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al raised
undefined ETH
Collectors
undefined
first collector
top collector
latest collector
单片链 vs 模块链- Solana 和Celestia创始人最新辩论
0xf1E2
April 23rd, 2022

Tarun Chitra:在我们了解单片链和模块链之前,我们假设你在电梯里遇到了Netfix刚被裁掉的员工,你会和他们怎么介绍Solana 和Celestia?

Mustafa Al-Bassam:因为他是Web2.0的开发者,我会用Web2.0做比方。如果你是Web2.0的开发者,你不会想在共享主机上搭建应用,如果你熟悉DreamHost, GOCTs, Google Pages 这些,这些执行环境会限制你的开发,因为你必须和其他人共享服务器,这也限制了可扩展性。这个类似于将你的应用部署在共享的智能合约上,这就是单片链。目前,Amazon EC2, AWS这些系统允许开发者去自己搭建使用虚拟机,自己掌握执行环境和可扩展性。这个就类似于我们的Rollups,你可以有自己的区块链,自己的执行环境,在不和其他开发者共享资源的情况下,更好地实现扩展。

Anatoly Yakovenko:千万不要用区块链,除非你想要在共享的环境下实现快速确认,通过和类似于交易所,稳定币提供者等其他金融应用实现交互。那么Solana是目前最快,最便宜的途径。

Tarun Chitra: 根据你们对自身的定义,你们是如何看待对方的设计架构的?

Anatoly Yakovenko:我认为模块化区块链是将不同的功能分解为一个干净的界面,搭建在不同的组件上。

Mustafa Al-Bassam:我认为单片链可以理解为一个全球共享计算机,就和当年以太坊的远景一样。

Tarun Chitra:我们从开发者成本,开发者界面,创业成本这些来考虑,如果你看到有开发者开始用Celestia 或者Solana, 你会怎么描述开发者成本呢,比如有12个项目正在开发,为了实现DAO,长远的发展,比如它们需要花多久时间去了解语言,设计架构,执行环境这些?

Anatoly Yakovenko:我认为所有的开发者都应该了解Rust吧。Rust不是我们自己开发的,但是是开发者最了解的计算机通用语言。开发者也和Rust非常类似,你可以用Tango,用Ankr将所有的语言放到一起。我们看到黑客松比赛上有开发者在六周时间内实现了锁仓80亿美金的好成绩。

Mustafa Al-Bassam:模块化的核心在于在Rollups上开发可以和在智能合约上开发一样简单。例如通过CosmosSDK, 你可以实现秒级的部署,而通过Rollups技术,你可以直接分叉Rollups,创建自己的Rollups。为什么你需要这么做,这里你可以你可以在执行环境的权衡方面有更大的灵活性,这样你就可以根据你需要的应用程序进行更多的定制。

Tarun Chitra:谈到这点,一个历史性例子,Linux 需要很长时间才实现了如今的,多处理、多应用程序、多执行环境工作,花了非常多的功夫,并且在Kernal 上进行了很多变动。但是,一旦完成,这个巨大的闸门,因为有大量的开发机会,没有 JS 将能够运行,如果没有SMP2.6 的机器。所以我们也需要相同的时间,会遇到自动汇总,工程部署之等问题,单片链目前正在发展,你认为有这两者有根本区别吗?,

Mustafa Al-Bassam:我认为,如果您采用模块化区块链堆栈,如果您将每个模块单独拿出来,其实每个模块都很简单,但是堆栈的复杂性在于其集成的方式,如果您从模块化堆栈的大局来看,比如单片堆栈,不是在单个模块化上,而是在相较于整个堆栈上更加复杂,但这不是问题,而点在于是您不必需要了解整个堆栈上发生了什么,你可以让你基于某些模块搭建更多东西,基于更复杂的设计搭建,而不是像单片链这种需要了解整个架构。当然18年,19年以后大家都陷入到搭建单片链(Layer1)的循环,我们现在可以打破这个循环,我们在区块链领域有这么多的创新,是时候将这些创新模块化,让这些创新能够助力行业的发展。

