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D数据报告:StepN是被工作室撸垮的吗?
0xaB2D
June 24th, 2022

在现有的区块链游戏分析中,大家的关注点通常是游戏代币的每日提取量、每日消耗量等这些非常宏观的指标,而忽视了这些动作背后的微观行为。很多个钱包地址可能归属于一个团体(例如公会、工作室等):某一团体内部通常会有一致的行为(同质性),而团体之间则有相异的行为(异质性)。在通过链上数据分析GameFi用户行为时,区分出这些不同规模的团体的行为能够使我们更好的分析不同的用户行为特征,从而更好的对游戏经济系统的健康度来进行判断。这种微观的行为分析在bitcoin这种相对成熟的系统中比较常见(比如glassnode数据中的巨鲸、幼鲸等的不同行为特征分析),而在GameFi这样的新兴的垂直领域较为少见。

接下来我们以StepN为例。Gst是StepN的游戏代币,每个地址(用户)的gst提取和消耗量也反映了该用户是更倾向于复投还是氪金。事实上,某一个地址未必代表一个用户:每个用户可能有多个相互关联的地址,而每个小团体可能有成千上万相互关联的地址。不同团体之间的钱包除了与官方地址进行交互,往往不会有直接的GST交易往来。当我们把gst代币转移网络可视化时,一个小团体的GST转移就会形成如(如图 1)的独立网络。我们称这样的小团体为活跃实体。整个GST网络就是由这样一个个活跃实体组成。

分析传统游戏一个常用的指标时DAU(Daily Active User),而在区块链游戏中user通常对应一个地址。实际上,直接应用这个传统游戏指标在区块链游戏中是不够精确的。因为区块链网络匿名的特征,一个user可以建立很多地址,从而污染这一指标。在分析StepN的用户行为时,我们通过网络分析的方法改进了DAU这一指标,并提出了**周活跃实体(Weekly Active Entity)**这一指标以区分于以前的活跃地址指标。**特别的,我们使用了网络分析中的网络组件这一理念找出所有的子网络,从而将不同的节点归类于不同的实体组织。**注意到,在分析中我们使用周(weekly)而不是用日(daily)作为单位,因为只有当时间跨度足够长时,钱包地址之间的关系才会显现(例如,工作室中每周对其所有钱包产出的gst进行采集)。

具体的,我们收集了2021.12月到2022.5月所有的GST转移记录(6月前一周的数据的加入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我们的结论),并按照一周的长度对数据进行切片后构建GST转移网络。我们选择了Flipside Crypto作为我们的数据来源,因为Flipside提供了更方便的Solana链上数据解析,使我们不需要再去对链上的派生地址做mapping。在SOL、GST、GMT这三个与StepN相关的代币中,我们选取GST的链上转移记录作为分析对象。这是因为,GST的供应与消耗直接反映于用户链上的GST行为:用户一方面可以通过燃烧GST去铸造新鞋,另一方面可通过在Dex卖出GST实现打金的变现。我们通过SQL调用了GST代币2-5月期间所有链上转移记录,见(图 2)样本。链上转移记录记载了入出GST的地址以及数量,并包含其他区块信息。其中,MINT为GST代币的Solana链合约地址。

我们首先构建了周活跃实体(WAE)周活跃钱包(WAW)(图 3)。周活跃实体和周活跃钱包数量现在仍处于高速增长,但周活跃实体的增长速度要稍逊于周活跃钱包,这表明现阶段活跃钱包的增长主要依靠于已有的活跃实体的持续扩张。 

活跃实体的规模不断增长的同时,活跃实体也开始出现了巨头化的现象,截至到5月16号,最大的周活跃实体的活跃钱包数甚至高达7万。根据活跃实体的活跃钱包数量,并结合现实情况,我们认为活跃实体主要有两大类:散户活跃实体与工作室活跃实体,散户因为时间与技术限制,往往只会同时操作几个账号,而工作室为了利益的最大化,其账号规模庞大,且具有一定的组织架构(图 1)。为了更细致的分析,我们对活跃实体采用以下标准进行划分:

  1. 大型活跃实体:活跃钱包数量 [50,+∞),对应着大工作室或公会;
  2. 中等活跃实体:活跃钱包数量 [5,50),对应着小工作室;
  3. 微型活跃实体:活跃钱包数量 (0,5),对应着散户。

尽管我们一直认为是工作室等大型活跃实体支撑并引爆StepN的热度,但是大型活跃实体占比如此之高确实出乎我们的意料(图 4)。今年的2月份前游戏初期,大型活跃实体的比例一度高达40%。到3月份时候,随着游戏热度爆发,新玩家的不断涌入,大型活跃钱包比例才出现下降,不过StepN的高收益不仅吸引着新玩家的进入,也会让玩家不断进行复投,所以大型活跃实体的比例还是在不断上升。

从上面的大型活跃实体钱包占比可以看出,工作室等大型活跃实体是整个游戏生态必不可少的一环,可以带动游戏的繁荣,也可以将游戏拉入深渊。当大型活跃实体开始抛售时,经济系统将不可避免的走向崩溃。那么工作室等大型活跃实体的动作是项目方以及散户需要关注的点。

根据我们的数据(图 5、图 6),大型活跃实体在2月中下旬和3月初时提取的GST的量和占比都要比存取的GST量要多。这表明在游戏热度刚上来的时候,大型工作室专注于出金,并在很早期就已经完成了回本。虽然如此,游戏没有显示出颓势,主要因为中型活跃实体与微型实体的快速进场,这在图 6.b的存入比例也是可以看出,这时候中型活跃实体与微型实体的存入比例一直在90%以上。

从3月中到5月中,随着用户涌入、游戏热度的增加以及币价的持续上涨,大、中、微型活跃实体的GST代币提取和存入数量都在快速增长。然而,相对于中型和微型活跃实体,大型实体的GST提取占比越来越高。这可能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大型实体的扩张很快,钱包数量占比也在增加(图4);第二,GST币价上升过程是大型实体的派发过程(如同每次比特币上涨周期都是大户们的派发过程)。特别注意到,在5月中下旬,大型活跃实体的派发GST提取数量达到了顶峰,大型实体的出金远大于入金;与之相反的是,微型实体的GST存入到达了顶峰,入金大于出金。但是微型实体的存入并不能抵消大型和中型实体的提取,结合大盘的大幅下调,GST的价格也大幅下挫。

虽然各种Fud、利空消息以及整体市场颓势使GST大幅度下滑,但是基于不同行为特征的链上数据也给出了不那么悲观的信号。从现在的数据来看,大型活跃实体出金的数量的高峰似乎已经见顶,最致命的抛售的阶段似乎已经度过。大型活跃实体抛售的同时,中、微型活跃实体依旧在不断增长。宏观环境的改变、市场情绪、以及后续项目方针对游戏进行合理的改进,都有可能会改善项目的现状,为再次起飞创造契机。

Arweave TX
McNnjnc3ORebQ3Os4EvLzQrxDs5GDqNAsyklyIB6zuk
Ethereum Address
0xaB2Dd970E9a4647D4F86E98f902dBdf58c459e66
Content Digest
vq7BZt4CSSNoZVw8z4i-h0G9rywR9Ex-RsXDXDbAh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