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3漫游之尤里卡仙境:预言卷轴
0x83e9
June 13th, 2022

关键词:货币发展史,货币的职能,传统金融体系与DeFi的对比。

🌲黑暗森林

幕色四合,周遭陷入一片死寂。旅馆熙熙攘攘的吵闹声开始变得突兀,一旦静下心来仔细听,便能听到夜色中传来断断续续的叹息声。

“MOMO你睡了吗?”KAKA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睡着了。”MOMO用不假思索的声音回应。
KAKA伸出机械手臂碰了碰MOMO的脖子,冰冷的触感让她不禁发出“嘶——”的声音,MOMO无奈地回过头,“怎么了?”
“你说...我们离开高塔是对的吗?”
“反正我不想继续在软糖工厂打工,过着跟机器人一样的...”话音未落,MOMO便意识到说错话了。
KAKA伸出机械手臂在月光下端详起来,“这只手臂有时候会疼,当时怎么会觉得这样好看呢?”他自言自语道。
“我们去找巨龙吧!”MOMO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她翻身将KAKA的机械手臂按下,见KAKA一脸迷茫,她继续说道:“我们从小在高塔长大,那里的一切熟悉又安全。可是谁知道后来一切都变了,剧场突然倒闭,大家开始变得像机器一样没日没夜地工作,停下来就要被批评,做自己喜欢的事要被批评,不能创造效率要被消灭,最好我们都变成机器人他们才满意!”MOMO忿忿不平地控诉着。
“高塔的生活把我困住了,”KAKA接过话茬,“总感觉...在那里找不到我的位置”。(画外音:循环起creep的歌词“ What the hell am I doin’ here?”。)
兴奋和不安搅动着二人的思绪,他们没有注意到黑暗中传来“骨碌碌”的声响,一团小小的黑影鬼祟地沿着窗台滑走,随即融化在夜色中。

翌日,天光还未亮透MOMO就将KAKA叫醒,她着急去找游吟诗人。
窗外弥漫着厚重的晨雾,旅店的伙计正绕着房间将一扇扇窗户关紧。与昨夜相比大堂显得十分空旷,MOMO环顾四周看到了坐在角落里、正专心擦拭手风琴的游吟诗人。
MOMO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对面,未摆脱睡魔的KAKA也跟了过来。游吟诗人抬头瞥了一眼两人,露出友善的微笑。
“早上好!”MOMO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决意“打断”诗人手头的工作。“我们想去寻找巨龙,您最了解巨龙的故事,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建议?”
诗人停下了手头的活儿,他饶有兴致地看着MOMO,“巨龙的故事我讲了不下千遍,倒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要寻找巨龙。”诗人将手风琴放在一旁继续说:“但故事终归是故事,真的存在巫师Ben吗?真的存在巨龙吗?谁也不知道。”
“那是因为没人求证过呀。”kaka此刻已经清醒过来,眨巴着没有受过伤的那只眼睛。
“哈哈哈哈哈!”诗人发出爽朗的笑声,又急忙解释,“抱歉,并不是在嘲笑你们。你说得没错...或许你们能让传说中的故事‘活’过来。”
诗人思索了一会儿,对他们说:“一直朝北走,穿过黑暗森林,去找镜城的蜘蛛婆婆”。
接着他抱起身旁的手风琴,开始唱起歌:
“当太阳开始褪色时

当月光开始清明时

夕照女巫降临

她的眼睛是一座迷宫花园

无数条路在她眼中铺陈展开

每条路的尽头分岔出新的路

充满美景与怪象

女巫说

凝视我的双眼吧

我们深深地望过去

看到将死之物的虚影

它们疯狂涌入迷宫花园

不知疲倦地唱歌跳舞

仿佛忘记了时间的残酷魔法

仿佛这条路永无尽头”

夕照女巫
夕照女巫

黑暗森林🌲在旅馆的北面,清晨的雾是从黑暗森林吹过来的,太阳和风将浓雾拨散,能隐约看到远处的黑暗森林,呈现出一片浓重到发黑的墨绿色,充满了强势的生命力和压迫感。黑暗森林的另一面就是镜城。

MOMO一路上都在哼着诗人的歌,想起了高塔剧场还没关停时的日子: 她穿着KAKA做的戏服和大伙儿一起演出,台下坐满了观众,恍如隔世。她们在遮天蔽日的森林中走了不知多久,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了,但森林似乎没有尽头。

