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raised
undefined ETH
Collectors
undefined
first collector
top collector
latest collector
炉边谈话8 :Cosmos的OG节点故事和区块生产的治理议题
0xf1E2
April 15th, 2022

嘉宾自我介绍

Billy - Cosmos Hub :Cosmos Hub的验证节点团队也非常感兴趣在参与我们每周的炉边谈话。同时,我们认为今天听众主要想听的话题是自从Cosmos Hub主网上线后验证节点相关的业务发展以及变迁。大概从2019年开始到现在,每一个听众都想了解的区块生成的验证节点的一些历史,同时也讨论最近的一个治理提案:全网节点集合数目是否增加以及成为节点的相关门槛。下面是今天的几位嘉宾自我介绍。

Cryptocito | YouTuber @Cryptocito:过去的几周全网有一些重大进展。有些最近的故事你可以分享?或者有一些你不能预见的挑战。

Billy - Cosmos Hub :好的,现在已经到了第一季度末尾。你知道正在进行的Theta版本升级要发布了,我们正在等全网投票结果然后更新区块高度升级。这周我们也在规划第二季度的工作,有一些团队成员来到柏林聚会一起讨论第二季度的Rhi升级。这个进展特别重大,想让大家知道其中的一些细节。

Brian Crain -  @crainbf :我们的名字教Brian Crain.我刚进这个twitter space.我第一次参加这个Podcast是在很多年前了。大约在2017年我只有20岁的时候,当时Jay和Buky一起主持,空间里加我只有5个人。那时我是Tendermint的CEO. 当时Cosmos正在开始募资,同时我也是在Tendermint工作的第一年。我们当时成长很显著,也招聘了不少人才。从那时开始到现在我们始终在POS行业探索前进。就像白皮书里面介绍的整个网络验证节点,我们就承担了这个重要角色。当时网络最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节点,当时来说是个很抽象模糊的事物。Tendermint公司后来管理比较混乱,在公司里很难有产出,所以我和我的合伙人一起决定重新成立了一家公司。公司业务主要聚焦在POS节点和资产质押。我们幸运的成为了Cosmos Hub主网启动的OG验证节点。大约两年前,我加入了Interchain基金会.同时我成为了基金会的Board委员会成员.从那时候起我们一直在全力帮助Cosmos生态发展。

Dimi@dimiandre:谢谢你Billy.我是Jimmy.我来自Stakefish,是一门协议专家。我们一直在Cosmos Hub上运行节点。从最早Hub主网开始启动之后,我们一直在参与生态的Stakedrop,所以生态一些最有前景的项目我都参与他们节点了。同时,我们也一直在试图参与整个生态网络的建设。

Cryptocito | YouTuber @Cryptocito:非常棒兄弟,我们知道Jimmy做了一些超出他在Stakefish本质工作的事情。比如他深度参与了Juno和其它生态项目。比如Figment也是做了很多其它生态项目。下面请Figment的Gavin介绍自己。

Gavin Birch@Ether_Gavin:诚然,Cosmos是我们的家园所以我们今天才在一起畅聊。我刚发了twitter,真的非常棒。在2019年四月的时候Brain启发我写了第一篇博客。这篇文章引起了Figment注意,这就是我从Figment开始职业生涯的原因。

Brain@crainbf:非常棒的文章文章主题是质押的供应方。Cosmos Hub主网发布的时候你和CoinFund做了个panel,包括Adrian Brink,Alex Ericson.还有其他人一起也参加了。Jake主持那个panel,我们一起做了个高质量的讨论。我在那个时候学习了质押。时我还写了一些列相关文章不断记录我的想法。不管怎样那些博客吸引了Figment的注意然后当天就给我发了offer,到现在刚好差不多三年了。Figment最先开始做节点的项目有三个:Iris(Cosmos Hub的姐妹链),Cosmos Hub,还有Tezos.之后逐渐扩展到就很多POS网络。我还记得我当时刚加入Figment的时候,团队想让我多聚焦在Tezos.但是我个人比较倾向Cosmos,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上面。现在看来当时是多么重要都选择,而且一路走来这是一段非常棒的经历。最开始的时候我做了很多链上治理的工作。所以我对链上治理有了很好的认知,无论是对于Cosmos Hub的发展还是其生态的各种独立网络都有了很大的帮助。

