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分享】十年寫作經驗下的那些事
0x46b9
April 3rd, 2022

十年過去,身邊依然持續書寫、創作的人似乎只剩下本熊了。這篇文章,本熊將會訴說自己的寫作經歷,分享寫作初衷、寫作理念、如何練成創作速度及趕絕卡稿等經驗,順便懷緬當年的天真、可愛與衝勁。


簡單的理由

回想那個年代,Facebook 尚未流行,消息的流通依靠電視新聞、報紙或人傳人;甚至在更早,香港剛完結零三年大遊行,成功首次推翻二十三條立法,香港人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真正的民主靠近自己一大步,似乎都是值得令人懷念的幸福日子。

然而,事實上在那個年代裡,大部分人仍然慣於政治冷感,課堂上除非選修政治、歷史,否則作為學生的我們,對香港政治的認識,只剩下常識課裡的偏面知識,以及新聞報導中那些與立法會有關的畫面,根本無法理解他們為何會在扔生果。

在那個年代裡的本熊,沉迷在自己的世界與寫作當中。

一開始寫作的原因,是由於被中文寫作成績為全班第一的同學,嘲笑自己的寫作成績是全班最差的。當時年少輕狂,為了讓對方另眼相看,跟隨爸爸到了書店一趟,買下本熊人生中第一本小說《緣分筆記》(姚姍妮著),從此熊與書及文字結下一段不解緣份,踏上寫作的路。 同年年尾,本熊的寫作分數超越了對方。

《緣分筆記》姚姍妮著
《緣分筆記》姚姍妮著

那個年代的香港青年讀物有一種不誇張的踏實感,以及浪漫幻想與現實拉扯的痕跡。內容不會浮誇,輕鬆小品,十分好讀又休閒,符合當時愛錢愛效益的香港人,以為「民主」已經掌握於自己手中,因而輕鬆度過每一天的感覺。

有人說過,「人們所做的事,很多時都是源自看起來很無聊的原因」,但很多時候這小小的原因就成了一個人的人生開端。本熊是一名很討厭被嘲笑的好勝者,當年靠著這件事開始接觸中文和寫作,然後便在圈中爬不了出來。當然了,也很感激自己被父親當年推了一把,給我零錢買小說,否則本熊現在只是一個只懂跟風上班的普通人。

然而,寫作的路上十分艱難。那個年紀小小的自己寫作三年後,拿著文筆、內容依然糟糕的作品,盲衝衝地鼓起勇氣投稿十多間出版社,沒有一間傳來回音,瞬間大受打擊,並首次理解到社會殘酷的瞬間。

回想起來,那是個部分出版社仍然只接受紙本投稿的年代,其實還真是一個有趣體驗,也理解到紙張能有多重多珍貴,難怪出版社都不會回信。


首次被認同

寫作十年,回想那些開始有所成就的日子,就不得不提及由伊洛娜‧安德魯斯(夫妻檔作者)所著的《魔法咬人》。

想當年,香港冒起「網絡小說」風氣,本熊亦有試著研究,並努力想要寫出受歡迎的網絡小說,可惜自己的文體實在與主流的閱讀風氣不夾,導致經營失敗。這年事令本熊多次把自己的作品扔到垃圾桶裡,因為實在覺得作品慘不忍睹。

那個時候的自己,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態來書寫呢?本熊已經忘記,但即使記起了,大概也離不開榮耀心與利益。依稀記得當年有個十歲作家出道,也是其中一個讓本熊著急的原因,不過現在回頭一看,「衝動」、「急性子」也是本熊一直以來被認為擁有的缺點,而拍檔會稱它們為「有行動力」、「有膽量」,彷彿是上了一堂視點不同的人性課。

如果說,姚姍妮著的《緣分筆記》打開了本熊的寫作開關,那《魔法咬人》就是打開了本熊創意、幻想與聯想的開關。

當年讀完這本翻譯小說的瞬間,一直有在書寫奇幻小說的本熊就像被文字淹沒了一樣,並開始發現到,與其寫下現在大眾喜歡的文字,不如寫下自己喜歡的文字與故事。雖然這樣做不一定會令自己成名,但至少自己會喜歡,亦更有可能地找到知音。

