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DAO 建立一个海盗电台?
0x932a
February 1st, 2022

HYDAO = 播客 + DAO

海盗电台:嬉皮士前夜,青色组织与合弄制

1966年,彼时的西方世界正在酝酿着一场浪漫而热烈的变革。

在雾气弥漫的大西洋北海上,漂浮着的一艘幽灵般的改装货船,不停地向生活在陆地上的听众们秘密地播放着最流行的摇滚乐,这就是是深受不列颠听众喜爱的摇滚电台的大本营——海盗电台。

很多人曾经在 Richard Curtis 导演的《The Boat that Rocked(海盗电台)》这部电影中,窥见了这些自由浪漫的有趣灵魂,在嬉皮士运动前夜的所作所为。

《海盗电台》电影海报
《海盗电台》电影海报

那艘在北海中游弋的摇滚之船,尽管在电影中以失败的结局告终,但历史上的海盗电台可绝非一家,聪明的早期地下电台的 DJ 们,正是通过“分布式”来逃避英伦当局的审查,并最终促使当局放宽尺度,允许在公立电台播放摇滚乐。

于是,这段历史所启发的思潮,就此徐徐展开——

在之后的1967年,“爱之夏”从美国的西海岸释放出的热潮,席卷了整个美国,被称作“花童”的年轻人反抗着战争和过去的一切建制陈府(The Establishment),并把“爱与和平”的口号扩散到欧洲。

1969年在纽约哈德逊河上游,“白湖”所举办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更是将整个嬉皮士运动推向高潮,这场音乐节被视作人本主义和自由主义在上个世纪所营造出的绝美华彩乐章,直到今天还在为人津津乐道。作为一个史上最大的摇滚音乐节和60年代末期的文化试金石,伍德斯托克和通俗文化在许多方面有所关连。名词“伍德斯托克世代”成了一个常见的词汇。

1967年的“爱之夏”
1967年的“爱之夏”

在那个艺术走向多彩、开放的时代,技术的成长也一日千里。

如果你读一读约翰·马尔可夫(John Markoff)的《睡鼠说:个人电脑之迷幻往事》,以及戴维·凯泽(David Kaiser)的《嬉皮士救了物理学》,你就会知道在计算机领域和自然科学领域的一系列发明、发现,也和这场思潮息息相关 —— 历史也一再证明了,一个自由、开放的环境,更有利于让人们深入探索艺术和技术的可能性,并能让人们发挥出令人惊叹的创造力!

海盗电台正是用当时的技术搭建了一个非中心化的媒体,影片中的电台 DJ 个性迥异,却在听众的耳中同样迷人;他们有个好脾气的总监,但总体说来拥有着共同的理想,有点“扁平化管理”,有点乌托邦,甚至很接近后来被提出的“青色组织”——这是弗雷德里克(Frederic Laloux)在《重塑组织》一书中提出的概念:将组织构建为一个有机的生命系统,一方面能够实现自主管理、灵活进化,驱动真实自我不断地成长;另一方面,又能避免过度讲求感性、多元、感觉行事的弊端,切实提高决策的水平。

“青色组织”的每个人都被一个内在的声音召唤,并根据他们独特的潜力持续做出贡献。

如果说“青色组织”是一种理想化的组织形态,那么合弄制(Holacracy,也译为“全体共治”)则是一套现实的方法论,同时也是青色进化型组织的范式。

这里是一个关于合弄制的视频介绍。简单来说,合弄制是由角色来承担工作的管理系统。 一项工作被看做一个“角色”,同一个人可以选择承担不同角色,和其他人配合完成工作,按照角色分配权力。合弄制被认为是一种“无领导管理方式”,它将公司组织架构去中心化,将由人定义工作角色转变为围绕工作来定义,并且经常更新。

这些生产关系工具和方法论,其实是自工业革命以来对股份制、有限责任公司制度反思的结果,也是个体与公司制度间博弈的又一纳什均衡,甚至不乏实际的证据来证明它也是一种帕累托最优。

而在 DAO 兴起之后,相关的新生基础设施更加完善了这种组织方式,人们在 DAO 中,可以自上而下地建立起组织的规则,同时也可以自下而上地讨论和迭代组织本身,从而更好地构建组织。

DAO 正在成为未来工作的数字原生梦想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正在各个领域将人们重新连结起来。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图片源自 ethereum.org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图片源自 ethereum.org