Anatoly Yakovenko:我觉得它取决于具体运用案例,如果你依赖于应用程序的位置,并且这些应用程序不是静态的,你可以组合,你真的需要一台巨型机器将它们粘合在一起,因为他们的情况需要确保他们执行状态的速度,或者在Serum/Mango上的仓位,UXD协议这种,如何确认以及他们可以更快地连接到他们关心的金融机构,从稳定币到交易所,该网络不是您可以在智能合约中启动的,你当然也可以有些模块化的活动,类似于Tendermint的设计,一堆不同的组件,但是你的用户体验会差20%,比如20% 更高的费用,20% 的延迟,这就像你的手机运行速度慢了 20 秒,人们才会收到通知,我相信我们链很适合处理运行DEX, 适合价格发现,竞标,管理,供应商的市场构建了一个可预测的案例,NFT,它们都是金融合约,归根结底,它们还是需要同步,报价和出价,尽可能快地执行此操作,从而连接到真实世界。

Mustafa Al-Bassam:Linux 操作系统拥有内核空间,代码空间和使用空间。拥有单片链需要运行所有的代码,对于内核空间里的应用程序,但我认为拥有模块化区块链的方式是拥有使用空间,即 L2,你可以在那里运行应用程序,而不是在内核空间中。

Tarun Chitra:我们来聊聊矿工可提取价值(MEV)。对于模块化链,你需要等待一定时间,才能实现交易确认,会给套利者,做市商提供提取价值的机会,你认为对于模块化区块链这是一个功能还是一个Bug?

Mustafa Al-Bassam:这需要看你如何看待执行环境的工作原理,特别是,如果执行环境具有序列器,那么在以太坊 L2 中,MEV 移动到 L2 序列器,比如说Optimistic Rollups,它们可以理解为特性而不是错误,因为这些价值被移动到序列器,序列器提取 MEV ,并用于资助公共产品。最终,您不需要拥有 L1 的最终性来让用户有足够的最终性来完成所有交易。像 Arbitrum Inner 盒子模型或者Optimisum 序列器模型一样,您可以通过查看盒子模型或在几秒钟内立即询问序列器并在以太坊区块时间强制他们获得最终确定性。所以确定性它更像是多维度的保证,用户不是严格需要L1确认,Rollups的确认就足够了。

Anatoly Yakovenko:这些都还是权衡,妥协,。我认为两个模型都会存在,不管是搭建在数据库的应用,还是将金融系统全部搬到区块链的世界,而对于MEV来说,用户最终都会通过获得折扣或者更好的交易价格中收益。MEV的存在也会促进开发,硬件升级,推动行业发展。Flashbots, Geno 都是不错的例子。我们看到在Solana, Avalanche 上,有验证者在宣传我们此时正在出售该区块,人们处在共同合作,您是否认为共同合作的验证者,通过不同的收费模型/地理位置下可以实现更可持续性。这里面分为单链MEV和多链MEV,单链MEV我们认为是拥堵的博弈,固定的机会让更多人可以参与投标我们鼓励竞争。而MEV在模块化区块链上是关于采取什么样不同路径。我们Solana是想让这个MEV变得非常有竞争性,让人们可以更容易地进入网络,最后这变成一个无利可图的事情,这就非常好。从经济学上讲,价格反映了事物的真实价值,全球所有的人都同步,用同样的状态机,多个区块链生产者可以实现同时运行状态,而不仅仅是单个生产者。你可以和最近地理位置的节点沟通,优化信息流,降低价格。当我们实现了最低的延迟,和光缆一样的速度,像信息一样传播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实现像Nasdaq和CME的速度。我们不在乎架构是模块化还是单片链,我们需要实现全球信息的同步,而在我们在实现全球状态同步的时候,我们发现单片链更契合我们的目标。

Mustafa Al-Bassam:我认为基于这个讨论,Solana可以理解为全球分布式竞争平台,全球结算系统,而Celestia,和比特币以太坊一样,从根本上说,目的是实现可验证的竞争平台,不仅可验证,专注于去中心化,允许轻量级验证链,如果目标是状态的快速协议,web2 的是不是就可以实现了呢,甚至使用集中式分布式计算机,你可以争辩说你可以让全球分布式各方就状态达成一致,但是在我看来,没有人们/用户验证状态的能力,那就失去了区块链的关键属性。如果 Solana 验证者想要改变链的规则,用户如何在没有资源节点的情况下进行验证。

Tarun Chitra:这正好提到了我们下一个问题,对于模块化和单片来说,轻节点分别如何运作的?

