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smos Hub 炉边谈话#13-Prop69 ~ 与ATOM持有者一起书写未来
0xf1E2
May 25th, 2022

自我介绍

Billy:各位最近怎么样?我们来做一轮自我介绍吧?在这一次对话,我们将鼓励听众提问,特别是验证者和治理投票者。这是第二次讨论Cosmwasm的机会。我们在四、五周前就把它作为一个主题进行过讨论。

Cryptocito:是的,我想我们上周也谈到了这个问题。我记得那是在你发起提案的前一天。

Billy: 这个提案在上链前二十天就已经发布在论坛里了,直到上链才开始有一定的参与度。我也只是和一些朋友开了个玩笑,也许应该发起一个提案说:当你第一次在论坛上提出提案时,应该先看看论坛。

Cryptocito:是的,对于那些刚认识Cosmos的人来说,我觉得我们不是用TPS而是用DPS来衡量整个生态系统的成功,DPS是指每秒钟里发生多少戏剧性的东西。我认为现在我们已经接近历史最高点了。但我也认为,发生了那么多事以后,这始终对我们是有利的。对于其他核心开发者、核心贡献者、核心建设者之间的公开辩论,我不认为这些戏剧性事件曾发生在任何其他生态系统里。而且,社区也会参与进来。我觉得我们是在共同试图做出一些更明智的决定,并从中向你们学习。而今天,我们这里有一些优秀的人参与进来了。我想Zaki、Jack和Jacob已经上过几次这个节目了。他们就不需要自我介绍了,但我们有来自P2P团队的Vasiliy,我们有Simon,也许你们可以分享一下你们的背景。那我们就开始吧。

Vasiliy Shapovalov: Hi我这边主要是代表Lido。我是Lido的联合创始人。我也是名CTO,但与这次谈话内容不太相关。我是工程背景,以前是做信息安全的,然后是工程经理。在2020年,我成为P2P的CTO,在2020年底,我们上线了Lido。

而在今天,定义TVL的一号协议上线了,在简短的时间里就进行了。从那之后就还算顺利。我们主要做流动性质押。我们所在的主要链是Ethereum和Terra上,是我们的两个最大量的链。我们也在Polygon、Solona、Kusama上线了并且很快会在Polkadot上开始我们的应用。因此我们可以说是多链的应用。

Billy: 你应该是一位代表P2P验证者工程师团队的OG Cosmos贡献者。我记得你在很久以前尝试加入这个NFT市场的时候,为NFT转账建立了第一个IBC规范。

Vasiliy Shapovalov: 是的,那是我一段失败的创业经历。 我不算是一个像你们一样的OG,但也不是一个新人了。

Jack Zampolin:我最喜欢的一段代码是你们在Game of Zones写的Gatling gun(加特林机关枪),用来做大批量的链间转账。那是一段有趣的代码呀。

Vasiliy Shapovalov: 是的,那里有一些有趣的代码。

Billy: 非常棒!Simon,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Simon Warta: 我是来自Confio的Simon。我是Ethan Frase Vision的首席执行官。我花了过去两年半的时间来实现CosmWasm的落地,使其成为真正的应用,使其具有应用的质量。不要问我为什么的问题,而是如何做的问题。因此,我很高兴实现所有的区块链愿景,但我并不算是一个产品方面的人员。我很高兴去建立一些非常实用的软件,这就是我正在做的事情。这是我过去几年在链上用Cosmwasm做的事情,也会在客户端和CosmJS做了很多关于密码学的简易工作。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关于密钥推导。当涉及到密钥推导时,还写了一堆规范准则。因此,所有这些密码学相关的东西都是隶属我相当熟悉的领域,我希望能在这个生态系统中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并享受在这里的工作,这是令人兴奋的时代,有着令人亢奋的挑战。

Billy: 非常感谢,也许了解我的角色背景也很重要。我算是担任两个不同的角色。一个是作为Cosmos Hub团队Interchain GmbH的负责人,主要工作是把二进制的工作完成,确保所有的验证者在正确的时间访问正确的代码,整合所有不同的核心贡献者所做的工作,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我会在非专业技术层面上对任何人有任何怀疑的软件提出Hub升级的建议。很多事情都是非常明确的。从产品愿景的角度来看,它们都将获得批准,而其中一个提案似乎就像一场辩论,包括Cosmwasm,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有一个信号性的提案。我对这些讨论的目的是去确保我们有一个健康的治理投票率,以及确保大家对目前问题的充分理解。我认为我的这个Twitter炉边谈话的一个大目标是,我们这方面还没有做足工作,主要是去公开或以有凝聚力的方式去更新Cosmos的使命和愿景。但是,这期间也有很多非常出色的伙伴在思考运用不同的方式来促使Cosmos Hub变得更加成功,而这些努力的结果也是Cosmwasm登陆Hub的理由。 在这个提案上线后,我觉得这个理由还没有被广泛地在社区里流传或认识。当然,一个具有有价值想法或愿景的Hub的诞生,是因为有非常真实和伟大的原因在背后支撑着。我认为你应该知道,如果有什么是人们在他们心中占据最重要地位的,我想确保有一个空间来让大家去发表意见和讨论,讨论容纳Cosmwasm的好处和实现它不同的方法与路径,也因为我作为另一个角色,ATOM代币持有者。我个人认为这些好处是值得去实现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对此投票。上个星期Twitter中有很多讨论都与对它的批评有关,以及原始创始人Jae对其强烈反对的事。我认为对很多人来说,这就是他们需要听到的全部内容,但显然,这不是完整的故事。或者你知道有很多为一条链花心思,但我认为这些观点没有得到充分的分享或解决。这次电话会议上的很多人都是一些对这些方面持有非常强烈看法的人。这个会议是希望确保我们有一个空间来讨论这些问题,同时也非常认真地考虑了我们在这里遇到了些什么风险,以及确保你们知道你们作为ATOM持有者和投票人已经彻底评估了这些决定的利弊。

Cryptocito:现在在会议里,我们有Jacob,他可能是现在发言的人中唯一一个在技术层面上反对提案实施的人,如果还有其他人想发言,而且可能与台上的其他人有相反的观点,那么请给我们发一个DM或申请发言的请求。这次会议如果能有更多相反的观点,那就更能体现此次会议的重要性了。

