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3 漫游之尤里卡仙境:星之泉
0x83e9
August 28th, 2022

前情提要:

KAKA和MOMO在诗人的指引下前往镜城与“蜘蛛婆婆”——女巫姚翼会面,却在黑暗森林被骗走了软糖,而后迷失镜城;二人历经波折,最终顺利抵达女巫所在的占卜店;女巫告诉他们尤里卡星的秘密,并交给他们太傻卷轴与太真卷轴…

女巫的书房

紫藤花架下,KAKA和MOMO对着卷轴犯起了难,他们研究了半天没有发现任何机关,却始终无法用外力打开卷轴。“力士”KAKA使出吃奶的劲儿,卷轴仍旧纹丝不动,MOMO见状赶紧夺过卷轴,“轻一点,可别弄坏它。”

“不愧是太傻卷轴,打都打不开,我们可不就是太傻!”KAKA挤出一张苦瓜脸,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可累坏了。MOMO举起卷轴仔细端详着,一只手摸着下巴,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正当苦恼之际,头顶上方传来“咯咯咯”的笑声,女巫站在二楼的露台上,她用手轻轻捂着嘴,剩余四只手背在身后。KAKA有气无力的看向她,MOMO则有些气恼,女巫什么都知道,却在那儿看笑话!

“用蛮力打不开的,你们先跟我来二楼书房吧,今日有神秘访客。”

书房的门半掩着,KAKA和MOMO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时,门上的画却忽然探出半个身子,伸出双臂一把将二人拥入怀中。

“啊——!”KAKA发出尖叫,MOMO甚至没敢睁眼,脸颊上是轻柔的羽毛触感。

“苍苍,不胡闹了。”

画中人松开了手,端端正正地回到画里,此时KAKA和MOMO才看清楚这张画:画中人长着一张金棕色的脸庞,嘴角两边各点了面靥,方才搂住二人的不是手,而是一对黛绿色和金棕色相间的翅膀,羽翼光洁丰满,此刻乖巧地收拢在身体的两侧。KAKA和MOMO与画中人目光相对,对方的脸庞散发出轻柔的金光,狡黠地冲他们眨了下眼。

KAKA和MOMO也放松了下来,他们开始打量起女巫的书房:

书房呈六边形,拢共有三扇高大的窗户,窗下六株枝叶繁盛的球兰顺着拱形的木架沿窗攀爬,淡粉色的花球乍看之下仿佛巨大的宝石;正对门放置了书桌,堆放着各类散开的文件、一颗水晶球、一只陶瓷手状烛台、看到一半的书、一盏破旧的琉璃灯;书桌这一侧靠墙立着一排因不堪重负而摇摇欲坠的书架。女巫坐在书桌右手边的沙发上,正不紧不慢地泡着茶,树桩被当做茶几使用,高度正正好,使女巫坐着仍旧可以挺直腰板做事;房间中央铺着一块酒红色的方形地毯,它时不时会悬空离地板几厘米,扭动着边角的四个穗,然后轻盈地落下,看上去像在跳舞;门这一侧摆放着一个1.5米高的斗柜,KAKA和MOMO在斗柜前流连,隔着玻璃看里头新奇的玩意儿。

“这是什么?”MOMO注意到到斗柜第二层的一张照片:这是姚翼和另一位精灵的合影。他们身后的建筑MOMO无比熟悉,这不是高塔剧场吗?只是看上去破旧了一些,如今的高塔剧场早已经过几轮翻修,但是剧场的总体结构并没有改变过。

“这照片真叫人怀念。”女巫将熏香点上,自顾自地说:“今夕是何夕?”MOMO等了她片刻,发现姚翼并不打算介绍照片的由来。照片中剧场的墙上挂着巨大的演出海报,演出的剧目是《星之泉》。怎么没听过这出剧呢?剧场年鉴里完全没有记载。