“KAKA你有听到吗?”森林里游荡着此起彼伏的叹息声,忽远忽近,难以辨别声音的方位。

KAKA点了点头,和MOMO交换了不安的眼神。

“那是叹息树的声音。” 伴随着声音,一团圆滚滚的长鼻小怪物从树上一跃而下。

“你们要去镜城吧?这么走下去是出不了黑暗森林的。我可以给你们当向导,我是长鼻子豆豆。”

“诗人说一直往北走就能穿过黑暗森林,我们没有偏离方向呀。”KAKA不解。

“黑暗森林可比你们想象的要大,一直往北走,需要两天两夜才能走出去。”

“那我们就慢慢走,反正也不赶时间。”MOMO不以为然,长鼻子豆豆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你们知道天黑前没走出森林,会发生什么吗?”

“会发生什么?”KAKA又担忧又好奇。

“入夜后叹息树的根开始活动,它们整夜都在森林里游荡,然后吞掉遇见的活物。”

这番话让两个人都紧张起来,但MOMO还是强装镇定,“我可没听说过这回事儿。”

“黑暗森林的环境会让人意识不到时间的流逝,实际上现在黄昏将至,你们听,叹息声是不是越来越近了?我也要去镜城,碰巧遇上你们,只是出于好心带你们走近道。”

这么一说,两人才惊觉身体已经非常疲倦,只是一路上焦灼的心情让她们顾不上歇息。

KAKA想跟着长鼻子豆豆走近路,但MOMO对小怪物十分戒备,她想起诗人曾交待过要小心那些看上去无害的东西。

叹息声越来越近,头顶上方的枝桠突然开始生长并互相交缠在一起,完全遮蔽了天空。

KAKA和MOMO被这一阵悉簌声吓了一跳,抬头看向疯狂生长的枝桠。长鼻子豆豆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叹息树开始伸懒腰,再不离开就来不及了。至于要不要跟着我走近道,你们自己决定。”说罢,长鼻子豆豆转身一跃跳到树上,往另一个方向行进。

“要跟着它走近道吗?”

“还是继续往北走吧。”MOMO否定了KAKA的提议。

此时恐惧占据了KAKA的内心,他拖动着疲软的双腿,慢慢地走向另一条路。 MOMO见状只能跟上,他对KAKA颇为气恼,一路上都拒绝和他说话。

长鼻子豆豆轻巧地在树与树的枝桠间跳跃,时不时回头查看二人是否跟上。突然KAKA和MOMO一脚踩空掉进陷阱里,长鼻子豆豆倒挂在枝桠上,从陷阱上方探出脑袋,“蠢货!”它得意地揶揄道。周围的树也围了过来,这些树都长着一张忧愁的脸,叹息声在陷阱上方盘旋。

“这样吧,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答对了,我救你们上来。”

“你就是个无耻的骗子!”MOMO一脸鄙夷,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你没机会了”长鼻子豆豆指着MOMO厉声说道,接着它看向KAKA:“机械手,现在你只有一次机会,回答我,什么是软糖?”

KAKA慌乱地看向MOMO,这算什么问题?他在内心犯嘀咕,软糖不就是软糖吗?

“给你3秒时间。”长鼻子豆豆不耐烦起来。

“软糖是…”KAKA脑子一片空白。

“3——2——1,时间到!”长鼻子豆豆粗暴地扯动枝条,叹息树的表情变得痛苦起来,只能按照长鼻子豆豆的指示,伸出藤蔓缠住二人,因为吃不住疼痛,又将二人摔在地上,口袋内的软糖散落一地。

“这个世界上没有骗子,只有笨蛋,给你们好生上了一课,学费我取走了。”长鼻子豆豆冲二人做了个鬼脸,随即消隐在树林中。

待疼痛劲儿过去,叹息树收起了缠住KAKA和MOMO的藤蔓。

镜城🎭

在通往镜城的必经之路上,一片镜子森林坐落于此。每当阳光洒在森林之上都会出现阵阵奇异的光彩,下雨时则会听见从森林深处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神秘的景象吸引了众多冒险者前来一探究竟,但他们大多都迷失在森林之中,一去不返。

二人因为急着赶路误入了这片森林。路上他们发现森林里的树干上全都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镜子碎片,突然树林中出现了一块空地,一块光滑的长方形镜子突兀地立在空地中间。

KAKA好奇地上前查看,大叫道:“MOMO你快来,我看到我身边围绕着好多的人,他们都非常喜欢我设计衣服,还说以后的演出服全部都要我来负责!”