Billy - Cosmos Hub : 非常喜欢你们讲OG节点的早期故事。接下来是来自OG节点Cephalopod的Mircea来介绍自己。

Mircea@OGmircea :你好,我的名字叫Mircea.在2018年的时候加入Cephalopod的技术团队,并有幸成为Cosmos Hub的OG节点,当时协助Hub主网发布测试。这是一段美妙的经历,同时我也参与了其它POS网络。我们在去年开始成为IBC的中继节点,目前全网几条最繁忙的IBC通道都非常信赖我们的验证服务,我们成为了中继节点先行者。同时我们也会积极参与生态的其它POS网络,期望有更多的来自Cephalopod的服务和产品来帮助生态一起成长。很期待今天接下来的讨论。

Billy@Cosmos Hub : 是的,你今天开始参与讨论讲的内容有很大不同,很期待。想象你们已经是最大生态节点服务之一,在中继节点服务和生态社区承担这样重要的角色。你们是IBC大家庭的骨干力量。

Mircea@OGmircea:是的,当然。当Cephalopod刚开始启动质押服务时候,我个人没有参与质押;但是当我真正理解他们的质押服务如何工作的时候,才明白是质押者通过电脑桌面应用操作把自己的资产和其它质押者的聚合在一起。当时团队成员比较忙,想做POS网络验证节点的想法也是因为一时冲动;你明白的,当我们在开发软件产品测试的时候,突然有同事提出想法觉得我们自己应该测试下POS网络验证节点。然后我们把服务器集群搭建在一起,业务逻辑软件和节点服务部署在同一个服务器集群,然后一直以来没有错过每一个区块产生。

接下来我们团队又迁移到了数据中心,直到今日我们还运行在这些云服务上。目前我们有很大的数据运算中心。我们成功的运维着中继节点,这是个正确的业务决策。运营这种商业软件,我认为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业务规模和期望。Cephalopod刚开始上线节点质押服务时候,都没有质押者,我们也没有做市场营销,都是团队成员用自己的资产在上面质押,通过这种测试来证明我们的服务安全。

随着我们产品的配置升级,服务质量得到很大提升,我们开始做了市场营销开始吸引质押者,扩大我们的业务规模,并告诉他们有更多的服务。

Cosmos Hub@cosmoshub: 目前为止服务的网络数目增加了多少?从Cosmos Hub到今天为止共服务多少POS网络?

Mircea@OGmircea :严格来说,我们非常保守。我们本来不想加入更多网络,除非我们选择的网络我们必须要附加做一些帮助他们生态建设,比如教育如何部署质押节点和中继节点,如何debug网络日志,为网络做更多事情这样才更好。所以目前为止我们总共才服务9条网络。我知道有很多其它网络,我们也在规划之中。

Cosmos Hub@cosmoshub : 我喜欢这样负责任的节点。

Mircea@OGmircea :是的。

Cosmos Hub@cosmoshub:Gavin你可以开始分享。Figment今天服务的网络有多少?或者更具体的问题,Figment如何开始启动不同网络节点的?以及今天的节点服务和最早期相比有哪些变化?

Gavin Birch@Ether_Gavin:当然,好的;我加入Figment的时候,只有一条网络Cosmos Hub;同时我们当时也在测试Game of Stakers以及其它节点,当时Simon负责Tezos,还有Iris网络在Cosmos Hub之前启动了吗?