“MOMO快看,好可爱呀!”KAKA指着柜子顶层的猫形玩偶。MOMO应声抬头,发现斗柜顶层被改造成了微缩模型。可以看出这是一间客厅,墙壁刷成了明快的黄色,奶白色的大沙发看上去像云朵一样柔软,壁炉里跳动着火苗,花色各异的猫形玩偶们,他们圆圆的身躯看起来可爱又机敏,有些穿着睡袍、有些戴着机车头盔或是小皇冠,散落在客厅四周,各自在读书发呆或是交谈。KAKA十分入迷,他被“客厅”的vibe吸引了,心情莫名轻盈起来。

“他们是?”KAKA好奇地问女巫。

“他们是领航猫。”

“领航猫?那他们真实存在吗?”

“当然,只要接收到宇宙的信号,他们就会降临。领航猫可是守护天使。”

解密楔形文字板

树桩茶几上的水壶呜呜作响,房间里充满了玫瑰柑橘清爽的香气。女巫打了个响指,微缩模型里的唱片机开始流淌出轻快的音乐。

MOMO抿了口茶,对着“客厅”出了神,她又陷入自己的问号世界:为什么女巫会出现在曾经的高塔剧院?那位精灵又是谁?照片中建筑的样式少说也有几百年了,诗人说的没错,姚翼真不亏是“蜘蛛婆婆”!最重要的是,卷轴到底要怎么打开呢?姚翼总是将话说一半,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和KAKA不会被她坑了吧……

“哈喽!”

一只戴着博士帽的领航猫捧着泥板,从沙发上站起走到玻璃跟前,正向MOMO问好。我没看错吧?!MOMO既惊慌又兴奋,他使劲揉了揉眼,发现那只领航猫还在歪着头看他。“你好呀!”博士猫又开口了。

“你们快来看呀,猫动了!”KAKA指着博士猫惊呼道,转过头却发现KAKA和女巫没有任何反应,仿佛他们看不见自己和博士猫。“力士”KAKA也许是今天开卷轴累到了,此刻正靠在沙发上小憩,女巫则专心地摆弄起水晶球。KAKA这家伙,什么时候都能睡着。

“他们听不到你的声音哦。“博士猫解释道,”我们俩‘自我’中的一部分发生了连接,宇宙便出现了一个临时的异次元空间,现在我们就在这个空间里,只有我们。”博士猫将手贴着玻璃,似乎这样能离MOMO近一点。“好神奇,感觉像在做梦一样!”MOMO惊叹道。“你可以把它当作是宇宙的信号。”博士猫这一句话,让MOMO鬼使神差一般,用指腹隔着玻璃贴上博士猫毛乎乎的爪子。

“我知道你在苦恼怎么打开卷轴。请不要着急,在打开卷轴前,我们需要学习一些必要的知识。”博士猫向MOMO展示了手中的泥板,泥板上有行和列,在每个单元格中,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人绘制了物品类型的图片,并在孔中标出了物品的数量。

  • 💡 “难道这种分类帐语言就是最早的人类书写形式?”MOMO问道。 “原始楔形文字!我们发现了5000 多年前象形文字板!它已经可以实现象形描述每个交易、可以实现增量计算和总计、能够指定授权交易的人员、具备带有圆筒密封的认证方式及时间预约系统的功能。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需要记录的事情越来越多。在大型城市中,使用原始楔形文字将合同写下来可以避免日后可能发生的争执。楔形文字板提供了一种技术信任机制,创造了相对公平和稳定的社会环境,人们可以适应专业化而不必担心因信任问题带来的生存危机。”