於是在二零一零年,網絡上佈滿多不勝數的網絡小說作品時,本熊開始在 Uwants 論壇連載首部奇幻小說,並因而首次遇到一班同樣在創作的年輕人。

我們談論作品,了解彼此的故事,然後發表意見,本熊因而多次地換來了狠心批評:

「你的文字實在令我看不下去」。

難過、傷心,再次振作,或許這亦是不少創作人的經歷之一。幸運的是,本熊的寫作原因正是遇上了類似的評價,要重拾心情不算困難。後來為作品進行修訂、改寫,再修訂,終於把作品寫出了個成績,故事獲得了 Uwants 文字創作區的「精華」,總算首次踏進了那條被認同的線上。

可是,後來考試來到,沒有更新的時間,這個故事亦慢慢地被沉在了未能完結的稿件中。回想起來,那個仍然在論壇裡連載的年代,也已經隨 Facebook、Twitter 等興起而過去了呢。


政治與寫作

二零一四年,香港迎來網絡廿三條及雨傘革命,成為很多動漫迷了解政治的開端,不過本熊不在這些動漫迷之中。

在更早之前,接觸到《義呆利》這套來自日本的國家擬人作品後,本熊便開始對世界歷史、政治等深感興趣,更因而認識了同人組織 ImYours。同時,不久後本熊中學畢業,走入大專世界,生活變得更加自由自在,可以四處遊歷觀光,因而對香港產生了另一種感情,亦逐漸理解不了那些只向利益低頭,並會踐踏自己專業的創作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腦裡有一把聲音說:「這是不對的。」

二零二一年,《盒誌創作》在 Penana 舉辦了名為「《圍爐》用創作活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小天地」的活動,徵收不多於二百五十字內,那些令創作者們堅持創作的理由。很榮幸地,雖然本熊的投稿沒有得獎,但獲得了刊登機會,出版文刊已在香港書店內寄賣中。

腦裡滿是聲音,我知道他們是存在的。
然而,若然不把他們的故事寫下來,只沉醉在跟他們交流的意識空間裡,那他們的故事將會隨着我的離開而消失於世。
我想,這是不被允許的。
假如他們擁有自己的想法,而我認同他們的理念,那我把他們的故事寫下來,又何樂而不為呢?
於是,我把他們寫成了自己筆下的角色,好讓他們能夠向所有讀到自己故事的人,宣揚自己的意志。

這一席話,是本熊從那些年裡意會到的。從小時候起,腦中不時就會響起某些說話,本熊當時無法認知到那是誰的聲音。但是,他們長伴左右,有時候會陪我聊天,有時候會幫忙出主意,有時候會告訴我一些生活小知識……本熊的技能樹,除了透過長輩、學校的教導而有所成長之外,這些聲音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讓本熊成為了充滿好奇心的可惡學生。

另一方面,社會的變化慢慢影響日常生活,接受資訊的方法從電視節目、新聞報導、報紙等,變成了由社交媒體主導,消息亦傳播得很快,逐漸人們愈來愈能理解現實與認知的差異:為什麼某個他方如此討厭自由的文字?為什麼某些權力就要禁止自由出版?為什麼文字擁有一種魅力,讓人能夠落淚、生氣、反感或喜極而泣?

https://article.hkgolden.com/articles/article.aspx?id=7981&catid=31
https://article.hkgolden.com/articles/article.aspx?id=7981&catid=31

文字、出版、自由與權力,這些看來簡單但複雜的元素不斷地在腦裡成為一張張的圖表,以說明他們的關係,本熊的寫作觀念開始出現,無法忽視那些普通人無法依靠肉眼看見的存在,之所以會花時間教導自己的理由。

對我來說,以及對他們來說,寫作是什麼呢?