Cosmos Hub@cosmoshub : 是的,你说得对。

Gavin@Ether_Gavi  : 好的;两位创始人Matt和Lauren在创立Figment的时候是一个全新的业务,和之前的创业经历完全不一样。之前他们做了一些互联网基础设施扩展的产品所以他们在服务器运维方面有很专业的背景。同时他们引进了一位合伙人Adrew Cronk加入。我认为Adrew最初的想法Figment应该叫Figment Capital.当时他们运营了POW矿工节点,但是觉得其效率比较低下,所以想扩展POW就自然转入POS节点业务。他们认为未来是PO网络的天下,这在当时是比较有前瞻性的。

我是Figemt的第一为员工,他们在Twiter上找到了我。当时我刚刚发表了那篇博客,文章内容纪录了质押资产的供应方和其它一些网友的想法。几位创始人已经把公司战略转向了POS节点服务,所以他们想招募一位在POS网络社区搜集整理各种想法。输出相关内容是比较前瞻的一种方式。到现在为止我们总共服务40 个POS网络。我们已经扩张到POS核心业务以外的领域。我们重点参与像API服务领域也被称为数据枢纽的RPC服务,目前我们是The Graph的核心开发者之一。我们的业务曾经是中心化的数据服务商,后来扩展到POS在网络节点服务,现在我们更想成为去中心化的数据服务商。这是我们参与The Graph项目的原因。Figment还有其它一些非常棒的业务也在成长。我是公司的第一为员工,到现在已经有150位员工了。我亲自经历了这三年惊奇美妙的历程。

三年前Cosmos Hub主网发布前后的故事

Cryptocito | YouTuber  @Cryptocito: 非常棒的分享,刚刚各位嘉宾提到了Iris网络,这是一条神秘的网络,很多朋友并不真正了解它。它是Cosmos生态的一条OG网络,主网在Cosmos Hub之前发布。它是第一个接受IBC转账的网络,我想今天参与这个网络的朋友简单分享下Iris网络。

Cosmos Hub@cosmoshub:是的,我直到Iris网络的一些历史。我想问问Brian,你在Tendermint的是,Iris网络和你们一起工作的内容?

Brian Fabian Crain@crainbf : 我的观点是Iris网络的历史有几个额外的基本叙事:Iirs更像Cosmos Hub的先行实验网络 ;我知道有一个Tendermint的同事Jimmy Yang之前指出了这一点。后来他加入了Osmosis,他和中国社区有很多联络,知道Iris的发展情况。有一个观点是Iris将成为为China Hub。不同文化背景的地理区域的Hub叙事,Iris开启了这个方向。他们目前的业务是为中国政府做一些区块链产品比如合规方面的。我目前还不知道他们最近的发展。

Cosmos Hub@cosmoshub:是的,我之前告知了Jeffery.我希望他们分享关于Iris网络的发展。他目前是Iris网络的重要贡献者而且也为中国政府做一些区块链方面的工作。Iris网络目前有一个非常大工程团队,帮助中国政府开发基于Cosmos SDK和其它模块的链,这些链被政府合规监管。同时他们培训了一些区块链人才和相关技术。你刚说的对,Cosmos生态系统不会只有一个Hub.在整个IBC网络拓扑结构中,用户和开发者有多种选择和多种路径。这就像Iris和Cosmos Hub的叙事,他们开发相似网络既竞争又合作,满足不同类型用户的选择和目标。正如你讲的,Iris正是China Hub的地位。

Cryptocito | YouTuber :atom:@Cryptocito :但是使用区块链来做合规业务,可能是一个错误方向,这个需要深入探讨。我们今天就不展开,下面请Dimi介绍下Stakefish的发展历程。

Dimi @dimiandre :当然,好的;在Cosmos发展非常早期Stakefish就参与进来了。是的,与其它节点服务商这里又许多不同点。最显著的点是我们参与Cosmos社区的拓展,Interchain基金会的发展。如今有许多Comsos生态独立网络上线但是很多人都接触不到,我们必须得做很多尽职调查,尽可能获取更多信息来选择我们支持的网络。因为我们只服务那些我们对其有贡献的网络。我们给总是给他们贡献,这样我们才能迅速决策选择哪一个网络。我认为这是我们最大的不同指出。另外还有一些我们的节点基础设施不同,例如配置和更多的一些标准。此外,现在我们看到更加去中心化的治理,基本上来说题案投票更像一个团队在作战。来自社区的加入和团队一起来帮助网络更去中心化的发展。我们喜欢自己提交社区提案。