MOMO在镜中看见的则是难以释怀的伤痛:那些人们对于自己的评价、每次在舞台上的失误、自我的厌恶逐一浮现。MOMO太过沉溺在痛苦中,浑然不觉KAKA早被一个又一个的幻象吸引着跑远了。

MOMO在悲伤的旋涡里不断下沉,逃避一次次失败的自己。MOMO眼前出现了父母,老师和朋友们的形象,他们都在指责自己如此软弱不堪。也知道自己应该振作起来,却没有力气挣脱过去的枷锁。当MOMO沉入情绪的水底时,一个熟悉的拥抱温暖了她,接住了坠落的MOMO。耳边的声音轻轻说着:“往前走吧,不要再回头。”。

MOMO奔跑起来,不再回头去看那些灰色的记忆。“MO—MO”,此时远处传来KAKA呼喊自己的声音,MOMO循着声音穿过了迷雾找到了另一头的KAKA。

“MOMO,我终于找到你了!是镜子里的幻觉迷惑了我,当我发现的时候我们已经走散了。”

MOMO同KAKA分享了刚刚的经历,“你知道这个神秘的声音是谁吗?”KAKA问道。

“我相信那个人是我自己。”此时的MOMO看起来比之前更加沉静了。

重新相会的两人趁着月光穿过了树林,面前出现了一家占卜店,店内的人揭开面纱,竟是女巫姚翼。

又见女巫🧙‍♀️

相比于MOMO和KAKA的惊讶,姚翼并无任何吃惊的表情,似乎早已预料到会在这里遇见他们。“进来吧。”姚翼摆摆手。

他们正准备往里走。“哎呀!”KAKA突然大叫一声,用右手捂住了机械臂。

“怎么了?”MOMO两只耳朵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得抖了抖。她转过头,看向KAKA。

“刚刚我想抬手的时候,我的机械臂突然卡了,痛死我了。”KAKA说着想揉一揉自己的机械臂,他的手触碰到的却是冷冰冰的钢铁感。他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揉机械臂没有用,它只需要修理。

“难道是里面哪里生锈了?螺丝钉卡住了?”MOMO用手摸摸下巴,猜测道。

“看来你的灵力正在复苏,那一个瞬间冲破了机械臂中程序的运行。”女巫姚翼看着这一幕,静静开口。

“灵力?”MOMO与KAKA对望一眼,却看到对方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

“来吧。我来告诉你们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姚翼用魔杖轻轻一点,一幅大大的油画自动移开,背后竟然露出一座婉转曲折的木梯。姚翼对他们挥了挥手,“跟我来。”

KAKA忍不住打量了两眼: 这是一幅非常美丽的画,整个画面似乎将自然界中辽阔无垠的海洋蓝与邈远深邃的宇宙蓝都尽数泼洒了上去。线条呈现出螺旋式结构,大海中翻涌的波浪🌊,天空中旋转的星辰🌠,还有天海尽头矗立着的高塔🏰,通通都是由一圈一圈旋转着的线条构成。KAKA心中涌现出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他隐隐感到有什么事即将发生。

当他们穿过油画之后,油画又缓缓合上。

整个楼梯间漂浮着星星点点的萤火虫蓝光,照亮了前行的路。KAKA和MOMO跟随着姚翼,一步一步爬上阶梯。

阶梯尽头是一间小小的阁楼。透过阁楼顶的窗户,能看见星星正闪耀着清透璀璨的光,辽远又神秘。“太美了!我在高塔里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星空!”MOMO忍不住感叹。

姚翼递给他们一人一杯散发着玫瑰花香的热茶,接着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一个水晶球把玩起来,“可惜站在那些星星上望向这里,尤里卡星球的光芒已经非常暗淡了,几乎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KAKA抖了抖头顶尖尖的帽子,MOMO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姚翼继续说道:“原本,尤里卡星球是颗非常轻盈的行星。精灵们用灵力浇灌尤里卡海,尤里卡海洋又影响着尤里卡引力。每天日落的黄昏时分,星球上的引力会变减小三分之二,精灵们可以双脚离地,漂浮在空中,就像鸟一样飞翔。花与树木也会在此时朝着天空伸展开去。远方的人鱼族拍打着鱼尾和蓝鲸在大海里嬉戏歌唱。这是一天中尽情享受与狂欢的时刻,庆祝…”

“人鱼族?”MOMO打断了姚翼的话,迫不及待地问,“大海里有人鱼?听说大海是一片禁地,那里只有黑色的波涛与死亡,会吞噬掉任何靠近的物种。”

姚翼笑了笑,反问:“你去过大海吗?你亲眼见过大海吗?你又是听谁说大海充满了死亡?”