Billy: 是的,刚刚和一些人开了会,和Savior和Felix有聊过,他们是投了 "反对票",我们鼓励他们在这次会议里举手并参与进来,谈谈你的担忧和你投票的理由。因为,就像我说的,某程度来说我并不关心是 "赞成 "还是 "反对"。我只是想确保这个决定是由通过大家仔细地评估后做出的,大家是完全理解它的发生或不发生将会带来什么后果。就像如果是 投了“反对”,只要人们完全理解这意味着什么,我就满意了,因为这意味着我知道了我工作的重心,并且真正地鼓励到了想要表达的人去举手或在Twitter或Telegram上给我留言。

Proposal 69 投票治理争议的说明

技术挑战和风险

Jacob Gadikian:现在是否是一个好时机呢?让我梳理一下我目前的 "反对 "的立场?首先,我应该提到,我投反对票是由于一个技术性问题,这与过去Notional遇到的治理困难有关。如果你想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可以看看Osmosis的188和199号提案。在技术层面上,我们的投票是 "反对",主要因为是在观察了Osmosis自从增加了Gov-gate Cosmwasm后的一些性能上的变化。在处理了WasmVM Repo 的构建所来带来问题后,我们使用 Musl C来搭建CW,这是一个非常轻量的系统级C语言库,看到它在Juno上的确引起了问题。最后,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ARM。我们所有的开发人员都使用带有M1 CPU的Macbook,这确实改变了对待CW的方式,然后也确实,与CW有关的任何东西都变得更具挑战性了。我还想说的是,我对于Hub上的应用Cosmwasm 与极简主义所涉及的问题是没有异议的。Zaki、Jae和我一直在谈论这个问题。我不认为CW在Hub上的应用是一个无药可救的问题。实际上,我已经开始认为,这里最规避风险的观点应该是现在投 "反对 "。我也认为我刚才提到的问题并不是非常难解决的。我希望看到Hub是完全由它自己的资源库中的源代码构建,或者是调用其他资源库,而不是捆绑在二进制中。CW目前的做法就是我提到的那样。这并不是火箭科学般的难度的问题。如果你看一下Band链和Secret网络,是可以看到这些非常有趣的区块缺漏的表现。我怀疑它们是因为应用CW后产生的。我还怀疑这一点是已经得到了改善,因为你在Juno和Omsmosis上是能看到这种问题,但与刚刚说到的两个相比,它们要少得多。所以我认为在新版本里这个问题的出现频率是更低了。最后,如果我们要以规避风险的方式来落地这件事,我的想法是在目前来说是 "反对"。解决了这些问题后的话,为什么不同意呢?这里所有站在支持方的人也是非常大的ATOM利益相关者,我不认为他们会打算用任何方法去损害Hub。我还认为,如果我们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那么在那个时候,因为Gaia是一个Cosmos Hub,在那个时候,我认为我们也应该打造第二个Cosmos Hub,来构成极简主义的模式,一个只有新功能和IBC功能的Hub,而且我们应该鼓励所有目前上线ATOM的交易所也让这个项目上线。这将使Cosmos变得更加坚不可摧。这就是我完整的观点。非常感谢你邀请我参加并听取我的意见。

Simon Warta: 我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它是十分技术性的。我想我有几个观点。首先, Musl C 是我们提供的一个选项,帮助人们更大限度地选择他们想在Cosmwasm上运行的系统。但我们并不需要它,因为这个选择会给我们带来大量工作和麻烦,但它给我们带来两个好处。一个是能够在非常小的Alpine系统的机器上运行Cosmwasm,这些机器对于Docker来说非常受欢迎。另一件事是在运行时完全静态地去创建二进制文件,且没有依赖性。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功能,但如果你不喜欢它,你不必使用它们。

Jacob Gadikian:抱歉打断你,西蒙。我有一个问题。我的问题是:我们能否在不使用Musl C下得到一个静态二进制文件?

Simon Warta: 不,因为这不是glibc的工作方式。glibc通过是否持有相关执照去禁止这样的行为,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是非常不鼓励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不去做它。关于Musl C和Juno的另一点。Musl C并没有造成这个漏洞(bug),它反而是我们安全的原因,因为这个漏洞在其他版本中是存在的,但在Musl C中没有,所以我们可以执行Musl C的版本,用它来避开这个漏洞。所以我们通过这个选择来逃避一系列的决定性的问题。你关于ARM的另一个观点。这是一个非常有广泛的话题,但我很高兴地在这里宣布,在本周末前,我们有一个完整的版本,即我们将支持的所有系统的ARM。我们会有适用于普通Linux、Mac、Musl C linux的ARM。我们还支持英特尔机器上的这些系统。这个问题到这周为止就已经解决了,并不是说将未来有可能遇到的问题也修复了,至少现在已经完成了,它需要几周的时间将这些改动传递到节点上,再一遍说这并不是为了防范未来会遇到的问题。

Jacob Gadikian: 现在可以从我们的机器上进行验证了吗?我记得我读到过,我们的机器不应该是验证者的角色。

Simon Warta: 没有人在大规模的运作中尝试过这种做法。我对这一点会保持谨慎,但你可以做的是将ARM机器作为一个只读节点运行,并确保你对整个区块链上的每一笔交易都有共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越来越信任,ARM机器上的计算结果将永远不会与英特尔机器有任何区别。

Jacob Gadikian: 谢谢你!

Simon Warta: 我认为这应该是可行的,我不认为有什么理由会导致不可行。所以这将会发生,我想解决的最后一点是没有合约的链的内存使用问题。我真的无法想象这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现象,因为我是想说如果没有执行合约,Cosmwasm不会分配任何内存。所以如果真的是这样,而且真的与Cosmwasm有关,那么这将是一个愚蠢的漏洞。这并非不可能,但我不相信这是事实。可能因为在节点软件中有足够多的其他变化,这也可能是导致问题的原因。

Jacob Gadikian: 是的,你是对的,可能是因为另一个变化导致的。

Jack Zampolin:另外Osmosis也有一些性能上的问题,这些问题也不在Cosmwasm所涉及的范围内。

Jacob Gadikian:这绝对是真的,毫无疑问。我怀疑是因为Cosmwasm,我会尝试去理清这个问题,所以Simon我可能需要再联系你,如果我需要的话,询问如何去弄清楚Osmosis的哪一块内存使用是与Cosmwasm有关。