Cosmos Hub@cosmoshub:你们团队渐清晰起来。现在Cosmos生态网络的资产庞大,但在最开始的确不清楚。

Cosmos Hub@cosmoshub :是的。

Brian Fabian Crain@crainbf:测试网发布然后Cosmos生态剩余项目的Stakedrop游戏,吸引了大量节点参与,后来Tedermint团队很清晰认为网络不会缺乏优质的验证节点。

Cosmos Hub@cosmoshub : 你在当时团队那个时候做了正确的产出,然后Hub主网发布之后你离开团队; Hi Mircea,你当时和我一起留下来了。你后来在SRE和DevOps团队,对吧?

Mircea@OGmircea :是的,基本上在底层架构部门。

Cosmos Hub的节点集合扩大治理提案

Cosmos Hub@cosmoshub : 是的,你到处帮忙,有很多顶白帽子;我们那时还认为之后有没有足够员工参与这些开发维护工作。你知道全网节点不一定全部参与在工作维护网络。我们之前有一次成功的验证节点数量增加。我很好奇地想问你,你知道有多少节点是在正确的验证网络出块。这有点像把双刃剑:从技术角度来讲,验证节点一直投票反对自己的利益,来分享区块奖励收益给新加入的节点,从长远来看网络更加去中心化。所以我想问的是验证节点数目多少合适?需要再扩大吗?节点门槛要多高。

Mircea@OGmircea :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首先来讲,他是一个技术问题,更多的节点数目意味着更慢的出块时间,特别是在节点地理位置多样化的时候。

尽管你知道每个人都运行在Hetzner或其它地方,所以本身不存在中心化问题。另外一个是之前Brian提到的:运行节点的复杂性越来越高。你知道,创建节点,创建公钥,并绑定一些代币最后启动验证节点。节点一旦启动,复杂性问题就显现出来,而且会被监控。保持节点正常运转,需要每时每刻监控版本升级。作为一个对生态网络有贡献的节点,我很自豪是,两到三个运维工程师一直监控着节点运行情况。

加入验证节点集合,作为排名25%底部的验证节点是值得的,除非他们真地耗费大量资源来投入其中。刚开始很可能是不盈利的,而且很难获取到质押者来质押资产。甚者节点集合扩张之后,这些底部的25,30到40个节点,他们的投票权重一直变化,相互竞争激烈,有些进来集合,有些淘汰出局。因为他们总是需要更多资产质押来维持这个位置,或者自己去买更多资产来维持。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更加去中心化的集合会对整个网络更好。所有的Cosmos生态的网络都是相似,我们现在只有9条网络。当然有Stakefish有30多条条网络;Figment在更多样性的网络运行节点。所以很高兴看到一些新鲜血液加入验证节点大家庭,但是我不知道在一个网络中增加验证节点带来多少好处,而现在整个生态有40+条不同Cosmos区域链以及更多的验证节点。

这里有去中心化的叙事也有专业节点方面的叙事;我们知道Eth 2.0和Avalanche有成千上万个节点。这么多节点很难要求他们认真负责运行好节点这个工作。让这么多人运行一个负责的网络,这也会让网络更加脆弱。我的观点是,现在进入前150名的活跃节点集合门槛非常高。但是总有那么一批人在等待加入这个集合,尽管他们总是竞争失败,如果他们没有进入这个集合,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浪费钱,没有任何出块奖励,所以在那里质押指出太多并不是聪明策略,否则一夜之间可以把门槛降到9个Atom

我很好奇的想问Gavin,你有一个很大的团队。你刚提到有150人,你目前有多大?自从2019年到现在你们总共服务来多少网络?

@dimiandre:我们现在大概有35到40人团队规模;在刚开始时候团队少于20人,10到15人左右。现在我们总共服务25条POS网络。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才有5条网络做验证节点。

Cosmos Hub@cosmoshub:Brain,请你也分享下Chorus One从开始到现在的发展情况,你们好像也收购一家节点服务公司,是吗?