“我我…”MOMO有些瞠目结舌,可又不太服气,“虽然我没亲眼看见,但高塔里的书籍和电影都这么说的,而且人们也都这样认为。”

“高塔管理者可以让你们看到他们想让你们看到的,听到他们想让你们听到的,相信他们想让你们相信的。别忘了,高塔可是有顶尖的过滤装置。”姚翼抿了口热茶,继续道,“说回之前。当每天引力变小时,精灵们就知道这一天的工作结束,玩耍与休息的时间开始了。可是没有想到,后来竟发生了那样的变故…”

“什么变故?!”MOMO和KAKA异口同声。对于这两个从小出生、成长在高塔里,终日都被要求像机器运转一样高效、精密的精灵而言,女巫姚翼描述的生活实在是太美好了。

“让我从软糖讲起吧。你们还记得软糖吗?”姚翼问道。

MOMO和KAKA像泄了气的皮球:“软糖被偷走了。”

“哦?没事。毕竟软糖是人人都追求的东西。”姚翼挥了挥魔杖,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一堆软糖。MOMO和KAKA眼睛都看直了,忍不住站起来张开双臂,想要接住软糖。可当他们身体触碰到软糖的那一瞬间,软糖变成了软软的石头。看着两只精灵失望的样子,姚翼接着说:“这都我变出来的幻相,想让你们感受到软糖本来与石头没有什么不同,当大家为软糖赋予价值之后,软糖才拥有了价值。”KAKA不好意思取下帽子,挠了挠脑袋。MOMO则是习惯性地摸摸下巴,双眼迷茫。姚翼笑了起来:“不用着急,等我给你们讲完软糖的起源之后,你们就明白了。你们可要认真听噢,了解软糖可是找到巨龙的先决条件。”

“曾经,尤里卡星球上并没有软糖(货币)。最初精灵之间的交易为礼物经济。礼物经济遵循自由价值经济模式,交换过程中,参与者没有任何得到价值回报的要求和预期。礼物经济的运行依靠共识,没有明显的“经济”体系特性。在Web 3时代,“礼物经济”有了新的内涵:创作者将自己的特长或爱好输出制作成内容,当用户认为创作者生产的内容有价值时愿意付费支持创作者

再后来精灵们之间都是通过物物交换,来获取自己所需要的物资。以物易物(及后续发展出来的市场经济)通过社会契约来保证参与者得到期望的报酬,遵循价值经济模式。但是常常受到物资种类的限制,需要一般等价物来作为中介。以上交易模式都是非货币交易,交易效率低,从无价值回报预期的礼物经济逐渐发展出价值经济模式。

随着时间的推移,商品货币出现了。首先登场的是金属货币,具有自然稀缺属性,一般由人工制造、易于分割、易存储、相对于物品来说便于携带,但其重量体积仍旧会造成使用者的困扰,还容易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

接着,金属货币开始盛行。数量稀少的金、银和冶炼难度高的铜逐渐成为主要的货币金属。随着科技的发展,复杂而先进的货币制度逐渐建立起来,由统治者铸造的等重、成色统一的硬币慢慢普及。

在金属货币时代,当金和银同为本位货币时,一国要规定金币和银币之间价值比率,并按照这一比率无限制地自由买卖金银。由于金和银本身的价值是变动的,这种金属货币本身价值的变动与两者兑换比率相对保持不变产生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即实际价值高的货币(良币)要被熔化、收藏或输出而退出流通领域,而实际价值低的货币(劣币)反而充斥市场。

再接下来,纸币成为了主流货币。纸币本身无价值,是国家强制规定的价值符号,依靠国家的信用背书,稀缺属性是人为制造的。纸币比金属货币便携但不如数字货币,而且更容易被损毁和造假。纸币的出现为现代金融系统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纸币的使用降低交易成本,促进了贸易和劳动分工。”讲到这里,姚翼顿了顿。

“那后来呢?”MOMO和KAKA异口同声。

“后来,软糖进化成了加密货币的形态。加密货币中最先出现、最广为人知的比特币随着Ben召唤出的巨龙降临于世。比特币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可以在P2P网络上转移。比特币交易由网络节点通过密码学进行验证,并记录在区块链的公共分布式账本中。比特币具有去中心化的特征,它是货币去国家化的产物,是由群体的共识和信心凝聚成的价值符号。比特币挑战了国家货币发行的垄断权,并且比特币是通过虚拟平台自发交易的,无法被监管。比特币网络是点对点的,没有中心节点;比特币分类账是分布式的,没有中心化存储。