人们正在以这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汇聚于共识之下 —— 无论身处这颗行星的何处,都能通过 DAO 来实现愿景,达成目标,获得成就。

这是一个在加密主义者们积极探索下,变得越来越强大的领域。

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DAO 的总资产管理规模“从1月份的约3.8亿美元,增加到了9月中旬的约160亿美元的峰值”;“DAO的用户参与度也大幅上升,12月 DAO 成员和代币持有者的总数约为130万,比年初增长了130倍。” —— 来自 DeepDao 的 这篇2021报告 向我们作出年度总结之余,也提出了这样的说法:“DAO 正在成为未来工作的数字原生梦想。

DAO 的生态景观,图片源自 coopahtroopa.mirror.xyz
DAO 的生态景观,图片源自 coopahtroopa.mirror.xyz

与此同时,DAO 的基础设施、工具的陆续上线,也使得建立和运营一个 DAO 变得越来越容易。

在当下的2022年初,任何一个人都能够使用 ColonyNutbox 或者 DAOhaus 创建一个 DAO,通过像 Mirror 等各种协作、讨论和社交媒体工具组织起成员,然后用 Coordinape 这样的里程碑工具等,来实现绩效考评与激励。

DAO 工具,图片源自 1kxnetwork
DAO 工具,图片源自 1kxnetwork

经过讨论与投票等方式不断迭代治理方法,结合合理的通证机制,将使一个 DAO 能够自洽地实现公平分配,并最终实现项目愿景。

一个合理的通证机制是 DAO 不可或缺的,它将保证 DAO 的成员在整个项目的愿景框架下进行积极协作。机制设计理论在经济学的领域里已经有过详细的深度讨论,相关研究曾经在2007年获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作为博弈论的“逆向工程”,它阐明了任何机制的设计要义在于“激励相容”。

而 DAO 对于个人的意义在于,人们可以在当下和未来的各种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的 DAO 中找到自己的位置,通过远程协作来共享 DAO 的收益,你可以随时加入,参与协作、治理,也可以随时退出。DAO 不仅仅是协作工程在组织形式上的一次变革,也将使人类重新思考工作的意义,以及创造的可能性。

中文世界需要一个 Web3 的播客

Web2.0 时代的播客

让我们先来谈论一个属于 Web2.0 时代的话题:播客。

2004年,“Web2.0”和“Podcast”两个概念几乎同时兴起,而播客这种形态的内容,也完美契合了 Web2.0 的特征:由用户产生内容,通过中心化的平台托管和分发内容。

播客相关的技术协议也随着 RSS 的兴起沿用至今。当下的播客主们,仍然可以使用任何一个泛用型播客客户端发布内容,并通过 RSS feed 来同步给订阅用户,这也使得用户可以在不同的应用和设备上播放这些音频内容。

据 Listen Notes 数据,2020年,世界播客总量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 —— 新增了100万档以上的播客节目。目前,161万档以上的播客节目都为英语,是数量排名第二的西班牙语节目的将近五倍。

在美国,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口(1.04亿)会定期收听播客,播客的广告收入已经在2020年达到了8.42亿美元,同比增长19%。而根据IAB的预测,到2023年,美国播客的广告收入会再翻一番,达到22亿美元。

播客的盈利预测,来自 IAB
播客的盈利预测,来自 IAB

然而,中文播客无论从质量、数量还是已经形成的市场规模上,都难以和美国市场相媲美。尽管中文世界有如此庞大的用户规模,但是在播客的商业化之路上,几乎没有成功案例。市场上缺少一个既受大家欢迎、又有完整商业模式的播客,和短视频、直播相比,中文播客从未形成规模化的、全民的影响力。

播客作为一种声音媒介形式,优缺点非常明显——它的制播流程相对简单,可以快速形成内容,从而保证了它的时效性;有自身独特的使用场景,无论是开车通勤还是睡前,都很适合收听;播客伴随性的收听体验,也继承了自1930年以来、一直以无线电广播为主要形式的媒体特征。

但同时,播客的收听场景也限制了进一步的屏上交互,使得广告投放这一主要商业模式,实际上难以通过交互的后端计数来检验成效;制播水平因为门槛降低而整体表现不够专业,体现在质量和效率难以保证上。据台湾相关报道,大多数播客节目更新撑不过6个月、创作者节目平均寿命只有5.8个月。