Brian Fabian Crain@crainbf: 是的。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团队想理解节点服务的工作原理。因为我们没有任何服务器运维的经验。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对于我们,服务器宕机,灰色bug这些对我们来说压力很大。可以想象当时我们起步是多么艰难,到现在我们40人团队,30条不同网络,大约35亿美金资产。我们的客户大约3万多个账号。这些不同账户能映射到许多知名的Cosmos项目。但是你知道还有其它一些POS网络Solana,Difinity等等。对普通用户来说资产多样性特征以开始就存在了,早期的用户大多数是参与Atom代币销售的投资人,有很多加密基金的托管方式是不同的。一个大趋势是更多的传统金融机构也开始投资托管加密资,这种巨大的多样性就是不同投资人用户会给你很多不同讯息。但我们只要专注于Enoma;另外一个发展是质押资产流动性,对的。我们团队很早就开始研究Cosmos这块领域,目前Sonala和Ethereum 2.0已经上线这种质押流动性产品。另外我们和Quicksilver团队合作在开发Cosmos生态的质押流动性产品,马上就会上线。质押资产流动性产品是POS产业领域抽象出来的一种解决方案,已经迅速发展成一个巨大的细分领域。

另外对于我来讲,质押节点服务的可扩展性和复杂性问题凸显。一开始让所有不同网络都运行在一起,随着不同网络版本升级会让复杂性几个数量级增长。这就像两个人都使用用一个网络,或者同时使用多种网络。之后团队不得不开发很多系统软件和教程解决这种问题,比如最近一年上线的IBC 跨链交互,我认为验证一个网络节点的复杂性急速增加。因为验证节点每时每刻保护真实用户和真实经济活动大规模发生,因为人们真的开始大规模使用这些网络,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旅程。

Cosmos Hub@cosmos hub:回到最开始,我们想法很单纯;Cosmos白皮书上的想法一点一点被实现和验证,就想团队刚开始担心没有足够量的节点验证。因为不能总是Tendermint的团队成员运维节点服务,这样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团队利益分配问题。的确有tendermint早期团队出现这样的问题,是这样的吧?

Brian Fabian Crain@crainbf:的确是这样;当时团队并没有足够清晰的思路和战略,所以我就退出了;之后Cosmos Hub主网上线并发布了一些列软件,路线逐觉得增加集合数目能增加网络去中心化吗?你这是怎么看怎么集合的节点数目的?以及增加了运维的复杂性你怎么看?

Gavin Birch@Ether_Gavin:首先我们是很乐意见到活跃节点的增加,这里有几个理由。像我们Figmetn这么大规模的运维团队需要关注的点很多,比如我们想象中的Web3是什么样子,吸引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更有价值。我们认为Cosmos Hub的品牌是最重要的,这可能是我们做运维节点最大的兴趣之一,品牌一旦建立起来而且很难被复制。因此我们Figment团队很小心地注意我们的名声,当你有很多事情需要关注的时候你很难开发其它产品业务线,所以我们很乐意看到小型节点服务商进入行业。

对于节点运营商是否存在验证集合中是具有争议的。如果你不在活跃验证集合中,任何委托资产给你的用户将没有收益;一旦你被提出验证集合,那么你节点上委托资产的验证者投票治理都作废。从另外一面来说来,所以我们在节点频道讨论了关于节点集合扩大的实质意义。我认为真正的异议是节点扩大后在出块方面有问题,比如出块时间增加了多少?

我现在要说好的方面了,引进新的Stakeholders真的好棒。Cosmos这个生态系统很大程度上建立在激励机制基础之上。大家一起玩这个激励游戏,然后网络朝大家希望的方向去发展。但是发现其它网络有更大的激励措施,如果你没有深入到Cosmos网络发展之中,那么都会迁移到激励更大的网络上。在一个网络中运行一个节点应该扎根投入到网络的生态发展之中,这个时候新的或者多样化的Stakeholders加入非常具有吸引力,因为我们获得一种独特视角,更多的参与方进来给网络贡献力量。嵌入到一个生态系统不仅仅只是运维一个节点,而且需要多种方式给生态系统作贡献,开发者是我们目前看到最普遍的方式,还有很多其它方式。