Jack Zampolin:Go内置的pprof端点为你提供了很多关于CPU和内存使用情况的分析数据,所以我觉得可以从这里开始入手。

Jacob Gadikian:好的,很好,我会的。

经济模型和治理问题

Jack Zampolin:很好,我想回答另一部分的问题。  西蒙深挖了一些关于Cosmwasm的技术问题的原因,正如Jacob提到的,是短暂的。我想深度讨论一下基本的哲学问题。几乎每一次我们试图在Cosmos做出改进时,都会有很多声音出现,说这还不够稳定,这还没有足够的准备,这还没有到需要投入生产的阶段。事实上,我认为在我们的每一个重要版本计划落地的时候,都有那么个人提出这些反对意见。我们进行改进的唯一方法是承担一些风险,把代码拿到用户面前,我们必须承担一点风险,我认为Jaocb指出的事情,他承认,是非常小的问题,可以很快解决,所以如果是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先把代码在Hub上落地实施,在下一个版本中修复这些问题呢?因为如果我们要推迟事情,那么就会出现连带效应, 也就是一些团队的技术或具体项目会因为Cosmwasm无法进入Hub而被推迟。因此,例如,我正在做这个Cosmos Builders DAO,我们希望在Hub上使用DAO,因为那是Cosmos中最先进的多签名UI以及类似Gaia的功能。所以我们希望在Cosmos hub上部署我们的DAO合约,这样我们就可以用它们来储存所有的资金,这些资金将来自于这些不同的Cosmos链,它们将对核心开发作出激励。来自Lido的设施是这里的另一个例子。重要的是,我们要尊重这些技术性讨论,并将这些讨论完成。但我认为在讨论结束时,作为ATOM的持有者,我们需要退一步去思考:为了推进各个项目的行程和推进生态系统的未来发展,这些风险是否可以接受?去推进Hub的技术状况,去希望给ATOM持有者带来价值?如果我们再等待六个月,所有这些论点还会有效吗?这个行业是不会等待我们的。行业竞争会导致持续有新的变化,并继续带来与我们在Cosmos中所拥有的功能相互竞争的功能,如果我们忽视这一点,认为我们有无限的时间线,我们的生态系统将变得没有存在意义。这就是我的总观点,这就是我想在这里表达的想法。Zaki,你可以开始你的发言。

Zaki: 我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其实我有很多项目要做,但我还是持续在Hub上做研究。我不断与工程师团队一起工作并研究在Hub上使用的功能。基本上,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为Hub创建新功能。而我是直接在ATOM上建立功能的。我已经非常努力地说服Lido去帮助我转移Liquid Staking模块。我认为基本存在的问题是,我们想在向Hub提供服务和弄清楚这个问题之前设置多大的障碍。我认为另一个与此有关的部分,就像一个哲学问题。如果在Hub上提供新功能的唯一途径是编写新的IBC功能,这就改变了开发工作流程。我是作为一个想创造我认为能够改善ATOM 经济模型和ATOM 价值承认功能的人。被激励去这样做的人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来管理并增加上游IBC对那些我想传递的功能的依赖性,这是一套非常不一样的工作流程。这将会改变我们可以一起合作的开发人员团体。例如,与我一起工作的团队拥有Cosmos SDK的专业知识。他们没有Cosmwasm的专业知识,但Lido一直在帮助提供Cosmwasm的专业知识。IBC的专业知识是处于一个单独存在的领域,是我们需要带来的另一套领域的专业知识。然后还有一个问题,我认为Cosmos的成功和发展,作为一个网络,确实暴露了许多人提出的很多不对称的问题。许多人质疑ATOM的经济模型,ATOM的设计是否与Cosmos生态系统的成功有关联。我认为所有这些事情都有一定的道理,我也认为有一条真正的道路可以确保ATOM继续在IBC经济的发展中发挥非常大的作用,如果你知道有一个机会成本,并且有可能导致我们完全错过这个机会,使ATOM与Cosmos生态系统和Cosmos经济不再有关联。我们需要对这个问题提高警惕,那些想法觉得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再等六个月的,那意味着Cosmos经济的其他项目会同时不断地向用户传递新技术并比Hub有着更快的发展。这也基本上是意味着让我们进入了ATOM与Cosmos大经济背景的进展无关联的一个状态。