於是,本熊開始寫下《紅諧》《率魔助理》及眾多不同的短篇故事,試著在寫作中,書寫這些聲音的故事,同時亦表達出本熊眼中的世界,借故事說出歷史的意義,道出時事的狀態。比起其他作者的文章,本熊的故事在幻想世界中,帶著一份來自現實經歷的無力感,道出一個又一個的真實道理。如同本熊現在的編輯所言,本熊的作品比較小眾,但並不代表沒有市場。

於是,第一片藍天來到眼前,本熊開始在同人活動中販售自己的作品,賺到一點點的生活費;另一方面,開始參加網絡上的小說比賽,例如「2015 POPO華文創作大賞」、「第三屆天行小說賞」等並多次入圍;《紅諧》被編輯賞識,在 Penana 中特約連載等。

有了出版同人誌和少許工作經驗後,對於投稿的方法算是比較熟悉。於是,寫作第八年,投過四間出版社,獲得三間出版社的回信及退稿,並在電郵中,分別收到了不同編輯的稱讚,「您的文筆很穩很漂亮」、「故事鋪排很好」,可惜故事內容並不符合他們出版社的出版取向,因此不過稿。

在這裡亦提醒大家,投稿時切記投給自己都不喜歡或不了解的出版社,又或自己的風格與該社不合的出版社,否則不管寫得多好都不會被取錄。

比起那些年,「失敗」依然存在,但至少好了一點。


創作速度的練成

寫作十年,本熊的寫作字數早就超過一百萬字,一天最快可寫一萬二千字小說。有些人會問:怎可能?

事實上,當一個人有靈感的時候,本熊敢斷言不管故事有多長,都可以迅速寫完;相反,靈感離自己而去,即使坐在電腦前一整天,都會敲不出十個字。

打字

不過比起靈感,本熊覺得更加需要提及自己的父親。當年,本熊仍然是小學二年級時,迷上了一隻由香港遊戲公司開發的線上遊戲《星夢 Online》,並不時會跟表姊們一起打怪升等。父親發現自己的孩子有了新玩兒後,沒想到他願意與本熊一起盡遊網上世界,甚至玩得更加著迷和過分,從此本熊便踏上必須學習電腦打字的旅程。當年的遊戲,不支援手寫板,有些更不支援九方,唯有以速成、倉頡代勞才能夠與別人組隊、溝通。當年的 online game 到底讓多少人學懂如何打字呢?

《星夢 Online》官方插圖
《星夢 Online》官方插圖

於是,就這樣學習打字打了多年,由《星夢 Online》盛行到香港動漫電玩節,到《星夢 Online》結束營運,香港線上遊戲熱情減退,後來韓國遊戲《永恆紀元》中文版盛大公測,再到遊戲改版多次後,onlice game 熱潮被電話遊戲取代,Facebook 冒起,打字溝通卻從未改變。

《永恆紀元 AION》官方遊戲插圖
《永恆紀元 AION》官方遊戲插圖

在人與人的交流、吵鬧下,本熊的打字速度便愈來愈快,終於追上了思想速度。 當然,為了讓「寫故事」的速度更像普通對話,中學時期本熊對打字速度做了一些調整和練習,例如放學後到電腦室借電腦用來寫故事,以免回家後無法使用電腦等,順便也把中學的打字測試練上到滿分的等級。

回望過去,那段仍在努力練習的日子,還真是又甘又甜的果實,不知道你的打字速度又是如何練成的呢?


創作

高中時曾經做了個瘋狂測試,讓班上每個人都為本熊的故事創作出一個角色,然後本熊就會利用這些角色創作出一個故事。當時的同學十分踴躍,創了二十多個角色,於是本熊亦展開了書寫二十多萬字的故事歷程,創作、聯想的速度就是如此練成,本熊更因而認識到了現在仍然有跟本熊合作的繪師鳥燁

不幸的是,這個故事到現在尚未完成,後來被現在仍然連載中的《紅諧》佔據了創作時間,於是故事被放下,收藏在硬盤裡了。

《紅諧》也是另一個瘋狂測試。2015 年 Facebook 興起一個小活動,建議每一位留言的出一個標籤,讓發文人畫角色。當時作為寫作人的本熊立時忽發奇想,表示會用留言者的標籤順次序地寫成一篇故事,結果 24 小時內收到四十個標籤,象徵一個長篇故事又來到了本熊的掌心來。