    “后来呢?”MOMO露出疑惑的表情。“后来复式记账系统出现了。”博士猫顿了顿“大约 700 年前,一种新的会计方法出现在意大利北部的商人和放债人中。这种新的分类帐技术为其条目提供了逻辑关系。每个项目必须输入两次,一次作为贷方,一次作为借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 Werner Sombart 认为它的传播导致了我们现在所说的“资本主义”:资本的概念正是源于这种看待事物的方式。可以说,在复式记账之前,资本作为一个类别是不存在的。随着复式入账制度从意大利北部蔓延开来,西方世界在经济上重新定位于理性和系统地追求利润。根据复式记账恒等式【所有者权益 = 资产 - 负债】,企业主必须做的是在不增加负债的情况下获得更多资产,即最大化资本。因此,Sombart 认为复式记账法是过渡到私人公司资本最大化即资本主义社会的必要条件。随着复式记账变得无处不在,它为企业、投资者和贷方提供了一种共同语言。来自复式记账系统的财务报表,如资产负债表,成为企业展示其信誉或投资潜力的标准方式。”

    “巨龙体内是复式记账系统吗?”MOMO联想到巨龙一节节的透明躯体。“巨龙体内是14年前刚刚诞生的分布式记账系统。就在14年前,一位名叫“中本聪”的匿名人士发表了一篇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其核心是一种称为“区块链”的新分类账技术。区块链在一个分散的点对点网络上运行,所有参与者就分类账的状态达成共识。这是第一个不属于任何特定个人、团体或政府的工具的分类账。比特币是全世界的去中心化公共账本。
    分布式账本是数字数据库(digital database)的记录,这些记录包含着与该网络参与者相关的信息,例如他们所持有的资产的价值、所有权的细节及交易信息等。在公共分布式账本中,所有参与者都可以查看记录的常见视图。当参与者的信息变更或更新确认后,会同步到网络中每个参与者的账本中。对记录的验证不需要中央权威机构的许可。如果大部分网络参与者同意已验证的更新,更新信息即可添加到总账中。”
    “分布式账本通过网络连接了参与者,这么说我们作为陌生人不需要许可也可以参与分布式网络咯?”MOMO兴奋地提问。“不一定哦。从开放程度来看,分布式网络通常分为以下三类:公有链(Public blockchain)、私有链(Private blockchain)和联盟链(Consortium blockchain)。公有链允许任何人加入。联盟链对特定的组织团体开放,私有链对某个人或实体开放,想要参与私有链和联盟链需获得许可。如果要求更高的速度和更有效的合规监管,那么花费成本在陌生人之间建立信任是不必要的,此时搭建私链更适合。”

    “我悟了,又好像没有......可以详细说说吗?”
    “没问题。公有链是当下最受大家关注的区块链,也是目前应用范围最广的区块链。公有链是开源的,无准入限制,任何人都可以读取信息和写入信息,所以参与者都是记账人,没有所属者。公有链多通过代币机制鼓励参与者竞争记账,一般使用PoW、PoS或DPoS等共识机制,去中心化程度高,能较好地解决信任问题,没有任何人或机构可以控制或者篡改其中数据的读写。但是交易速率慢。公有链具有防审计性优势,一般用于与加密货币相关的场景。对于加密货币来说,公有链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让更多人能够使用这些货币进行购买。例如,比特币区块链就是一个公共网络,交易被分组到的区块并通过了数学验证技术(如加密和哈希)上链。公有链的底层治理是由共识算法处理验证并确认区块是否包含有效的交易信息,经过确认的区块可以添加到现有的区块链中。

    联盟链有准入限制,只有通过审批的参与者才可以写入信息,相关用户可以读取信息。联盟链属于联盟内的各方成员,交易速率较公链有所提升,记账人由联盟协商决定,是否建立激励机制可以选择。联盟链采用分布式一致性算法的共识机制,中心化程度略低,是多中心化网络,效率和成本相比公链有所优化,广泛适用于与产业区块链相关的场景,包括金融、银行、物联网、供应链等行业。
    私有链则有较高的准入限制,只有通过审批的参与者才可以写入信息,定向用户可以读取信息。私有链由特定个体拥有,交易速率较快,记账人由所有者定义,不需要激励机制。在私有链上,因为参与者是预先选定的,并且主要要求是速度或更高有效的监管合规,所以建立信任没有那么重要。例如,一组合同可能不需要在每次交易前互相审查。私链采用分布式一致性算法的共识机制,中心化程最低,但改善了可审计性,多用于内部开发与测试场景。
    无论选择哪种类型的网络,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参与者会对记录进行“点对点”检查,在添加或更改记录之前,需要大多数网络参与者的同意。”