比特币的稀缺性是基于技术的稀缺性,其源于数字领域中存在稀缺物品的事实:稀有数字,比特币矿工需要找到稀有数字才能获得奖励。

比特币易分割、易存储、易携带、易支付,它消除了货币物理转移的需要,一切都可以以电子邮件或网页加载的速度发送,从而减少摩擦并使贸易真正全球化。

比特币总量有限,具有抗通胀的特性。比特币的全部供应量约2100万个,有限的总量可以避免恶性通货膨胀的发生。相反,法币的发行可以由其对应的主权国家决定。权威机构可以用很低的成本创造无限多的法定货币。大规模的通胀是一种不公平的财富分配方式,它不可避免地牺牲了穷人的利益,加剧了贫富差距。

但是,比特币币价的波动性很大。其价格由供需决定,没有监管和限制,价格波动性高,不适合执行价值尺度职能。”

“什么是价值尺度职能?软糖还有其他职能吗?”KAKA问道。

“这是个重要的问题,只有了解了软糖的职能,世人才能合理使用它。软糖(货币)共有五大职能。高塔居民将软糖当作一般等价物,使用其为商品和服务定价,这是价值尺度职能

货币是商品交换的媒介,扩大了商品交换的品种、数量和地域范围,从而促进了商品交换的发展,这是其流通手段职能。

货币有时会退出流通领域,作为社会财富的一般代表而被储存起来,这是贮藏手段职能。作为流通手段的货币可以用货币符号来代替。但是在执行贮藏手段的职能时,则必须既是实物货币,又必须是足值的金属货币。因此,金银铸币或金银条块才能行使贮藏职能。货币的贮藏手段起着蓄水池的作用,可以通过行使贮藏职能调节货币流通量

货币在购买商品和服务时会执行支付手段职能,这是你们经常使用的职能。有时,货币执行支付手段可以用货币符号来表示,可以减少流通中所需要的货币量,节省大量现金,促进商品流通的发展。但在另一方面,在赊买赊卖的情况下,许多商品生产者之间都发生了债权债务关系,如果其中有人到期不能支付,就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支付链环节的中断可能引起货币信用危机。此时,货币作为支付手段,进一步扩大了商品经济的矛盾。

除此之外,货币可以在国际贸易中执行一般等价物的职能,此时货币就有了世界货币的职能。”

说完之后,姚翼长长舒了一口气。MOMO和KAKA则仿佛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们为了得到更多的软糖一直乖乖听话,努力干活,从来没有想过软糖究竟是什么,只是觉得只要拥有了更多软糖就可以变得更加快乐,抛去所有烦恼。原来软糖是这样的东西。”

“软糖本身是中性的,没有好坏。在早期,软糖和信用体系的发明让精灵们的生产能力飞速发展,度过了物质匮乏的阶段。软糖能够让精灵们自由交易,拥有更好的交易体验,从而拥有更加快乐富足的感受。但是…”说到这里,姚翼顿了顿,“软糖只是一种价值的载体。精灵们却渐渐把这种物质载体等同于快乐、幸福与富足。于是他们开始疯狂地追逐软糖。到后来,他们甚至觉得引力减弱实在是太糟糕了。因为当引力减少,他们只能漂浮在空中,而不能投入生产,不能赚取更多的软糖。于是有一些精灵想出来了一个办法,修建一座高塔,用稳定罩将引力稳定在恒定数值,并且提供整夜的灯明。这样大家可以不用受引力减弱以及黑夜的的影响,不间断地生产,得到更多的软糖。”

KAKA喃喃道:“原来精灵们以前生活在高塔之外…我还以为精灵族本来就生活在高塔里呢!”