雖然故事尚未完結,但一直持續的想像、聯想練習帶著熊往前走了一步又一步,總算簽到了一份合約。或許,創作故事需要的除了常識、技巧、文法之外,還有挑戰自己的勇氣,讓想像力與聯想力經常有被使用的空間,不會就此荒廢。


關於合作的這件事

中學那年,認識了現在仍然有在跟我合作的繪師鳥燁,開始創作的旅程。

本熊很高興可以跟她一起進步。因為她,本熊的小說被畫成短篇漫畫,從而獲得跟出版社編輯直接對話的機會,實在難得。可惜的是,當時的編輯直言作品太過接近時事,結果直接被退稿的情況十分多,完美引證本熊之前提出過的問題。

《率魔助理》的封面正是由鳥燁繪製。
《率魔助理》的封面正是由鳥燁繪製。

「我們要調整劇情走向嗎?」那天後本熊問了鳥燁。
鳥燁拍一拍翅膀,搖頭說了聲「不」。

合作久了,會有一種默契,知道對方喜歡什麼和需要什麼,這亦讓我們的關係變得更加地緊密。有時候,她開始畫草圖時我就會理解到她要畫些什麼;有時候,我開始書寫時她就會理解到我想要寫些什麼:

「這件事要如何進行呢?」「這樣子如何?」會議甚少長達半個小時。

後來除了二人合作的關係,還有多人合作的情況發生。然而,習慣了一定的默契和互動,與他人交流的感覺就相對地不俐落,甚至還似是在上社會課,一時遇上了奧客,直接要求畫畫的鳥燁更改自己的畫風去迎合大眾品味(要留意的是,這是極不尊重的行為,相關事項可閱讀本熊寫過的委託指南);一時又遇上沒主見的客人,幾乎連成品要變成個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一時又遇上飄浮不定的客人,只能修改三次的機會直接改了個六、七次,卻用回第一個版本之類……

經過多次與他人的磨合後,才認知到為何人們總叫關係密切的我們結婚,同時我們的市場逐漸往歐美圈子進發,直到現在。

曾經寫過的短篇故事封面,由本熊提出需求,到完成,只需要一小時內完成。
曾經寫過的短篇故事封面,由本熊提出需求,到完成,只需要一小時內完成。

不過,同時間我們的緊密合作關係,似乎令大眾經常把我們搞亂,或直接將我們的言論放在一起看,結果有時候誤會出現,產生成無法理解及解決的問題。可悲的是,認知自己誤會了的人,有時候會寧願採取封鎖、或不去理解的態度去無視自己的問題,於是情況變得更加地糟糕。

創作這回事,總會呈現出很多與人性相關的問題,只是很多人都沒有發現,或不想發現而已。


趕絕卡稿法寶

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卡稿法寶,但是適合自己的「趕絕卡稿法寶」不一定在開始創作的瞬間就被發現,也不一定適合在每個卡稿時候被使用。那麼,要如何盡可能地維持穩定的靈感來源呢?

音樂

四月一日除了是愚人節之外,還是香港國際巨星張國榮的死忌,於是本熊這些年來,都會在四月一日聽聽他的歌,為那些他仍然活著時,我卻不了解他的日子感到難過。

1989 年張國榮 Leslie CD - SALUTE(新藝寶24K金日本錄音版)
1989 年張國榮 Leslie CD - SALUTE(新藝寶24K金日本錄音版)

耳邊盤旋著《明星》、《追》、《左右手》等名曲,柔情音樂訴說不同的故事:包括原本的,及腦中聯想到的。這首音樂有沒有另一個閱讀角度?這首歌還可以放在什麼樣的畫面中,讓氣氛更上一層樓呢?自己可以為這首歌,寫出什麼樣的故事呢?