Mustafa Al-Bassam:轻节点允许终端用户使用手机与全节点同等级别的安全性,因为他们可以获得区块链状态的保证,欺诈证明证明,数据可见证明,ZK证明等基本的东西,为什么比特币需要增加区块大小限制,理论上,他们可以有数十亿美金的交易,如果他们增加区块大小,并优化它的节点,比特币社区无需这样做,因为这会增加最终用户验证链的节点资源需求,保证区块链的关键,链的状态是正确的,但是使用新技术,用户欺诈证明,数据采样 zk 证明,您可以增加块大小限制的同时而无需提升用户资源需求。

Anatoly Yakovenko:你们可以看下ETH2. 0的情况,部署6500台机器(服务器,硬件条件)运行3000个ETH2.0节点,到验证器,只有6500个盒子,实际部署情况下是你拿着solana的验证节点,加载几百个ETH2.0节点,然后那是你的 ETH2.0的部署了,在现实世界中,机器变得越来越大,Solana 验证器不是 ZM Process 32 Core, 你通过支付800美金/月获得数据中心 。集中式服务商来处理这些用户。所以我认为有一点,当你看到这些东西在现实世界中的部署方式时,如果说运行 Solana 的大量硬件与任何其他链不同,那也不是对的。但当你把它换成不同的系统, 比如轻节点进行验证时,显然有一个权衡。如果假设所有其他 N节点都已被破坏,那么你需要多少个轻节点来重建网络,您将信任多少个节点呢?

信任假设对于用户来说非常重要,单片链是当你不验证节点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信任;而当你运行轻节点时,你其实部分参与了验证,你假设至少X 个节点是诚实的,当然对于Solana来说,部署验证节点的确是需要更多资源的,执行智能合约被优化到你可以用来实现共识。共识就是智能合约,100个交易中80%是投票交易也可以,验证是我们整个架构中最小的部分。真正昂贵的是如何实现信息的同步并且分发至网络。我们确保了交易的快速和价格优势。用户只会关注快速确认,交易发现,价格发现,确保节点不会Rug 我的资产。而开发者需要确保我的NFT能够被分发到最多的用户群体。

Mustafa Al-Bassam:我有个问题。既然Solana想要做全球计算机,结算层,那么如何实现扩展,是通过持续增加资源要求吗?那么如果未来用户群体激增,现在的800美金/月肯定是不够的

Anatoly Yakovenko:根据摩尔定律,同样的费用下,你可以每两年获得双倍的硬件能力,每个人都是需要更新的,单核性能可能会饱和,但是你可以从其他方面受益,比如带宽。

Mustafa Al-Bassam:但是储存方面存在问题,硬件在过去几年无法遵从摩尔定律。

Anatoly Yakovenko:目前状态以每年增长30tb的速度增长,目前来说并不是非常难解决的问题。

Mustafa Al-Bassam:Celestia你无需购买任何硬件,这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

Tarun Chitra:单片链平台和建立在消息传递上的模块化链有什么区别?

Mustafa Al-Bassam:单片链依赖的单一结算,我们有带桥的多链生态系统,我们没有单一的结算层,例如ETH Solana 之间的整个桥,我们不能有多个结算层,市场已经决定了,然后我们发现了使用多签名的不安全的桥、模块化架构则通过使用 Rollups技术 创建信任最小化的桥梁。

Anatoly Yakovenko:桥很可怕,但是可怕的不是共谋,这也是原生 Rollups试图修复的,而真正的风险则来自于智能合约风险,执行风险,甚至单个代码都可能有 bug。这就是可怕的部分。而Rollups想要帮助Layer1 实现标准分层。例如 USDC,有连接多个链的桥梁,这是基于对银行中美元托管金额的高度信任假设,在打包比特币、以太坊上非常成功,我不能确定说,接下来五年情况如何,既然现有的模型对用户来说非常友好,为什么还要转移到所谓的无限制许可的新架构呢,除非现在需要花更多时间在中心化交易所上线。当然对于现有的Rollups的创新性,我很难反驳,它们成为了巨大L1生态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Tarun Chitra: 当然不管是Optimisum 还是Wormhole桥等安全事件, 它们都有同样的问题,因为在双方链上都有合成资产,它们需要确保价格同步,执行同步等,所以这些都是Bug的来源。

Tarun Chitra:对另一种架构的设计,说些好听的

Mustafa Al-Bassam: 我喜欢Solana的并行执行环境,交易处理得非常好。

Anatoly Yakovenko:我真的很喜欢分离数据可用层的想法,因为我认为这样更容易确保安全性,模块化可以实现更快地迭代,因为它们以更容易管理的方式分解事物。

Arweave TX
6j8_vuEPFwqVVYgE77xstrjY-BGfZIBlSNMTmASVvnc
Ethereum Address
0xf1E26c020a084E77A4931fEE4c997a2b064566fc
Content Digest
pR_w6sfJ_u_e9k9PBaMvSDcDFrM9OisbxJhvqqFxb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