“原本,有些精灵工作累了还会溜出高塔,继续享受美好的黄昏与夜晚。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稳定罩不仅能够稳定引力值,还会影响精灵们的灵力。在高塔里待的时间越长,精灵们的灵力就会越弱。终于有一天,精灵们的灵力弱到无法再浇灌尤里卡海,缺少了灵力灌养的尤里卡海渐渐变得了无生气,蓝色的海水变得漆黑,也无法再影响尤里卡星球的引力。于是海洋里的人鱼族和蓝鲸们离开了这颗星球,去往星辰深处寻找新的家园。而随着尤里卡星球不再有减弱的引力让精灵们漂浮在空中,精灵们也不再走出高塔,他们就一直生活在高塔之中,不断地生产、工作,追逐更多的软糖。”

半晌,空气中一阵寂静。KAKA和MOMO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一直当作家园的高塔实际是被精心打造的一座牢笼,而他们真正的家园是森林、是天空,是海洋,藏在广阔的大自然之中。

“可是,这跟我们寻找巨龙有什么关系呢?”好一会,KAKA打破了沉默与静滞。

“因为,阴阳转化,盛极必衰,高塔不可持久。”姚翼叹了一口气,“事实上,高塔已经开始出现裂痕了。裂痕从软糖开始,会延伸到更多的事物与角落。”

KAKA与MOMO惊恐地对望了一眼。

“不要害怕,高塔倒塌之后是星星。”姚翼的话令人摸不着头脑。她继续说道:“为了将更多的软糖掌握在自己手中,高塔管理者开始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比如恶意操控软糖的发行与流通,随意篡改精灵们的工时,甚至用机械装置替换精灵的身体。”说着,姚翼瞟了一眼KAKA的机械臂,“你们以为机械臂是优秀、被认可的象征,其实机械臂会更深地压抑住精灵的灵力。因为,失去了灵力的精灵会丧失自我意志,最终除了管理者的命令什么也不会做,终生在高塔里工作,为管理者赚取更多的软糖。”

KAKA听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捂住了自己的机械臂。

“目前尚不知道巨龙带来的新世界是否能够成功颠覆传统,但可以肯定,巨龙出渊,一定会加速高塔裂痕的扩大。”姚翼的语气十分坚定,“巨龙的威力最先在金融领域显现,形成了去中心化金融系统(DeFi),挑战着传统的金融系统。现在,你们要睁大眼睛,认真观察它们的区别。”说完,姚翼一挥魔杖,一幅图像漂浮在大家眼前。

传统金融与DeFi对比表
传统金融与DeFi对比表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夜变成了白昼,星辰变成暖暖阳光。MOMO和KAKA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一夜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有太多震撼,就像第一次踏出家门的小孩,发现真实的世界远比想象中要浩瀚深邃,也更加复杂神秘。

姚翼揉了揉眼睛:“好了,我讲完了。我有礼物要送给你们,希望能够帮助到你们的旅途。”说着,她拿出一个精致的小袋子,和两幅卷轴,“这个小袋子里装着一些软糖,数量要比你们被偷走的软糖更多。这两幅卷轴一幅是太傻卷轴,一幅是太真卷轴….”

预言卷轴
预言卷轴

“没人知道哪份卷轴是真的,”女巫接着说,“卷轴一旦打开必须去其指定的地点(不遵从会被诅咒),如果中途决定放弃这份卷轴,选择打开另一份,则该卷轴将自动销毁。”。

KAKA和MOMO决定选择:

1.放弃卷轴回高塔

2.打开太真卷轴

3.打开太傻卷轴

💡如何参与Eureka:

  • Eureka Family将叙事权利交给了读者。每节故事结尾将设置多个结局,拥有领航猫NFT的小伙伴可以在以下频道进行投票。我们将根据投票结果续写故事。

    Discord投票链接https://discord.gg/aRZnbZeCmZ

  • Eureka Family非常想要了解大家关于Web 3最感兴趣的话题及对文章内容的反馈。欢迎在我们的twitter和discord频道留言。我们计划选取最受欢迎的话题,并邀请神秘嘉宾制作成播客(ambitious)。

  • Eureka官方媒体将推出不同的互动栏目,欢迎探索!

🐦Twitter:搜索 Eureka78246449

📘Mirror:https://mirror.xyz/0x83e94066406CE0FB257C41caBE19aC0B5ef0d423

微信公众号:EUREKA尤里卡

本节贡献者:

设计:leahuang#8029 排版:Adria#7080

故事设计: leahuang#8029 Adria#7080 suzy#3394

文字:jing#9529

公众号运营:jing#9529

Arweave TX
UQKIW2RbsLm2gWbOMI2ps0YdZ4wPTfqJpo_j04SL6HI
Ethereum Address
0x83e94066406CE0FB257C41caBE19aC0B5ef0d423
Content Digest
HLHKRTRPGkYy8_T1AoBqHPynyXOXs5pBEDjhPxJ2sx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