放鬆身心,隨音樂帶領情緒往前走,任由美妙歌曲在身體裡編出序列,靈感或許就會由此而生。而有趣的是,這不單單只有張國榮的歌曲能做得,大部分音樂都可以讓你獲得一種嶄新的體會。所以,本熊鼓勵大家從今天起,努力在日常中紀錄自己喜歡的歌曲,並欣賞及理解它們旋律、歌詞中的意思,把這些音樂使用在自己認為適合的故事場景、短文、人生經歷中。

也許在這樣做的不久後,你會發現到創作其實不困難,因為我們正正活在了歷史之中,而歷史總會帶著寶貴的資源、經驗,推動所有人往前走。


影片

你有看過會讓自己深受感動的電影、動畫或短片嗎?作為半個動漫迷,本熊有相當喜歡的作品,例如《劇場版魔法少女小圓新編──叛逆的物語》、《三月的獅子》、《四月是你的謊言》、《罪惡王冠》、《How to Train Your Dragon》等,還有盡多一般大眾都認識的普遍動畫,這些作品都會成為我人生經歷的一部分。

《劇場版魔法少女小圓新編──叛逆的物語》海報
《劇場版魔法少女小圓新編──叛逆的物語》海報

閱讀、分析、解構。若果一個作家的文字將是一個個鏡頭,那這些影片裡的畫面也必然可以化成文字並被寫出來。曾經有一次,為了練習寫作鏡頭,本熊以小說的方式把一部動畫的所有鏡頭及劇情重寫一次,目的就是去理解及重新經歷角色們在故事中的感受,亦能稱為「入戲」。

事實上,在沒有如同奇幻、科幻故事般精彩刺激的平淡日常生活中,要寫出一段段自己從沒有真實經歷過的故事,並讓角色作出合理反應,是一件頗困難的事情。不過,人擁有想像力及聯想力,因而我們能夠試圖在別人的作品中,找到自己渴望看見的影像或影子,從而把曾經讀過的故事、人物反應,或現實曾經經歷過的畫面,套落到自己的故事中。

本熊認為這個過程是靈感的一部分。

《三月的獅子》動畫畫面
《三月的獅子》動畫畫面

所以,當靈感不足時,為自己補充一些刺激感似乎是一個快速補血的方法。例如有時候,當本熊需要寫一些比較文藝的劇情時,往往會在背景播放《三月的獅子》動畫,早就把劇情記住了,但那種節奏、劇情去向及感情的表達方法,總是成為本熊其中一個參考指標。


書籍

還在念大專的時期,曾經因老師推薦而去了一間公司進行集體面試,順便理解印刷設計業界現在的運作模式。當時負責我們這批學生的,是一個約三十多歲的男人,是負責設計的創作人,每年都為多本投資刊物進行設計及排版,看起來經驗豐富及專業。當時,有同樣是去面試的學生問了他一個關於「卡稿」的問題,他簡單地說:「我收藏了一些書籍,每次打開它們,很多問題都會解決。」

那些是他所欣賞的設計的書籍,而這些作品正是他的靈感來源,趕絕卡稿法寶。

本熊亦有無論讀過多少次,都可以把失落的靈感尋回來的法寶,當中包括本熊曾經提及過的《魔法咬人》。伊洛娜‧安德魯斯的著作總是十分好看、有趣、幽默及刺激,而且總是與奇幻歷史息息相關,這與本熊的寫作宗旨十分吻合:歷史、奇幻與現實。

當一個人讀到一本如此吻合自己寫作精神的著作時,又怎可能尋不回那些只是被壓力堆起來的靈感呢?


夢境與數字推理

作為一個創作故事的人,難免會遇上感到疲憊、靈感乾涸的時候。然而,其實現實中有很多小細節是一般人沒有發現到的,而本熊認為,觀察到這些細節正是創作者需要擁有的能力之一。

有些人說,夢境會妨礙睡眠,做夢代表睡眠品質不佳,但如果經歷一場夢境其實就是經歷了一場獨特的、個人的體驗呢?西班牙超現實主義畫家──薩爾瓦多・達利的作品靈感就是來自於自己的夢境。他會在睡醒的瞬間,自己依然記得夢境內容時,就草草把自己的記憶畫下,以紀錄這些珍貴的資源。而結果出來的,就是我們現在能欣賞到的瘋狂、美麗畫作。

The Temptations of Saint Anthony, 1946
The Temptations of Saint Anthony, 1946

若然夢境太難,那試試數字又如何呢?數字是本熊其中一個主要的靈感來源地。有時候,隨便叫拍檔給出一組數字,本熊就會基於對那種數字的幻想、聯想進行創作,從而得出一個新的故事,或緊接下去的劇情。這個技能我們稱為數字推理