专业性的匮乏导致播客无法稳定地提供有效信息,其商业价值也必然受到折损;变现能力的探索失败,往往又使得节目制作方难以为继。最终能坚持下来,保证更新频率的播客已经是凤毛麟角,自然也就形成了中文播客市场的头部。

Web3 为中文播客提供了新的机遇

Web3 的概念滥觞于区块链领域,最早是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PolkaDot 的创始人 Gavin Wood 提出。Web3 的核心主张在于使用加密货币、通证经济来实现每一个个体信息和数据的价值,而不再受平台的制约。当下正在被热烈讨论的元宇宙、NFT 和 DAO,都属于 Web3 的范畴。

互联网的代际进化,图片源自 Fabric Ventures
互联网的代际进化,图片源自 Fabric Ventures

在 Web3 这一看上去已经足够宏大的概念中,行业新闻和小道消息,从来都不是通过中心化的信息渠道传播的;一个在 Web3 领域活跃的加密主义者,也早已习惯了通过不同的方式获取信息。以往如同“链闻”这样讨论着 Web3,却架构在 Web2.0 上的媒体,难以在严苛的监管环境中长久立足,而多元、广泛的信息渠道和噪音,又加大了信息处理的难度,考验着内容创作者信息处理的能力。

Web3 上充满了芜杂的信息,少数有能力从中提取到有价值信息的人,往往直接循着信息去追寻入场的先机了。不用博弈论,常识就能告诉我们,发现宝藏的人从来不可能分享关于宝藏的秘密,除非在时效区间内,对这类信息的筛选、加工和分发能带来实际效益。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个在电子邮件时代就流行过的订阅制又复兴起来,成为很多 Web3 从业者的信息源;通过社交媒体群组形成的信息共享机制也普遍存在,甚至具备着 DAO 和合弄制(Holacracy)的雏形。

然而这些内容的分发场景依然停留在屏幕上而不是耳机里,音频化这些内容将可以使 Web3 世界的探索者们,以更轻松的方式、碎片化地获取信息。

在2021年,ClubHouse 和 Twitter Spaces 的兴起就是很好的例子 —— 在这种公共讨论的社交媒体上,任何关于 Web3 的话题,总能够聚集起人气 —— 从来没有哪个领域像 Web3、加密货币一样,同时存在着信息在时空上巨大的不对称、普遍拥有的强烈付费意愿吗,以及庞大并不断增长的用户规模。

然而 ClubHouse 和 Twitter Spaces 只是降低了音频直播与开放音频会议的门槛,信息密度十分有限,相关的付费机制也从未像知识付费产品一样,从一开始就纳入产品规划,因此,依然存在着和播客行业相同的问题。

一个制作精良、信息优质、时效性强的播客才是中文 Web3 世界需要的播客。创建这样的播客,并使用从订阅制到通证质押的不同方式来探索迭代商业模式,在当下已经完全具备了技术和市场基础。

中文世界需要一个 Web3 的播客,它应当存在于 Web3,取材于 Web3,并为 Web3 服务(On Web3, from Web3, for Web3)。它将会验证基于 Web3 的内容组织分发模式,并在价值互联网上实现音频内容的收益。这便是我们发起 HYDAO 的理由。

致敬海盗电台的 HYDAO

好,我们提出了一个关于 Web3 的中文播客设想,也以海盗电台为例,回溯了媒体、时代思潮与组织的进化论,下面我们来说说,为什么要将 DAO 与 Web3 中文播客相结合,以及怎样实现的具体路径。

先来看看不用 DAO 是不是就可以做这件事——

显然,对于一个“格局正好”的播客,满足以周为单位的更新速率,提供基础的信息收集、整理与节目制播、发布,差不多刚好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任务 —— 我们观察今天中文世界的播客就不难发现,很多播客都是单打独斗的独角戏。

但如果在更新速率、节目时长和质量上有更多要求,就需要一个团队、组织来完成。头部的播客正是如此,集结了主播、近似 MCN 的管理模式,往往能够提高播客的品质与输出效率。

而一家专业的广播电台,无论其内容侧重在音乐、城市交通信息还是新闻、财经信息,起码要有二十人以上的人力编制,才能够保证每周7天,每天覆盖直播时段、日常的不间断播出。

分工的细化使得内容的专业输出成为可能,也为不同岗位的人员提供了稳定的薪酬,专业技能与日俱增的职业生涯。

一个不间断播出的专业电台直播间,摄于2006年
一个不间断播出的专业电台直播间,摄于2006年

显然,即便不使用 DAO,一个音频内容的提供者最终无非也只有专业播客和专业电台两个路径可选,也终将面临着今天这两个行业在内容、商业模式上的绕不开的问题:如何持续输出高质量内容,并且成功 Breakeven,形成盈利?