Cryptocito | YouTuber @Cryptocito::是的,我也认为这样。几周前我刚刚和Zaki,Jack他们讨论这个议题。当时是Atom Splitting的直播,可能目前只有几百到1000个运维节点基础设施的公司,这个h行业规模还很小。所以我很喜欢教育听众去实践,我个人运维着节点,很幸运的是我有一个团队棒我处理棘手的事情。我知道有很多个人也在运维着节点,像Dimi这样在Osmosis,Juno还有Terra网络上运维节点。还有Coney Daddy,也在吧?他也运维着一个节点。所以我相信会有更多人进来这个staking行业.随着时间发展网络会变得越来越去中心化,资产也会稀释。Jimmy,你有什么想法关于验证集合的扩张以及我们讨论的话题?

dimi :llama:@dimiandre:是的,我同意Gavin说的和喜欢的。我真的不太担心不专业的节点团队加入,只要他们没有太多资产真的不会上伤害网络生态系统。甚者当他们更不上质押者节奏以及遇到技术问题,他们会自然被淘汰退出节点集合。我不认为节点集合扩大有风险,如果节点能造成Masaba,我们应该增加节点集合。之前每次进入节点的准入门槛太高,只要不影响网络的稳定性,降低门槛何妨?

Cosmos Hub@cosmoshub:你觉得现在准入门槛太高?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前150名的节点需要至少200玩美金的质押资产;如果门槛太高的化,你认为多少范围合适?

Dimi @dimiandre:是的,太高了;我认为5万美金是比较合适的,我知道很多在意大利的创业公司很想进入,他们想为生态提供技术服务,所以想成为节点被社区认识;除非他们有足够的Atom资产,否则很难进入Cosmos生态。我本人赞成这个提案,我认为我我们每个人有应该有机会进入Cosmos生态成为节点,然后为生态作贡献,通过社区治理和技术考核来制定淘汰机制。我认为我们对验证节点更挑剔,技术技能成为考核的重要指标,生态需要诚实的摩西提供很多想法,不是吗?区块的缺少很糟糕,如果对于其它网络没有影响,我们确实需要考虑降低门槛让生态继续做大。

Gavin Birch@Ether_Gavin : 是的,我可以;你刚刚分享的非常酷,我知道有一个新加入的叫Earth的验证节点,他们没有在Hub,但他们在Cosmos生态的其它链,提供了很好的想法和设计;就像不同地区有不同的国会议员一样,作为议员其实就像运行一个生物节点,自己需要尽职代表本地人的声音政见,为社区作贡献。所以那些加密圈以外的人想进入Cosmos生态成为节点,一旦入选他们就可以发表意见参与社区治理建设,比如Dimi就是典型的例子。

Dimi@dimiandre :是的,非常同意你的观点;如果你看到今天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政治局势,我们应该更加重视节点地理位置分布的多样性。

节点运维事业的建议

Cryptocito | YouTuber @Cryptocito:是的;我有一个问题,今天的听众里面可能有一些朋友开始做笔记想开始做运维节点的事业,你有什么建议吗?

Dimi@dimiandre:是的,首先你应该想道怎样给生态系统做贡献,比如运行对生态有意义的一些服务,API或者其它软件;在直接进入Cosmos生态系统之前,需要部署运行测试网节点,另外需要在discord互动寻求帮助解决技术问题。

Gavin Birch@Ether_Gavin:是的,在任何一条Cosmos SDK链上运行节点,其实都差不多,除非一些很明显的差异出现;你可以找到你想做节点的Cosmos SDK链上测试网去机器上部署,或者你可以先选择那些验证节点没有满的Cosmos SDK链上开始运行,因为你只需要质押一个代币。你也可以选择Cosmos生态即将上线的新链。一般主网上线后大家都安静了,因为一切都部署好了收益激励也比较明确;但是当一个链正在测试网时期的时候,竞争反而比较激烈,因为一般项目会有很高的激励措施给测试网节点,所以反而新项目的测试网节点很难进入。这个时候大家一起在社区探讨反而很有意义,能互相学习切磋技艺;所以听众朋友有想做POS网络节点事业的的,可以第一时间与我联络,我很乐意给很多专业建议。