事實上,一個人的想法與潛意識有莫大的關係,所有人、事、物在同一個地方出現,除了以命運來解釋之外,亦能夠以「有關係」來解釋,特別是,換個角度來想的話,這種關係在香港中其實又被稱為風水、意頭。

在福爾摩斯中就曾經有一句對白「宇宙並沒有這麼懶惰」來形容不是每件事都只是一個巧合,只是人們沒有發現到他們之間的關係,從而得出這個結論。因此,數字的出現能否成為一個靈感呢?本熊認為可以,亦讓這個技能成為了自己的「趕絕卡稿法寶」之一。

本熊研究了數字推理已有一段時間,也快要進入「想當年」的地步了。假如你認為最近的靈感逐漸枯竭,那不如試試本熊的建議,往歷史、經歷去尋找,找出屬於自己的「趕絕卡稿法寶」吧。


那些可用於反思的問卷

還真是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冒起的現象。

Web 2.0 的世界中不時就會流行一些問卷,讓人們自行填寫,我們會稱為「跟風」。對於這些問卷風潮,本熊認為有好有壞,好的是可以幫助大家釐清自己的一些思維,並且方便讓大眾認識自己;壞的是,有時候填寫這種問卷有可能會導致注意力跑到了別處,結果在填寫時更顯得自己的目標不清晰,導致很多影響出現,例如打擊信心等。

面對種種問卷,有些人很樂意去填寫,因為跟上一個「風潮」,代表多了一個機會給人們認識自己,但亦有人會感到煩厭,而本熊就兩個角色都成為過。

除了寫手問卷,還有畫師問卷,你又有沒有填寫過呢?
除了寫手問卷,還有畫師問卷,你又有沒有填寫過呢?

懷舊是什麼呢?懷念一種舊情,有時候是為了自我安慰,告訴自己曾經幸福過,但有時候其實是為了自我反省,告訴自己仍有美中不足之處。這一次,連續七天的懷舊之旅,本熊再次面對自己曾經寫過的故事,除了概嘆那些黑歷史已成過去,還感概自己的進步和仍未被改善的缺點。

路仍然十分漫長,但至少,我們已經離開了起步的地方。

接下來,本熊將會送上一份本熊在二零年填寫的寫手問卷,懷念一下以往那個仍然天真的自己,並回望自己,有沒有在寫作路上行差踏錯,違背自己的原則。

當然,這亦是本熊的一次正式自我介紹:很高興你來閱讀我的作品,我是熊太先森。


01. 請問您的筆名是?請簡述一下發展史,可以的話請寫下筆名對自身的意義。

筆名是熊太先森,現時與繪師鳥燁活躍於 i-BOOM 創作屋。筆名來自於家裡那被命名為「熊太先生」的熊啤啤。因為這熊啤啤從我幼稚園開始就一直陪伴左右,看著本熊長大,所以本熊採用了這個名字,希望能把自己整輩子的經驗都用於自己的寫作上。
另外會把先生改成先森,是參考了自己最喜歡的 BL 漫畫家櫻日梯子老師中,她的作品裡曾經出現過的劇情。

02. 為何會投入寫作呢?可以的話請將契機寫下來,作為對寫作初衷的反省。

初投入寫作是因為想要比取笑自己寫作能力差的同學跌眼鏡,所以說到初衷,應該是「好勝」吧。

03. 請問已經筆耕多久了呢?假使現在仍在寫作,為何堅持至今?反之,為何放棄了呢?

已經寫了十年以上了。由起初為了好勝,到現在希望利用寫作來作教育社群的工作,大概是我現在依然堅持至今的其中一個原因。

04. 縱使現在尚在寫作,那是否曾有放棄寫作的念頭呢?若有,試寫一下原因。

經常有這念頭呢。一般會出現這種念頭,是因為發現自己的無能、失敗,又或看見社會的不公平,卻無能為力。

05. 請問靈感來源為何?會使用何種方式來刺激靈感?