DAO 并非能够解决所有的协作、组织问题。目前的 DAO 往往采用“贡献证明(Proof of Contribution)”来作为激励的依据,但“贡献”的量化标准很难统一,以工作时长来计算固然是个简单的方式,却难以体现出工作的质量。而且,对于各种各样的组织中不同的岗位,也很难使用一个明确的方式来量化工作成效。

明确而可量化,才能使得分配过程可以尽量通过智能合约来自动处理,而避免人为的分配不公,实现“代码即法律”、“代码即正义”的加密朋克主张。

但是播客的制播过程恰恰是可以被量化的,这是播客作为音频内容,和其它属性的媒体根本的差别。

播客的时长、栏目内容的时长都是可以量化的,收听指标也可以量化 —— 我们可以方便地通过观察后台播放数据,来得出我们需要的结论:到底哪个话题更吸引人、哪类资讯更受听众欢迎,应当怎样评价一期节目的成效。这就给选题的采用、与之相关的分配额度提供了依据。同时,无论通过法币还是加密货币来支付订阅费用,其总量也将是明确可观测的。这两点将保证内容与价值联动的过程中分配机制的透明度。

由此可见,DAO 不仅很适用于播客场景,同时,它也为一个 Web3 播客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话题和充分自洽的形式内容逻辑。

HYDAO - A Pirate Radio
HYDAO - A Pirate Radio

HYDAO 不仅仅意味着 Hybrid DAO —— 一个采用混合策略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也含有着如同“Hello world!”般的意味,它好像在说:“Hi,DAO!我们正在身体力行地向这种新型组织形式打招呼,并准备开启一个全新的实验场景!”

(相信读到这里的你,肯定也早就发现了它的谐音也在致敬当年的海盗电台。)

HYDAO 就是将 DAO 运用于一个播客,来组织起成员和社群的力量,来传播 Web3 世界的最新中文资讯的传媒。它既是播客,也是一个形式和内容自洽的 DAO。

HYDAO 如何运作?

MVP:最小可实现产品

既然 HYDAO 的宗旨是传播 Web3 世界的最新中文资讯,那它从一开始的 MVP 阶段就应当具备这几项基础功能和基本标准:

  • 一档免费的、定期更新的播客节目。
  • 直播可以在 Twitter Space、Clubhouse 上进行。
  • 录播可以选择 Apple Podcast 或 Spotify。
  • 节目中应当包含不同的栏目,以提供不同侧重领域和形式的音频内容。
  • 栏目应当有注重时效的资讯类内容,也有深度一些的行业报告类的权威解读。
  • 应当一开始就检验节目的流量质量,并指导制定内容策略。
  • 内容方面,应包括信息采集、前期编辑、录制、后期剪辑、上传播出等职能。
  • 运营方面,应包括通证机制设计、DAO 规则制定及迭代、数据分析及平面设计、市场和组织管理、协调等职能。

基于第一性原理的通证机制设计

第一性原理指的是,回归事物最基本的条件,将其拆分成各要素进行解构分析,从而找到实现目标最优路径的方法。

对于 DAO 的通证设计而言,其第一性原理可以基于宏观盈利总和与通证分配比例两点进行分析。显然无论通证具有怎样的总量、深度、如何流动,其总价值一定和项目整体盈利相关。而整体盈利正相关于付费订阅数乘以时长,即总体流量和付费转化率。

通证的价值不仅体现在治理权利上,也构成分配利润的标准,并且正相关于节目的流量与转化率。一个质量更好的节目,当然可以获得更多关注,并更容易促成核心用户的付费转化。

通证总体价值与法币营收、节目质量及制播效率之间达成激励相容是一个有解、可解的过程。通过 DAO 最擅长的社区投票等治理方式,可以不断优化这个存在的解,达成更公平的分配。

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定期释放通证,基于贡献证明分发给参与节目制作和组织建设的 DAO 成员,并使用订阅收取的费用为通证提供流动性。