Cosmos Hub@cosmoshub:Mircea,我们可以听听你的想法。

Mircea@OGmircea:我想补充的一点是,你没有进入验证节点集合,同样你也可以贡献你的代码一样可以为生态做贡献,成为节点并不是必要条件,所以其实发挥的空间更大。

Cosmos Hub@cosmoshub:最后一个问题大家分享的很棒;之前Dimi提到成为验证节点的门槛非常高,除了资金门槛还需要得到Interchain基金会的授权;在Hub的Theta升级之后,治理模块会增加新功能,比如治理账户可以直接发送消息类似普通账户,就想发送代币那样方便。所以社区池又提出了一个社区支出新方案,所有持有代币的账户可以直接和社区提案账户打通,或者治理账户本身持有代币,这样双方可以方便交互;无论哪种方式,你都需要通过发送代币到治理账户参与治理,或者利用社区池委托参与治理;比如我可以发一个提案,将社区池子中的Atom代币给我的验证节点质押,因为我是一个活跃的生态建设者,我发布了开源项目,提供了免费服务给用户。这样帮助我的节点提高知名度,然后基金会的Board委员会就会知道哪些是真正有影响力的验证节点;有一个新的验证节点也在请求社区池中的Atom资产,你会怎么反应?而且这些产生的报酬会给到资金池;为社区池子增加资金,这种全新功能两周后就可以实现。

Brian Fabian Crain@crainbf:是的,非常酷;首先,这个令人惊讶的功能即将到来,我们之前还没有讨论这个跨链账户话题;跨链账户特征主要体现跨链通信方便,比如Cosmos Hub上能存储其它生态链的资产,然后很方便质押在Hub商或者另外一条链上;这个功能太强大了,而且对于社区池中的质押权绝对有意义。我们可以提案以某种方式质押 社区池中的代币,我目前不知道是什么方式。InterChain基金会会看中这个跨链账户功能,评估哪些节点对生态真正有贡献。如果节点长期在Hub链上运维,那它的长期收益明显,比如会获得其它链的空投然后成为这新链的新节点。所以我很兴奋的看到这些新功能即将上线,新功能又会增强其它功能,节点社区会有很多疯狂的想法,通过后会成为令人兴奋的治理提案,而这些节点将会从社区池子中获取质押代币。

Cosmos Hub@cosmoshub:是的,我也非常兴奋;之前我和团队的Marco讨论过节点集合的扩张想法,然后社区里也看有人提出类似的提案,然后Discord社区又很多人提问探讨。我觉得是时候扩大节点集合了,我也很乐意看到社区节点代表提出这个议题。

上周Marco看到社区有节点代表提案,社区池资金可以给多个节点质押,这样可以获得大量收益;这些收益其实可以分配给目前IBC的中继节点,因为中继节点的运维成本很大,这样通过预算模块中设置直接支付收益给设为运维中继节点的白名单节点了。从而大大减轻了网络运营经济负担,让Cosmos区块链互联网骨干顺畅运行,但如果所有社区池来激励中继节点,网络的其它所有质押者的收益会减少。因为社区池就像一条最大的鲸鱼,质押后能产生巨大收益,不知道你们的想法是什么?

Dimi @dimiandre:是的;我认为我们应该设计一套程序来识别节点对社区池资金的真实用途,如果有个节点随便提了个治理提案,请求说我资金缺乏,那不一定能通过;当提案有意义才会被程序化通过。社区可以通过这套程序来审核这个提案,例如考核节点做做了些实际贡献;这个就像基金会的授权一样,只不过我们可以通过更去中心化的方式授权。我认为Alpah团队应该可以做这件事情,因为他们之前已经为Cosmos社区写过类似程序方案。社区投票通过这种提案,正如你说这样社区平均分摊风险,同时减少其它质押者的收益。当然这种收益分配比例不能固定需要动态调整。总之,我觉得这个功能非常棒,期待有节点能做这样的事情。