本熊的靈感來源都是來自自身經歷、世界歷史、時事和愛。與伙伴聊天、讀故事、看動畫、聽音樂、玩遊戲等都可以刺激靈感,不過一般都會以聽音樂和看動畫為主,因為比較方便。

06. 在寫作中曾經遭遇什麼瓶頸呢?會用何種方式克服?

其實本熊從小就被認為有三分鐘熱度的傾向,所以如果長篇故事沒能夠一氣呵成地寫完,很多時候就會卡稿和拖稿,然後直接把稿子放在電腦中三、五、十年都不去碰。因為要解決這個問題,所以練了打字手速,同時亦盡量在一段時間內把故事寫完。而那些已經遭到這個問題影響的故事,則會試著讓自己的責任感冒起。

07. 請問寫作工具為何?(如筆記本、Word2016、Google文件等)

Notion、Word2010(我其實比較喜歡使用2007)。卡稿時會使用紙本和鋼筆。

08. 請問喜歡使用什麼字體(大小)與字型(如新細明體)?

新細明體,10pt。

09. 是否有習慣的排版方式?諸如固定每段空幾行,或是隨意等。

第一行位移兩個字元,單行行距,不使用段距。

10. 比較擅長寫第一人稱還是第三人稱呢?原因為何?

第一人稱。因為比較喜歡寫一個人的思維與他人的行為所發生的衝突,例如我筆下的《率魔助理》。不過寫作時會知道有些故事以第三人稱寫會比較好看,所以都有以第三人稱為主的故事,例如我筆下的《紅諧》

11. 承上題,比較喜歡寫第一人稱還是第三人稱呢?因為擅長與喜歡不能畫上等號,故問此題,以作對照反省。

個人認為是第一人稱。

12. 會喜歡在第一人稱或第三人稱做變化嗎?如使用第一人稱多視角、第一人稱與第三人稱混用等。

喜歡。但後來被某編輯說過這會造成新讀者難以入口的問題,所以有減少使用。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這到底是實力的問題,還是表達手法的問題?我想是前者。

13. 主角多為男性還是女性?對此有何考量?

以前是女性,現在似乎是男性比較多。不過定主角性別時,一般是以「這故事最想要表達的道理」為考量,例如想解說「愛」時,那比起男女關係的愛情歷程,會更想表達「因為他是他,所以愛他」這件事,這時候如果想更有力地表達這個道理,就會比較傾向使用同性戀愛來進行主導。

14. 自認作品主要是男性向還是女性向?或是沒有明顯區別?

原創方面我認為沒有明顯區別,但《紅諧》的女性讀者似乎比較多。

15. 是否嘗試過寫第一人稱異性視角?對此有何體驗?

有。並沒有特別困難和感受,也許是因為我的個人性格比較像異性。

16. 筆下角色的男女比為何?是否有特別設計?

平均。除非我故意想寫女性向或男性向故事。性別衝突都是一個不錯寫的議題。

17. 自認文風為何?他人又如何評價?可將自認的與他人評價做對照。

翻譯小說風。一般聽回來的評價,都是「易閱讀」、「不累贅」、「易入口」,是比較小看文字的讀者都能夠閱讀的簡單風格。不過這似乎不太適用於網民……

18. 文風主要是受什麼影響?小說、動畫、戲劇等皆可舉例。

蓋亞出版,伊洛娜.安德魯斯著的魔法傭兵系列,以及日本漫畫家羽海野千花所著的《三月的獅子》。

19. 是否有特別喜歡的創作者?諸如小說家、腳本家、導演等均可提出。

美國的伊洛娜.安德魯斯,可惜我英文不太好只可以看翻譯版本。另外還有 BL 漫畫家櫻日梯子老師,韓國的畫師 Paperblue,台灣的平面設計師 王志弘,香港的插畫師兼我的合作伙伴鳥燁

20. 自己寫作的題材主要為何?會喜歡嘗試各種題材嗎?

