但是,Pocket Network入场晚,和其中心化运营商对手的体量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可以想见,Pocket Network要成为主流会更难。

总结来说,中间件所处的赛道确定性高,其需求会随着Web3的发展而不断增长。但在加密圈中的主流中间件,如The Graph和Pocket Network,其高估值在很大部分上来自于去中心化网络所具有的理想价值,包括网络共有共享、避免单点故障等等。这一逻辑至少已经成就了Defi,满足了成百上千万用户掌握资产所有权的需求,但是这一叙事在中间件领域能否成立,仍然未知。

附录

1)中间件概念及分类:

Deribit:https://medium.com/deribitofficial/infrastructure-lego-the-middleware-thesis-1114eb0421ac

MetisDAO:https://metisdao.medium.com/blockchain-middleware-ccb41ded0fab

Edge & Node:https://edgeandnode.com/blog/defining-the-web3-stack

2)Chainlink:

新版白皮书质押机制:https://blog.chain.link/explicit-staking-in-chainlink-2-0-zh/

3)The Graph:

CEO2021年终总结:https://thegraph.com/blog/year-one-web3-renaissance

4)Pocket Network:

先行研究:https://mp.weixin.qq.com/s/Bdr301a3ev6Lk8t4hqx99w

Infura2018年业务量:https://www.trustnodes.com/2018/07/25/ethereums-node-infrastructure-provider-infura-handling-10-billion-requests-per-day

Subscribe to BlockChainTeahouse
Receive new entries directly to your inbox.
Collectors
View
#1
#2
#3
View collectors
This entry has been permanently stored on-chain and signed by its cre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