当然,这个过程的详细设置,离不开早期 HYDAO 成员的思考、讨论与实践迭代。

像一个真正的媒体一样去输出内容

精益创业理论告诉我们,一个真正的产品,应当对应着一个适应的市场(PMF),来获取用户和达成关键运营指标,实现盈利。这对于任何一个经历过产品过程的创业者而言,并不难理解,也有其固定的经验和方法论。

但一个真正的媒体,要达到专业的程度,获得行业的信誉和品牌价值,则需要满足更高的要求。如果只是泛泛地讨论随处可见的现象,输出中庸的观点,是不足以让行业人士认可的,而任何报道的失误、时效性的下降,都会折损媒体的品牌和信誉。

这不仅对于内容的选材、制播和推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输出效率也意味着更高的标准 —— 同样更新频率的前提下,更优质的内容则意味着更高的付费转化率;同样质量的前提下,一个日播的节目一定比周播的节目更容易崭露头角、更快地被更多人发现。

与《海盗电台》相比,HYDAO 的制播模式更像另一部剧集——《新闻编辑室》
与《海盗电台》相比,HYDAO 的制播模式更像另一部剧集——《新闻编辑室》

保证更新频率和内容质量,将是以 DAO 聚集起共识成员之后最大的挑战 —— 如何通过 DAO 来培养出能够和专业媒体从业者相媲美的社区成员能力,才是保证 HYDAO 得以发展的终极潜质。对于个体成员而言,这在投机气氛浓烈的 Web3 世界里是一个考验,不过也终将会给 HYDAO 未来成员中的长期主义者以丰厚的回报:掌握传媒行业的技能,形成强大的信息收集、输出能力,最重要的是,这些能力和回报是以 DAO 为方式来实现的。

HYDAO 当下的进展、创始团队和进一步的人力需求

在过去的两周,HYDAO 已经开始了最初的一些准备工作。在您读到这篇文章时,我们已经做了这些事:

  • 进行关于 HYDAO 的初步的讨论和市场调研。
  • 建立了 Mirror、Notion 和 Telegram 内部讨论群,我们将逐步开放权限给未来的社区成员。
  • 探索了 DAO 工具的使用方式,和相关领域的创业者建立联系。
  • 开通了 Twitter 社交媒体账号
  • 购买注册了 ENS 域名:HYDAO.ETH。
  • 绘制设计了静态和动态 LOGO,建立基本的视觉规范。
  • 汇总了一些 Web3 资讯的中英文信息源。
  • 与中文泛用型播客平台联系并初步确定了合作伙伴与合作意向。
  • 音频制作相关的软硬件已经就绪。
  • 探索了音频直播的方案并测试了相关的应用和音频硬件。

HYDAO 创始团队成员构成广泛多元,拥有资深的职业生涯。

HYDAO 的创始团队中有来自广播传媒行业的主持人,曾任头部交易所的 CTO,前谷歌工程师,来自英国的曾经在交易所担任 CMO 的中国通,DAO 的实践者和创立者,DAO 工具的开发者,区块链从业者和初识 Web3 的新人 —— 我们身居不止一处,因为对技术的热情汇聚于此, 建立起 HYDAO,希望 HYDAO 可以如同当年的海盗电台一样,在未来思潮兴起之前,就通过自洽的实践来预先展开行动。

我们需要更多的力量加持,而这篇文章也意味着 HYDAO 的社区招纳已经正式开启。

HYDAO 目前需要的职能包括但不仅限于——

  • 记者:收集或提供 Web3 相关的资讯,无论广度深度。
  • 编译:将英文材料编译为中文材料。
  • 文字编辑:对资讯进行选题策划,并输出文案。
  • 运营:在社交媒体和播客平台优化获客和转化路径,实现增长。
  • 设计:从音频到视觉,都需要更有创意的设计。

如果通过这篇文章已经初步了解了我们的愿景和路线,欢迎随时和我们通过 Telegram 联系。

希望你在参与和构建 HYDAO 的过程中,也使你的才能得到发挥,并通过获得公平、合理的回报,来实现“未来工作的数字原生梦想”的同时,完成播客 DAO 的实践!

让我们一同建立最专业、最及时的 Web3 中文播客 —— HYDAO!

HYDAO.ETH
HYDAO.ETH
Subscribe to HYDAO
Receive new entries directly to your inbox.
Collectors
View
#1
#2
#3
View collectors
This entry has been permanently stored on-chain and signed by its cre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