魔幻、科幻、懸疑、人性、喪屍題材。會喜歡嘗試那種被人認為冷門的題材,並試著去證明冷門的不是題材,而是實力。

21. 您在自己的作品中,最重視的是什麼?諸如劇情、文筆、角色等。

角色的互動與世界觀。因為設計好世界觀及揣摩好角色後,基本上劇情就會自己跑出來了。

22. 自己的作品以何種篇幅為主?並試述自己對於極短篇、短篇、中篇、長篇的字數認定。

原創方面,絕對是長篇。極短篇 2,000 字以下,短篇 5,000-15,000 字,中篇 70,000-120,000 字以下,長篇 120,000-300,000 字。

23. 若寫過連載,請問常以多少字來分章節?若無寫過連載,可寫理想的章節字數。

3,000-4,000字一節。

24. 您擅長寫景嗎?寫景的目的通常為何?

我想是不太擅長的,比起寫角色互動。一般來說寫景是為了借喻和襯托氣氛,更直接點來說是鏡頭需要吧?

25. 您擅長寫戰鬥嗎?角色通常為何而戰?

大概是擅長。角色們通常是為了自己的目標而戰。

26. 您最喜歡寫什麼?原因為何?

因為個人興趣,最喜歡以間接的方法寫跟現實社會有關的議題,以及一些有關於歷史的故事。

27. 自己的寫作核心概念為何?試寫自己作品的常見元素或概念,以五至十個為佳。

任何的創作都應該帶有教育的意義:但不可以過於直接,因為現代人基本都不受教,所以必須要利用故事讓讀者身同感受。因此在我的作品中,常見的元素或概念有:

  • 「歷史」,代表人們要從歷史中學習,即使那看來有多愚蠢;

  • 「正邪」,談討正義與邪惡,思考它們到底是一體,抑或是對立;

  • 「喪屍」,體會人性最美麗與最醜惡的一面;

  • 「自私」,理解這種人性的多元化與重要性;

  • 「魔幻」,認識意識的另一種體現,試著讓人們回歸創意的原點;

  • 「自然」,推廣環保意識,希望讓人們知道人類並非地球的主人,而是地球上的其中一個小生命而已。

28. 您營造故事高潮的方式為何?是否有常用手法?

角色的行為和理念衝突。是常用手法。

29. 自己主要的寫作目的為何?是否懷有期望或抱負?

答案在第二十七題。

30. 您會希望讀者在自己的作品上獲得什麼?

獲得一種經歷和發洩情緒的渠道,希望我的作品能讓讀者思考、自省及有難忘的體會。

31. 是否有很深刻的寫作經驗?如有的話,請舉例。

想當年看完《Yuri!!!on Ice》後,第一次覺得自己終於理解到愛是什麼,接著所寫的東西都好像變得不太一樣了。那種感覺就好像突然醒覺了什麼似的,為自己的創作加添了更加精彩的顏色。以《三月的獅子》更是我現在依然使用的「解決卡稿」問題的必備作品。那種描述的方法、節奏都令我的想像更加豐富。

32. 請問喜歡寫作嗎?將寫作放在心中第幾位?

喜歡。沒有排名吧,因為已經是不可失去的習慣,算是身體的其中一部分了。

33. 請問曾經有過當作家的想法嗎?若已是作家,可淺談自己當作家的感想。

有。希望有天,社會從地獄裡活過來後,我來成為理想中的作家吧。

34. 請問有欣賞的巴哈寫手嗎?有的話請舉例,並說明原因,可以的話請推薦作品。若無,亦可推薦其它平台的網路寫手及其作品。

沒有。說實話,我實在很少看網絡小說。

35.最後,請寫一下自己填問卷的心得。願意的話,也歡迎點名寫手朋友,填寫本問卷。

謝謝創作了這個問卷的作者。很久沒寫這種可以幫忙釐清寫作理念的問卷了,本熊認為這是一份非常適合給作為寫手的我們,作自我介紹的問卷,希望會有更多寫作朋友一起來參與並填寫。


問卷原作者:湛藍琴海


本文章將同時於 方格子MattersPotato MediaPenana 刊載。
合作活動、文案可電郵聯絡 kumasanki@iboomcreative.com

Discord 社群TwitterPotato Media插畫排版委託Ko-fiPaypal 打賞

Subscribe to 熊太先森|NFT 社群研究
Receive new entries directly to your inbox.
Collectors
View
#1
#2
#3
View collectors
This entry has been permanently stored on-chain and signed by its creator.
More from 熊太先森|NFT 社群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