Gavin Birch@Ether_Gavin:是的;我真的喜欢Dimi的认真踏实,他给我每一个人很多启迪。他总是围绕一个治理提案做大量工作,比如可以打电话告诉所有Atom质押者吗?Hey,这里有一个新的提案,你必须线知道并理解其内容,然后是对自己生态长远有利的,这关系全体节点的利益。你知道我们的精力非常有限,所以这样的程序流程规则非常必要;另外一方面来讲,我们要需要吸引更多人理解我们网络的核心价值观。所以我们得通过一套规范流程来决定哪些节点进来,哪些被淘汰;现在我们必须得思考我们的核心价值,例如我们必须得了解节点运维的实体和团队背景。

提问环节

Cryptocito | YouTuber@Cryptocito:非常棒的观点,现在到了提问环节,我们可以有1到两个提问,项目方AssetMantle的朋友可以提问。

Naman | AssetMantle@307naman:好的,非常感谢给我这个机会;我的问题比较明确:请问OG leader,怎么让节点尽可能的为协议网络作贡献?在测试网激励中是如何做到的,比如技术方面的挑战;我们如何在测试网还有主网给节点最大激励?对于质押奖励我们项目方团队怎么从中合理获取?网络的节点生态如何一起协作为网络大规模采用作贡献?

Brian Fabian Crain@crainbf:好的,我可以回答这个。我认为有多种不同维度来说明:一个具体的维度是代币经济模型,对吧?节点通过验证某个特定网络来获取收入,同时节点可以投入自己的资源为网络贡献;代币经济模型中高通胀成功的例子,比如Osmosis,Osmosis测试网启动和主网启动后都是采用非常高的通胀来吸引节点和质押节点参与;然而有一些网络则采用及其低的通胀来激励,这样比较艰难发展;我们之前讨论的Intechain基金会授权计划会有很大帮助,你知道我们会参与制定这些程序工作,另外还有很多不同实体也会参与。我现在要说一些负面的影响,你知道Cosmos SDK的伟大之处是套标准的协议开发框架。之前Gavin讲过,节点可以选任何一条Cosmos SDK网络运维节点,同时可以非常方便的选择多条网络,这样验证节点可以任意添加,删除以及支持哪条链。相反的是开发者在Cosmos SDK的网络生态往往有很多不同想法,没有一致的持久匹配;我们已经看到今年1月份的一些开发工作遇到的问题:当底层共识机制改变会非常头疼,很难有开发进展。你知道之前Cosmos和Tendermint团队之前分歧的时候,路线开始混乱,非常头疼。同时有持续不断的警报,团队分崩离析了,但是还需要最终解决问题,继续代码升级前行。我的观点是,你用Cosmos SDK来建造城堡的时候,好处是这些前人经验都会学到,然后吸引验证节点来运维你的网络。

Naman | AssetMantle@307naman:兄弟,你回答的非常中肯;AssetMantle团队已经确认了经济模型采用更高的通胀的思路,我们也是借鉴了Osmosis的高通胀经济模型,同时从我们运行的Persistence的基金会质押项目中获取灵感;你知道我们是Persistence生态系统的一部分,目前正在打造我们的产品。整合到其生态系统维护网络安全,采用更高的收益激励早期支持者,这两点是我们决定采用高通胀经济模型的原因。是的,社区也一致这样认为,采用更高的通胀和质押收益才是王道;我们团队从使命出发,不忘初心,目前在开发测试网以及激励措施,两周后上线发布。谢谢你的解答。

Cryptocito | YouTuber @Cryptocito: 好的,谢谢;今天非常感谢几位分享Cosmos生态的OG故事,谢谢Brian,Dimi,Gavin,Mircer还有Billy;我们下周见。

Arweave TX
s6VSNRO5XpaUro4f-Nb632Pwy_-3B-fJW5CvOx-z4fs
Ethereum Address
0xf1E26c020a084E77A4931fEE4c997a2b064566fc
Content Digest
EYUn-WKlfn_kFEt1XxjKAVgOyp0NyMu9gLsONeZVU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