    “知识的厚度真令人疲惫。”MOMO从包里掏出了软糖补充一些能量。“听起来分布式账本将替代过去的复式记账法了,真想马上试一试!”MOMO恢复了能量,又兴致勃勃地听起来。 “先别着急。分布式账本的实际应用效果和理论上会有所不同。在考虑其商业应用时需要先考虑分布式账本相对于传统记账法在需要解决的问题上有哪些显著的优势。对于那些使用传统记账法已经可以足够满足其需求的业务,并不需要改用分布式账本。”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在业务现有的规模情况下复式记账可以满足需求,但一旦规模扩张或者想要实现规模效应时就需要分布式网络的帮助了。”MOMO此时精力充沛,思维飞速旋转。 “有道理。MOMO真是进步神速!不过我还有几点提示要告诉你。在考虑是否要使用分布式账本时要辨别这种想法是否是FOMO(fear of missing out)情绪,不要仅仅因为区块链技术看上去是闪亮的新工具就去使用它。同时,要考虑清楚使用区块链所解决的问题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创业者一厢情愿假想出的需求。最后就是要考虑问题是否涉及足够的复杂性或规模需要使用区块链技术,还是传统方法就可以胜任这项工作,千万不要试图用大锤杀死一只蚂蚁啊。”。

太傻卷轴(智能合约):从“代码即法律”到“法律(规则)即代码”

“接下来我将告诉你什么是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难道我们手中的卷轴就是智能合约?”

“没错,【太真卷轴】和【太傻卷轴】本质上就是两份智能合约,预言已提前写入卷轴,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而这两份卷轴都做了加密处理,我们只知道游戏的结局无法被人为篡改,但结局是好是坏、是否是你们想要的,是一个未知数。”

“那它是代码还是’合约‘?”MOMO有些不解,高塔外的世界总是出现很多他不理解的名词。

“智能合约的故事要从上个时代说起,且听我慢慢道来”

  • 💡 “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和全球互联网为人类表达创造了一个新的环境,人类表达的规则大部分是由代码调节的。就像其他任何技术产物一样,这个代码可能反映了特定群体的利益,互联网平台将他们的价值观嵌入产品中,通过晦涩的代码规则来有效地限制用户的行动。正如 Lessig (1999) 所说,“‘代码就是法律’:代码控制着互联网的架构,并且能够通过技术手段约束个人的行为。”。此时,代码成为了一种监管手段。

    1996年,Nick Szabo在“Smart Contracts: Building Blocks for Digital Markets”这篇文章中提出了“智能合约”的概念。计算机科学家和密码学家设计的新算法使合同数字化变得可能,远比传统合同智能的数字化协议——“智能合约”在人们的期待中应运而生。

    “智能合约是一组以数字形式指定的承诺,包括各方履行这些承诺的协议。”Nick Szabo给出的定义比较抽象。不如把智能合约看作是存储在区块链上的自动售货机,当满足触发条件时,智能合约使用一段自动执行的代码自动履行一方对另一方的义务。智能合约顺利运行的前提条件是有关各方都信任此代码。交易各方可以使用分布式账本基础设施来评估所有权、买方和卖方的真实性。