ICS(Interchain Security)跨链安全性和消费链的上线

Cryptocito:我认为令现在每个人都非常兴奋的核心功能之一,将从技术上解决你刚才说的所有这些事情,那便是链间安全功能。但这仍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去完成。Quicksilver可能是第一个推出它的人,这真的很令人兴奋,但我认为大多数人对目前的69号提案是有点犹豫的,因为他们认为,如果我们有Cosmwasm,那是否会产生一些风险、漏洞或任何不好的东西从而影响Hub的性能,像Jacob早些时候指出的一样。这是否也会影响到Hub的整个链间安全概念,以及正在运行并与之挂钩的消费者链?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Billy: 是的,也许我可以就这个问题插上一嘴。我喜欢把互联网安全看作是有两个不同的用户群。首先,Quicksilver属于我们的应用程序,由于它是一个Hub上的应用程序,即使不是完全由ATOM保证其安全性,也需要与ATOM有着对安全性同样的要求。因此,Lido 流动性质押和Quicksilver 的流动性质押都算是ATOM的流动性质押,而且更重要的是,不能有一个新的独立链,并有和ATOM完全不同的动机,而且有可能由于他们创造了这些衍生品后突然拥有ATOM的大部分份额,从而有动机去攻击ATOM网络。创造这些衍生品的人或链需要与ATOM保持一致的目标与价值观。从我的角度来看,有两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一种是你直接把它部署在Cosmos中心,所以它是ATOM区块链的一部分,或者是使用链间安全,使你有着同样的安全保证,就像它在Cosmos Hub一样。我喜欢把这些想像成是一种元枢纽。另一个原因是在Hub上,是对Hub的其他功能的进行访问。这里举例说明一下,Lido能够访问Hub上完整的质押和委托功能,因为它也在这一个存储了相关信息的枢纽上。Quicksilver正在做所有额外的工作来进行IBC查询,它在很大程度上就像是IBC查询的最简化产品版本,他们还可以访问Cosmos Hub上的某一些功能。从这个角度来看,它们其实是一样的重要,它们的功能对我来说,正是它们在生态里存在的必要性。现在,它们都有自己的产品差异化,这就是为什么你看到这两个团队实际上在合作,因为他们都看到我们从ATOM安全性校准的角度满足了这个产品的需求,我们对这一点还是比较清楚的。但他们也都有自己的不同。Quicksilver认为通往质押衍生品的成功之路是去允许用户在制作衍生品时选择自己的验证者,以及允许用户继续用这些质押了的衍生品去进行投票。Lido采取的方法是,人们并不是这样想的,他们希望我们去处理一些比较细节的问题,我们只需要给他们提供衍生品就可以了,这样他们就不需要有任何担心或思考了。它们是两种不同的产品,对用户有着不同的益处。它们两个都非常合理地在对不同的用户群体或相同的用户群体提出了产品自己的主张,不管以一个怎么样的方式,我们都将看到这种情况的出现。将Cosmwasm带上Hub便是为什么要对Quicksilver的用户群体采取链间安全方案。当然,Quicksilver现在把自己放到了一个依赖关系图中,不仅仅是为了推出链间安全方案,顺带提一句,链间安全的工作正在顺利进行中,在这工作上的团队是同行里最优秀的。这并不是说我在怀疑这个方案成功以及我对方案的任何兴奋之情。但这当中的确存在着一种依赖性。如果Cosmwasm方案要延迟,Quicksilver的推广便也要延迟。当推出链间安全方案的时候,它还只是第一版,它只有初始功能。我们看看去年IBC的上线,并不代表着那一刻它就是完美的,也不是说我们只是像“打开了一个开关”那样简单就可以将IBC上线了。上线前,项目的背后是有着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对产品进行更新迭代和研发。为了整个生态系统必须建立起来,IBC上仍有大量的边边角角被磨掉,这些渐进式的改进是持续地需要时间的。我想的是,即使链间安全功能能够在8月准时上线,我们希望是能够呈现那个带有所有我们想要的功能的版本,但现实是,要使它成为最好的产品,还是需要时间的打磨。因此,我们不仅要等待Hub的改进或是新功能上线,从而链间安全产品可以发展成一个最好的版本,而且在我们迭代和改进整个系统的过程中,这个时间线甚至会可能更长。我的担心的是,正如Zaki所说, 产品的开发部也知道,Cosmwasm上线如果被推迟太久,那意味着会错过Hub上进行的所有重大更新,错失改进产品自身并且为生态带来价值的机会,无法去服务生态上需要它的产品与用户。除了推进网络流量和提供网络安全之外,Hub还有很多不同的方式能够为生态系统增加价值。Cosmos Hub是处于这个生态系统的中央,它是代表ATOM的,它的征程远不止刚刚所说的这些。不仅是担当着连接传统世界与加密货币世界的重要角色,而且它还是一个公共产品的资金的协调点。ATOM已经用于支付了所有这些东西,至少,代币已经支付给开发公司,以及用于治理,实际上已经直接地把ATOM发给那些正在建设公共产品和对生态系统有利的产品的人手中。Jack提到DAO DAO,也是其中一个例子。如果我们把Hub作为公共产品的资金分配的汇合点,而不是交由每个单一区块链的基金会去与中继者达成协议,以确保他们得到报酬以及其工作效率,那这个工序确实是简化了不少。他们每次都要复制所有这些协议,而我们只是在Cosmos Hub部署了可复制的基础设施,能够从所有不同的资源中部署这些资本。这是很有好处的。这个Hub是这些公共产品的中心意义所在,它就是应该去促进联合区块链的诞生。

第一条消费链QuickSilver流动性质押

Vasiliy Shapovalov: 我想对Lido的立场做一下阐述,比这更复杂一些的是我会与我自己认为Cosmos Hub应该有Cosmwasm的原因联系在一起。这在这周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了。但我还是要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

Jack Zampolin:就这一点,Vasily,我就提一句。我在这里听到很多气馁的的声音。这个治理提案阶段,还有一个半星期。但是几乎没有实际的讨论是围绕提案的优点的。该项目创始人一直在制造恐惧,并试图进行贿赂。我们目前听到的合理的讨论真的很少。总之,Vasily,我认为我们仍然有机会通过这个提案,我在外面会公开为它发声,我相信你也在这么做。

Vasiliy Shapovalov: 当然是的。我们认为,流动性质押协议有类似于两面性的特征。一面是用户的流动性代币,另一个是协议的有效数据集。它必须为协议的数据集提供最好的服务。否则,它就没有意义了。如果它不能为数据集提供一个好的数据,那么它基本上就是一种自我的力量。一个好的有效数据集的定义与中间空间有很大关系,与云供应商或自我托管的基础设施的实际控制结构有关,如我们在质押服务提供者中看到的兼并和收购。对触及中间空间的一切不能够完全排除或者不信任。必须从中间空间的人那里获得一些贡献,这些人可以评估关于中间空间参数的有效数据集有多好,也要对White Label运营者进行评估。很明显,解决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用户委托给他们最喜欢的运营者一样的选美比赛,因为如果你看一下POODL质押网络现在是如何工作的,它们的有效数据集的质量是非常非常优异的的。质押是集中的。在质押和托管方面有很多交易所,有很多你不了解的白标运营者。但有很多白标运营者,他们看起来像是独立的运营者,实际上是由别人操作的。

Jacob Gadikian:你对那些白标运营者有什么看法?就我个人而言,我实际上正在考虑试图找出我们如何能够真正地阻止这种做法,因为我认为这损害了网络安全。

Vasiliy Shapovalov: 我认为在这个简单的委托模型中是无法解决的,是不可能解决的。无论多少社会压力都不会对这种很容易隐藏的东西起到监督作用。所以它在这种协议中是无法解决的,在这种协议中,用户只是选择一个运营者,而没有真正投入精力。更多的质押者是不会投入很多精力去选择运营者的。因此,所有的权力、权威都来自于质押者的协议,最终会得到同样的有效数据集,即另一个迭代,但有代币。这并不是说现在的情况更糟,但也不是更好的。为了让它变得更好,这个质押协议必须比普通的质押者更聪明。它必须筛选专家的意见、有公信力的意见。对此问题,我们还没有答案,但很清楚的是,用户可以选择运营者,但有可能是一个并非完美的数据集的。这是非常明确的。我认为Lido提供给Ethereum和Terra的数据集目前比这两个网络的数据集的平均水平要好。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让有效的数据集变得更好。我们很希望也能为用户解决问题,所以这其实并不难做到,设计一个同样安装给用户的系统,但它会上升到一个本质上是选美比赛的系统。我们希望用户的输入能作为一个参数,作为我们分布中的一个权重,但它是一个单一的权重,那么它不会有好的结果,甚至比我们现在的情况更糟。