    目前,智能合约仍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并且正在探索各种可能性,将从‘在合同中使用一段代码纯粹用于在适当的时间进行支付’进化到‘完全用代码编写完整的法律支持的合同’。现存的各类智能合约大多是根据设定场景的 ‘IF-THEN’ 类型的条件响应, 能够满足部分自动化交易和数据处理的需求。未来的智能合约将具备根据不确定场景的‘WHAT-IF’推演、计算实验和一定程度上的自主决策功能, 从而实现‘自动化’合约向‘智能’合约的飞跃。在短期内,‘智能’元素仅限于为在预先约定的时间履行合同提供付款触发。因此,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将‘智能合约’视为自动执行的代码而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合约可能更准确。从‘代码即法律’到‘法律即代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智能合约和传统合约相比有哪些优势呢?”
    “首先,智能合约消除了传统合同关系的模糊性,没有文本歧义,减少了传统法律隐藏的模糊性及灰色地带。其次,通过将法律或合同条款转换为具有执行保证的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将由底层区块链网络自动执行在事实发生之前制定好规则,而不管各方的意愿如何,能够确保减少人为干扰。也就是说智能合约不依赖于任何第三方来操作,不会被任何人控制。最后,智能合约可以降低交易的成本。然而,智能合约并不是完美的,在合约代码化的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新问题,比如,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影响代码的执行使得不合理规定的执行无可挽回;可能会产生与公平和正当程序相关的新问题;随着机器学习的发展,有可能规避代码监管的一些限制。”

也许技术的双面性是无法避免的。技术是人类深思熟虑的成果,而如何权衡技术的利弊并恰当地使用技术是长久以来的难题。”博士猫推了推眼镜,神情有些凝重。

花园凉亭

在谈论完分布式记账和智能合约后,MOMO和博士猫开始聊起了别的话题。正午明亮的光开始褪色,窗边的球兰不知何时亮起了柔和的光,让整个房间覆盖上一层淡淡的橘粉色,时间就这样不经意地流淌着。

他们各自交流了最喜欢的舞台剧。

“流浪艺人”

“星之泉“

两人同时说出自己喜爱的舞台剧,MOMO听到"星之泉”三个字,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你知道星之泉?“还没来得及回答,博士猫似乎感知到了什么,脸上流露出不舍的表情,”时间差不多了,这个临时空间要关闭了。”

“可是我还没听你讲星之泉的故事”MOMO有些着急了,“我们还能见面吗?”

“当然了!”话音刚落,博士猫对他招招手,走回沙发上恢复了原先的姿势。

MOMO的耳朵忽然能听到屋外夏蝉的鸣叫声,这才意识到刚才在”空间“里,自己只能听见博士猫的声音,原子世界的声音都消失了。

“MOMO,你在那儿发什么呆?”KAKA刚睡醒,看见MOMO站在斗柜前,便走向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刚刚见到了我的守护天使”,MOMO的回答让KAKA摸不着头,残留的睡意让他放弃深究。

本在沙发上坐着的女巫观察了一下窗外夕阳的角度,自言自语道“时间差不多了”。随后,她走到门上挂着的画跟前,并示意KAKA和MOMO一起过来。

“苍苍,带我们去星之泉。”

苍苍从画中展开双翼将三人包裹住,KAKA和MOMO不知觉地闭上眼,他们能感受到羽毛柔软的触感,还有潮湿的风。短短几秒后,女巫让他们睁开眼,呈现在KAKA和MOMO眼前的是一眼波光粼粼的泉水,像深蓝色墨水一般深邃静谧。KAKA新奇地走向前,发现闪烁的光芒似乎是星星的碎片,他伸出手握住一小块碎片,手心微微地有些灼热,就在手掌离开水面的一瞬间,星星碎片立刻在空气中消散成粉屑,KAKA有些惊慌,担心自己是不是惹了什么祸。

女巫抽出魔杖,对着泉水点了三下,口中念着咒语“DaraDara Doru”。静谧的泉水霎那间泛起了波纹,一枚星星碎片被无形的力量托举着离开水面,女巫打开手掌,它就这样顺从地飞到女巫的手心里。MOMO看呆了,KAKA猫着腰,对着泉水小声地重复“DaraDara Doru”,泉水像铺展开的丝绸般纹丝不动,MOMO见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KAKA尴尬地回避女巫和MOMO的目光,假装在检查机械臂。