流动性质押协议必须对它所处的生态系统负责,它必须完全在协议的治理之下,比如流动性质押的客户本应在Cosmos治理之下。而当它说起不同区的甚至是链间安全区时,要确保这一点就更难了。如果协议想拆散的话,这些都是设计好的,在某些时候如果需要分离,我们也是可能会走这条路的。我们认为部署交易中心对系统来说是更好的,因为我们就有了一个与Cosmos一致的Lido,这对我们生态来说是帮助很大的。但是,如果我们没有这个与Cosmos接轨的地方,情况就会更糟。

Jacob Gadikian:你是否愿意部署到Juno而不是Hub。实际上,我打算在论坛上写一些关于部署方式的细节。我这个提议是可以在登陆Hub之前,让用户社区可以先体验到你的产品。

Billy:我打算在这里打断你了,Jacob。为了保持讨论是围绕在本次的话题上。我也看到Xave加入了邀请,是投了反对票的验证人之一,也看见了来自孵化Quicksilver的团队的一员。我向Jacob道歉,但只是让你知道,我们时间有限,希望保持讨论讨论是围绕在话题上的。欢迎Xave。

Jacob Gadikian:没问题的。

Hub极简主义的讨论

Xave Meegan。大家好,非常感谢你们邀请我。我认为这可能值得说一下,因为这次谈话已经集中在一些大的角色上,以及为什么需要在中心上进行流动性质押等等。因此,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再简化一点。现在我是认为,杰克之前也提到,投票仍然是进行中。虽然我们投了反对票,但我们是有想在内部里讨论的事情。我们想把一些事情弄清楚。到目前为止,我有几个问题要问小组中的每个人,我希望我的问题能满足在座大多数观众的需求,他们也能对同样的问题感兴趣。我认为对我们来说,Chorus One,我们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果你现在在Hub上实施Cosmwasm,就几件事而言,这是否会分散你们工作的注意力。第一件事是治理:假设我们真的实施了Cosmwasm,突然你要开启治理,每个人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见,你们也能看到这个提案有多大的热度。我们会把一些注意力转移到关心什么合约能够在Hub上线,这必将让大家分心。第二个分散注意力的问题是,我不确定Cosmwasm在Hub中实施的团队和这个链间安全的团队之间的工作有多密切,但我认为许多观众也很感兴趣,如果现在实施Cosmwasm,是否会阻止或延迟链间安全,或者它们之间是没有关联的。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

Billy: 两个模块本身是并不重叠或相互影响,所以没有任何东西会阻挡或阻止或甚至延迟链间安全工作进度。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将落实Lambda目标更新到46,以及最终完成围绕治理模块的工作,并削减链间验证的一些附加功能,即验证者IBC包的复制版。所以这些都是独立的问题。当我考虑到链间安全的时间线时,我回忆到我们最初与Quicksilver这样的合作伙伴一起推出的时候。如果有什么是关于工作重心的,一般来说,Cosmos空间的问题之一是,我们有一百万种想法,它们都是非常有价值的,你如何确保一个不被另一个压制或被另一个削弱,当他们每个人都有合法权益去声张他们的使命的时候呢?所以这样一来,肯定在我们的脑海里肯定有过一番竞争。这也是为什么部署Hub功能,它可以通过Cosmwasm,它也可以是链间安全区功能。而且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好处。事实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模块化的-可区别的。它可以根据确切的需要进行定制,所以我希望那里的好处是值得那种缺点的存在的。我也很好奇其他人对此的想法。没有关于这方面的想法吗?我的意思是,我们刚刚也谈到了为什么你会选择一个或另一个的原因。我想知道这是否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就像编写二进制的工程开销与编写智能合约的技能组合。Zaki提到了与IBC互动的技能。幸运的是,Quicksilver有像Joe Bowman这样的人,他不仅是一个伟大的SDK开发者,而且对IBC超级熟悉。这是一个完美的技能组合,能够上线链间安全区功能。当然我们希望降低这个门槛,将这方面移除。但在他的情况下,他能够真正直接为链间查询存储做出贡献,这真是太棒了。  其中一个区别是,如果有Cosmwasm,突然间,我们都需要一个链上的域名服务商。例如,这个领域有一个著名的项目,他最近告诉我,他们有兴趣为Cosmos建立一个“ENS”,他们想加入Hub,但他们希望用Cosmwasm来写,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将所有指引都做一遍,而且这些不同的SDK模块的整合也是一直在运行。他们可以非常专注地工作在智能合约的功能表现上,当时机成熟时,他们可以提出治理建议。他们不需要等待每个季度的升级,也不需要搞清楚需要更新到哪个版本的SDK,并与之整合。所以他们可以遵守目前正在运行的指南,我也能理解这样做的好处,我想Lido也用类似的方式来处理问题,他们本可以把它作为一个模块的本身,但开销会更高。然后,另一个选择是作为链间安全区推出,他们已经谈到他们有兴趣在长期内这样做,但就以推出产品效率而言,似乎Cosmwasm是一个更短和更可行的路径。

Jack Zampolin:我认为Billy的想法真的很有道理。这就是我看待升级的方式。这并不是什么完全新的东西,也不是一个容易产生bug的方案。它只是一种不同的方式来部署代码。你可以在Cosmwasm中做与Cosmos模块相同的事情,但它将Cosmos Hub的开发开放给更大的人群,使我们能够在越来越多的地方绘画出更优质的想法,这是根本上有价值的点,而且它真的被误解了,因为我认为很多人都在关注Juno上发生的事情,以及在不稳定性和各种软件上发生的事情,但Cosmwasm在Hub的权限方面功能能修复了绝大多数这些问题,我认为这也忽略了所有这些软件的风险性。对于Cosmos Hub,我们在Hub的已经做了许多安全补丁。我们将会推出更多的,我们有一个补丁推出的过程。这是区块链发展的一个自然流程,试图低估这些风险,不断地评论安全性,这会无视了很多细微的优点,我认为以这种方式评价Cosmwasm真的很不公平。它只是一种部署代码的方式,只是一种将新功能带到Hub的方式。这也是一种去容纳更多开发者的方式。

Billy: 有一个版本的Hub极简主义,实际上是我对Hub的长期愿景、目标或愿望,并不是把Hub极简主义看成是在链条上尽可能安置少的内容,而是必须尽可能少地干扰验证者。这是一个不需要再对链进行升级了的阶段,让我们达到这个阶段,即Cosmos Hub不再需要升级。它将持续地运行,持续地稳定,持续地在线,甚至不再有需要30分钟的停机时间来进行升级或类似的事情。我不再需要和验证者打交道。我不再需要协调这些升级,这其中一个版本是链间安全,你不再需要再停止ATOM二进制。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启动一个新的二进制文件,因为你得到了一个治理提案,说是的,你要开始在这个新的链间安全区域进行验证。这真是太棒了。这是一个新的,独立的版本的调整。而另一个版本是当有一个新的功能,一个hub上真的需要的功能。我们不需要做一个升级来上线这个功能。只需要有人能够把它放在边上的任务栏里,这便是Cosmwasm。我们不需要做验证者协调测试网的升级,只是对智能合约进行彻底的复查,甚至可以在Juno等网络上进行测试,因为我们有可用的网络去帮我们应用这些智能合约并进行无需权限的测试,无论是否在测试网中, 让它们运行一段时间,然后再提出一个治理提案。Hub极简主义版本对我来说,就是对Hub不进行任何的打扰,的确我们还需要很多努力才能达到这个目的。这仍然是为什么我在那条推文中说,我是一个极简主义的大粉丝,对我来说Cosmwasm实际上是能帮助我们去达到极简主义。

Juno的定位是否和Cosmos Hub冲突

Cryptocito:我有一个关于提案背景的问题,也许我认为Jack会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我认为这也是来自社区的一个很普遍的担忧,特别是来自Juno社区。他们可能觉得Cosmos hub是Juno的竞争对手,因为Juno也是一个会实施Cosmwasm的智能合约平台。Jack,你已经就Cosmwasm的许可和无许可特性之间的区别探讨了一下,以及Cosmos试图用Cosmwasm实现的一些案例,与Juno正在做的非常不同。所以我认为Jack有必要地稍微解释一下,Cosmos Hub是否现在并没有试图成为一个Defi中心,并试图拥有成千上万的Dex和衍生协议以及借贷协议。我认为这不是Cosmos Hub的重点。

Jack Zampolin:并没有的。谢谢你相信这一点,Cryptocito。这是一个关键信息点,Cosmwasm只是部署代码的另一种方式。在Juno上,发生的宕机事件是,有人利用了一个漏洞在Juno上部署了他创建的合约,并引发了这个问题。为了能在Hub上部署合约,用户应该要有像Cryptocito这样的节目来传播消息,让40%的人投票在Hub上部署这个合约代码。  所以这是一个漫长的部署代码的过程,这和现在的治理升级过程是完全一样。因此,这与任何人都可以部署代码的Juno是完全不同的。Juno是一个进行测试的地方。它是一个让新事物在Cosmos中出现的地方。它是一个让人们在Juno上部署代码和使用其他代码的地方。这些都是Juno的重要用途。那里有很多令人兴奋的事情发生,但这与这个更无趣、更缓慢的CosmosHub非常不同,在那里我们只打算用它来引入Cosmwasm中的某些功能。而我认为,作为Hub,如果拒绝了我们使用Cosmwasm和使用Rust的这种部署方法,将会对我们自己来说是一种巨大的伤害。我也知道Simon和他的团队已经做了一些很棒的工作来启用Go智能合约,这让我非常兴奋,所以它将是Go以及Rust,我们将能够在Hub上部署,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OG验证节点的观点

Billy: 我们已经接近尾声了。这里有一些验证者。非常感谢你们的加入。我们有一些来自ChorusOne的人,正如我们已经提到的。我们还有来自Stakefish的Sunny,Gavin和Dimi。如果有任何来自验证者方面的开放问题,你觉得我们应该更深入地探讨,我们会很高兴去回答。任何你想为这次讨论的总结提出问题。

Jack Zampolin:在这里,如果有任何验证者对Cosmwasm安全性有疑问或担忧,或者已经投了反对票和或正在考虑投票。我很希望你们能上来发言。

Sunny Aggarwal:我认为围绕Cosmwasm的整个安全性的担忧是有点愚蠢的。我认为Cosmwasm目前被用在总价值四五百亿美元的链上,已经是被大规模使用了多年。Josh昨天在推特上说,现在对Hub最大的问题不是安全风险,而是有不相关事情发生。人们一直在说,如果Hub瘫痪哪怕是三天,也会是一个悲剧。真的吗?现在究竟会发生什么呢。我们目标是让Hub变得更加有用。要进入这一点,特别是当涉及到IBC中心时。如果Hub的目标是成为IBC路由器,我知道我通常是反对IBC路由器的人,但在特定情况下,当你使用IBC路由器或直接连接时,我会开始考虑它。我意识到,要成为IBC路由器,你需要成为效率最快的链条,而不是效率最慢的链条,因为如果你想成为IBC路由器,你必须是最快地整合新的ICS,新的链间标准。例如,涉及多个Hub的事情,Hub是第一个整合这些事情的代表。快速迭代和安全地添加新的ICS的方法是需要通过Cosmwasm,而不是通过SDK代码去进行。SDK代码实际上更危险,因为如果你做错了什么,你就有可能意外地去改变人们的余额和其他信息。Cosmwasm实际上与系统的其他部分分离得很好,所以它实际上是快速迭代的更安全的方式。我在这里是从质押者的角度来说,我们将对这个提案投 "赞成 "票。

Simon Warta: 我想对最后一点进行确认。无论在Cosmwasm中运行的是什么,都是在沙盒中运行的,Wasm是被设计成一个沙盒。它是在浏览器中运行,你浏览你不信任的网站,执行这个网站给你的任何东西。因此,如果你将Cosmwasm的开发与Go的开发相比较,这个沙盒是非常的安全,在Go中,每一个使用地图的人,像最基本的地图类型,都是给你非确定性的元素顺序。这是你在Cosmwasm中无法做到的,因为你无法获得随机数。这并不意味着即使Rust想实现这样的数据结构,它也不能访问环境数据。所以它只是每次都给你相同的顺序,因为它不可能访问环境。我们在Cosmos SDK中看到的bug是由访问系统时钟引起的,这在Cosmwasm中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是在一个沙盒里,这使得一旦你有了它,应用开发事实上就变得更安全了。

Jack Zampolin:只是想补充一下。这个沙盒使Cosmwasm保持在自己的领域里。我看到一些人在谈论对Cosmwasm和IBC的担忧,人们会不会利用Cosmwasm从IBC中窃取资金?不会,我们有正式验证来证明这一点,在这次讨论中,有很多稻草人/诡异的论点被抛出,我觉得我们需要直接地解决这些问题。

Jacob Gadikian:我想对这个观点表示同意。Jack是完全正确的。不管我是否投反对票。

Billy: 很好,我看到Gavin举了一下手,来自Figment。欢迎Gavin!