“访客已经到了”女巫先将星星碎片收起,笑盈盈地看着二人。

他们穿过爬满紫藤的长廊来到花园,女巫在拱门前停下,KAKA和MOMO也跟着停下脚步,三个人正好站在竹叶形成的阴影中。花园中间的凉亭有一个忙碌的身影。

她身着靛青色长袍,长袍下摆绣上一圈小巧圆润的珍珠,乌黑的头发低低地挽成燕尾髻,看起来利落又优雅,如星空般深邃迷人。KAKA和MOMO自发地屏住呼吸,看她有条不紊地工作:

她在花园中间的凉亭里放置了一张圆桌当作地球,在凉亭的横梁上挂着一盏水晶灯代表太阳,而后在桌子的一侧,用一个圆形镜子作为月亮。根据天文学原理,她移动着这三个物体,就好像它们是太阳、地球和月亮。待她将观测结果记录在《月食解》后,终于发现了站在阴影下的三人。

“姚翼?”她猜测。

女巫和KAKA、MOMO从阴影中走出来,“不想打扰你工作。你的研究还顺利吗?”

“快结束了!”她晃了晃手上的《月食解》,语气中掩饰不住工作结束后的轻快。

“介绍一下,这位是研究天文学和数学的学者:王贞仪。”

“好厉害!”KAKA和MOMO异口同声,并向贞仪投射火热的崇拜目光,这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她连忙转移话题:“你带他们来找我,应该是有什么要事吧。”

女巫解释道:KAKA和MOMO要开启卷轴之旅,他们需要星星碎片来存储、交易软糖,以及签名。每一枚星星碎片都包含着一对独一无二的密钥对,现在需要贞仪通过密钥对中的公钥计算出这枚星星碎片的地址。

“你们可是游戏的第一位玩家!”贞仪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这下换KAKA和MOMO不好意思了。贞仪将稿纸铺开伏案计算,很快便得出结果,一串地址慢慢显现在星星碎片上。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签名打开卷轴,私钥一定要小心保管,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开启游戏

KAKA和MOMO成功打开了卷轴,只见卷轴上写着:泡泡糖沼泽还是西瓜王国?美景还是怪象?

“美景还是怪象”,MOMO喃喃自语,耳畔响起了诗人的歌声,他下意识地看向女巫,姚翼却似笑非笑,缓缓将面纱放下。MOMO不禁打了个寒颤。

KAKA的机械臂仿佛对“泡泡糖沼泽”有感应一般,一阵阵地发麻,“泡泡糖沼泽,那该是个多么梦幻的地方”,KAKA的声音禁不住颤抖起来。

KAKA和MOMO将怎样选择:

1、拥抱梦幻之地,勇闯泡泡糖沼泽

2、先去西瓜王国治疗KAKA的机械臂

💡如何参与Eureka:

  • Eureka Family将叙事权利交给了读者。每节故事结尾将设置多个结局,拥有领航猫NFT的小伙伴可以在以下频道进行投票。我们将根据投票结果续写故事。

    Discord投票链接https://discord.gg/aRZnbZeCmZ

  • Eureka Family非常想要了解大家关于Web 3最感兴趣的话题及对文章内容的反馈。欢迎在我们的twitter和discord频道留言。我们计划选取最受欢迎的话题,并邀请神秘嘉宾制作成播客(ambitious)。

  • Eureka官方媒体将推出不同的互动栏目,欢迎探索!

🐦Twitter:搜索 Eureka78246449

📘Mirror:

微信公众号:EUREKA尤里卡

本节贡献者:

设计:leahuang#8029

故事设计: leahuang#8029

文字:jing#9529

公众号运营:Luqingcc#3451

Subscribe to Eureka💡
Receive new entries directly to your inbox.
Collectors
View
#1
#2
#3
View collectors
This entry has been permanently stored on-chain and signed by its cre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