Gavin Birch:是的, 谢谢你。我很想在这里以个人名义发言,而不是代表Figment。Zaki几年前说过的一件事是我非常喜欢的,那就是Cosmos Hub的目标是成为生态系统中最可信的hub,我对我们在这里投票的内容没有太多的技术方面的理解。我完全同意,现在Hub最危险的事情是它所做一切的相关性与意义。在我的印象中,有几件关于Hub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Hub的管理可以决定经典Cosmos SDK软件和制作共识软件。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Hub功能,而不仅仅是我们在考虑这个Hub模型时经常想到的IBC。所以这可能很重要。另一个保持Hub相关性的重要功能是Hub在做些什么。我知道有很多团队面临着很大的压力,要保持相关性和可持续性。用户对高质量的关注自然就产生了这种激烈的竞争。因此,我认为对中心有一个强有力的愿景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我们就有一个很好的指南针来指引我们的方向。因此,我们不会惊慌失措地去说,哦不,Hub的方向与愿景脱轨了,我们最好去做一些什么事来改善它。所以现在我们有这种情况,也许中心治理负责决定什么智能合约在中心上运行。也许这很好,Hub治理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或者这也可以作为一个专门的链间zone。我有点想回到zone的命名,因为如果Hub在安全、稳定和治理方面是最可信的链和生态系统。我们可以有这些链间zone,在那里我们有专门的Cosmwasm智能合约和其他种类的东西进行测试。我们需要时间去做到这一点,在激烈的竞争中,这可能会有威胁到相关性的问题。但也许在这种缓慢而稳定的方法,我们能尽量地获得大家更加多的信心。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做的决定是 不赞成"。我明白为什么人们会投 "赞成 "票,但我没有强烈的立场,我也没有向Figment去表达一个强烈的立场。

Billy: 这很好,Gavin。我觉得这是看待它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就像我一开始说的,我只是想让人们对 "赞成 "和 "否定 "的好处和坏处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因此,当你选择 "否定 "的时候,正是根据你所解释的那个理由来下的判断。我认为,在推出跨链安全之前,Hub本身的ATOM链应该缓慢移动,尽管所有这些真正令人兴奋的有价值的ATOM实用案例会成为可能,即使我们讨论的各种事情都是有益的。我只是想确保大家的决定不是轻率的,并感谢你来谈这个问题。我很抱歉我之前说错了话。当然,你已经有了新的方向。祝贺你在Figment之外获得新的方向。但是,我们也仍然有来自Figment的伊丽莎白, 如果你有兴趣加入。我看到Adriana加入了,欢迎Adriana。

Adriana:嗨,大家好。非常感谢你们! 首先,感谢你主持这个讨论。这的确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讨论,它也帮助我们社区成员和验证者做出如何更好的为Hub投票的决定。安全性是关于在Hub上采用Cosmwasm的讨论中的一个方向。因为我们有Cosmwasm团队的一部分在这,我个人想知道我们是否能够得到更多关于Cosmwasm最新审计的信息。这些审计所揭示的风险是什么,以及这些风险是否得到了解决或者规避。另外,如果我们要在Hub上采用Cosmwasm,我相信我们作为一个社区首先要进行一些测试,来测试Hub上的Cosmwasm的压力承受能力,看看它是如何表现的,是否有任何风险或缺点。这将意味着在实施之前要做一组测试网,并根据测试网的结果和hub对这些结果的反应,就像我们有另一个专门为Cosmwasm设计的质押游戏、区域游戏,以尽可能地测试面对压力的表现,并看看Hub对它的反应如何。通过这种方式,我们,作为一个社区成员和验证者,将能够拥有更多的数据,使我们能够对Hub的这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做出更明智的决定。我们还没有投票。我们正在等待收集更多的信息,也许Cosmwasm团队可以在这些关于审计的问题上提出一些建议,如果社区认为测试是一个好想法,我们应该继续进行,在为Cosmwasm提出第二个提案之前,先从这些测试中获得一些对Cosmwasm的认识。谢谢你。

Billy: 有人可以先对审计问题进行发言,然后我可以围绕测试网给出一些想法,只是与目前测试网的严格升级有关,我对这个想法感到非常兴奋。

Simon Warta: 当然可以,谢谢你,Cosmwasm已经完成了第一次审计。我有审计报告,但还未被公开,是因为我还没有回答完里面的每一项问题。但我可以分享一个概要:这些报告中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其中的确是有一堆琐碎的问题,都是围绕着只在测试中使用的代码。有一些内存泄漏,但非常小。都是那些使你的节点每隔几周就崩溃一次的问题,然后当你重新启动节点就继续正常运行。但是这些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这包括CosmwasmVM,我们有另一个对于Wasm的审计方案,这是关于与Cosmos SDK的整合。那关于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在完成第一轮审计后,在这里我们十分感谢所有的赞助商,我们将进行第二轮审计,因为代码在不断发展。我们对代码有了更多的信心,但越多的人以专业的方式来审视它,它就能变得越好。所以我们不会停止外部审计的工作。之前发现的严重的漏洞并不是由审计人员发现的,而是由在生产中运行Cosmwasm 1-2年的链里发现的。我们在Terra上有这种情况,Terra在Cosmwasm上有大量的负载。他们对查询速度有很高的要求,他们在生产环境中发现了各种内存泄漏。我们已经和他们沟通了很多个月,对于他们发现的所有问题,他们都会和我们协调,确保他们了解问题,我们也会修复问题。并为大家提供一个更好的Cosmwasm版本。因此,所有的重大发现我们都记录下来,并非常详细地解释发生了什么,问题是什么,修复方法是什么,等等。基本上,严重的问题都是由Terra发现的。的确的,这是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漏洞赏金或蜜罐,所以他们正在对它进行压力测试。

Billy: 谢谢你的建议。Cosmwasm版本的Rho将进入一个测试网。每次升级都有一个测试网,运行并模拟升级。现在,我记得它已经从13个增加到35个相对较大的验证者周转率在Persistent测试网。它目前正在运行theta软件,它被用来执行从Delta到Theta的升级,它将被用来执行从Theta到Rho的升级。顺便在这里向所有参与的验证者表示敬意。所以,这将在任何升级之前运行。但是,运行一个较长的测试的想法也非常有趣,Adriana。事实上,我从其他一些安全研究人员那里得到的一个对话是,我们很想在运行了Cosmwasm的Gaia版本上做这一整套测试,但那会比我们目前对Rho的目标相比花费更多时间。所以只是在考虑未来的不同版本,我想很多人都在推特上说,也许Cosmwasm也可以,但为什么现在,让我们慢慢来,让我们事先做X,Y或Z。我们也在Lido的帮助下更新Cosmwasm,使其符合46的要求,其中公司是46的官方版本将在46的SDK版本出来后三到六个月内出来。如果我们想在中心上对Cosmwasm采取极其谨慎的做法,也许只是重构时间线,并考虑为它建立类似区域游戏的测试网。如果社区回来说,是的,我们算是喜欢Cosmwasm,但在我们在没有看到X、Y或Z被证明它将是安全的之前都不会考虑。如果这真的是这类节点的意义,这里绝对有一个继续推动项目的方案,可能会解决这些方面的问题,但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是,与Hub的目的相比,安全风险似乎是一个被重视的问题。如果它也能做到这一点,它是否会在这个愿景上分心。我想这是真实而重要的哲学辩论。我的想法似乎是大多数人的意见的关键所在。

我不知道你对那个测试网是否有任何其它想法,或者关于这两组答案的任何其他后续问题,Adriana。

Adriana:是的,非常感谢你们两位对这些问题提供的更多信息。就个人而言,如果Cosmwasm团队能够分享审计报告,我很开心能看到,而且正如他们提到的,由几个团队对一个代码进行审计也是有帮助的,特别是当我们讨论是否将该代码添加到Hub时。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添加到Hub的内容会有一个非常保守的政策,我知道是有一些压力,比如我们如何使Hub以某种方式与市场(这个生态系统)同步发展,因为所有这些链都在创新,而Hub仍然是不作为的,而且在其产品落地也比较缓慢。我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如果你看中的是Hub的长期战略和长期价值。但我确实看到了有关相关性的问题,我并不反对这样做。我只是想确保我们有一个最安全的链,这个链在三年零几个月的时间里没有进行任何停机。如果我们正在添加我们不能100%确定其安全的技术,至少我们正在采取正确的方法进行推动,也就是至少有两到三家审计公司对我们想要添加的代码进行审查,并且还需要通过一个客户社区运营的测试网的审查,例如,每当我们将这种类型的技术添加到Hub,如果我们考虑上线那我们也考虑是Stargate或IBC。我们一直在运营非常多的测试网,不仅是升级前的测试网。我说的是长期的测试网,比如几个月的测试网,以确保我们添加到Hub的东西是安全的,最终上线产品的时候我们是放心的,我承认我们必须与市场同时发展与进步的事实。任何与添加Cosmwasm到Hub相关的风险,我们都能够通过提前添加这些解决方案,如测试网,如更多的审计,以某种方式减轻风险,即使它推迟了两三个月将Cosmwasm添加到Hub,但是我相信这是一个社区审视风险并做出任何明智决定的过程所要花费的时间和学习流程。

Billy: 谢谢,Adriana。我想指出的是,你知道,我们并不是没有任何中断。有几次紧急升级,只要有升级,链子就会停止,直到升级完成,所以你可以把正常的升级看作是正常的停机时间,而那些紧急升级从技术上讲是网络停止。但我也同意,Cosmos Hub确实有一个相当好的记录,没有出现我认为你所描述的那种链上故障。嘿,Vish你已经能够用你的麦克风说出来了吗?

Vish Modali:嘿,其实我并不打算发言。但听了谈话,我确实有话想说。我没有完全理解Cosmwasm在Hub上这么快就上线的原因。我听到的唯一的案例是流动性质押。显然,我对有效的数据集有保留意见的。我其实没有听完这整个关于安全性的讨论,我原本认为是没有必要的,但现在了解到了DAODAO、命名服务等产品案例。我们可以做的是对你们设想的Cosmwasm使用案例和链间安全V1版本的迭代更新或者是2个版本的更好的迭代。我觉得有这样的理解,特别是对更广泛的社区来说,将是非常好的。我认为,即使是继续使用链间安全,持续地沟通哪些项目可能会被上线,以及它们可能会如何影响Hub,这对大家来说将会非常有帮助。

Billy: 这很好。我真的很感谢,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而且听到这一点真的很有趣。这些方面的对话,之前这个提案背后的意义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播。这也是我对twitter上的一些讨论的担忧,似乎很多人没有完全掌握我们在Hub上说的Cosmwasm的提案是什么。再说一遍,这可能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做好沟通工作。一些更重要的事情正在筹备中,比如白皮书2.0,我想最终放到一个管理提案中,以获得ATOM持有人自己的批准。我们现在已经超过了20分钟。我们有一些有着不同需求代表的对话。Mike,我看到你也是一个链的建立者,但我觉得我们也许应该结束这次对话了,因为我们已经超时了。

Cryptocito:我想也许是Zacky。你是否有一些最后想说的,你随时可以开始。

Zaki:我认为我们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讨论。我觉得这真的可以归结为一个根本性决定。我有两件事想提的。一件是我认为在这里面不容易浮现的事是,在有链间安全区里的Cosmwasm并不等同于Hub上的Cosmwasm,因为在有链间安全区里的Cosmwasm并不能自动访问ATOM的状况,而是需要一个新的系统,也就是链间查询系统来整合信息到Cosmwasm。那就有很多事情要顾及。有一个全新的收费机制。有异步性问题,有查询失败的可能性。如果试图在链间安全区里去复制我们试图用在Hub上Cosmwasm做的事情,就会增加很多复杂性。这不是简单的链间安全转移的问题,花费个几个月的时间后,我们可以将Cosmwasm添加到链间安全二进制中,并会得到与Cosmwasm在Hub上可以构建的完全相同的东西,相反,有一个全新的的产品线必须被开发,这是Cosmwasm加上链间安全或链间查询的Hub生态系统,本质上这是一个全新的产品,需要配备人员和开发团队并推进他们的工作,以达到Rho现在试图实现的目标。

Cryptocito: 太精彩了,谢谢你的分享。我想我们可以在这里和大家一起总结一下这次富有成果、非常和谐的讨论,尽管推特上的噪音有时似乎有点不和平。我认为这对大家现在做出更明智的决定有很大帮助。因为我们有大量的验证者,所以我认为这次对话是超级重要的,对每个人都有帮助。 我很感激,也感谢Billy的主持。

Billy: 是的,非常感谢你们,感谢大家对这次的治理的关心。

Subscribe to atom_crypto
Receive new entries directly to your inbox.
Collectors
View
#1
#2
#3
View collectors
This entry has been permanently stored on-chain and signed by its cre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