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未来的工作来自DAO和加密网络,而不是公司
龙犄角
0x3381
May 16th, 2022

|作者:Ben Schecter|译者:Sig|校对:Shawn|排版:龙犄角|本文译自以下原文|


在未来,普通人可能不会再为公司而工作,相反,人们将以非传统的方式获得收入:比如玩游戏、学习新技能、创作艺术或策划内容。这种工作方式的转变并不罕见,也不出乎意料——大多数人受雇于大公司的想法在1800年的人看来也是疯狂的。

由加密协议所形成的网络使得这种未来的新的工作形态成为可能,这些网络也正在形成一种协调、衡量和奖励复杂生态系统贡献的新方式。这种转变为个人解锁了新的赚钱潜力,也导致了价值捕获的不断转移:从组织转向参与加密货币网络的个人。

传统的收入方式是“以工作来赚钱”,但未来的收入方式将变成“以X来赚钱”——以玩游戏赚钱、以学习赚钱、以创作赚钱、以工作赚钱。

然而这一切不会奇迹般地发生——它需要新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在公司系统之外去协调所有的新活动,而 DAO 中的赚钱机会将取决于 DAO 中所需要的各种贡献。这篇文章为理解未来工作中的各种选择提供了一个框架。

公司协调机制的局限性

首先,我们要解释现有收入模式的缺点。在信息时代,传统的公司雇佣制度作为协调各项活动的手段,正在迅速地过时——我们已经从新收入模式的出现中看到了这一点,比如网红、短期合同工、创作者、零工经济参与者等等。这些赚钱的方式不一定感觉像工作,但它们都是人们作为个人价值提供者参与到复杂网络中、并因其贡献而获取收入的例子。

然而,这些非传统的机会是有限的,即使有,也往往对贡献者的价值回报不足。这是因为这些工作仍然是基于 web2 范式,而公司继续控制着商业模式。

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拥有“外部利益相关者”,或模糊了组织内外部成员界限的参与者。参考一下苹果公司和App应用程序的开发者、Youtube和创作者、或者Uber和他们的司机——参与者从外部为公司底层做出贡献,但公司很难将激励措施与这些利益相关者结合起来。

随着公司的发展,他们无法与这些外部网络参与者维持一个可持续的关系。公司与参与者的关系变成了零和博弈,为了使利润最大化,公司开始从参与者身上榨取价值。Chris Dixon认为,这就是 "为什么去中心化很重要"。

公司制度有严格的内外部界限,这在工业时代是有意义的,但在信息时代,这种模式导致了激励模式的错位和不可持续性。在我们这个充满复杂信息和外部利益相关者的世界里,公司制不再适合帮助我们协调活动。

加密货币网络为参与者之间提供了更好的一致性,而 DAO 将成为这个新世界的协作层。

DAO作为新的协作层

DAO 最终将取代传统模式。DAO 是一个互联网原生组织,其核心功能由智能合约自动完成,并由人来做自动化无法做的事情(例如营销、软件开发)。在实践中,并非所有的 DAO 都是去中心化或自治的,因此最好把 DAO 看作是一个由其成员共同拥有和控制的,基于互联网的组织。

尽管 DAO 的发展还处于早期,但它们已不再仅仅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概念。它们是真实的组织,管理着数十亿美元的资本,为数百万人提供真实的产品和服务,并为人们创造新的收入方式。

这里是 Cooper Turley 对当下 DAO 情况的一个不错的概述:

DAO 有许多不同的类型和规模:有管理加密货币的 DAO(协议 DAOs),进行风险投资的 DAO(投资 DAOs),为其他 DAO 提供服务的 DAO(服务 DAOs),购买NFT的DAO(收藏者 DAOs),等等。

但在所有的 DAO 中,有一些共同点将它们与传统组织区分开来(这些是概括性的,所以请注意它们根据具体情况而有所不同)。

这些将 DAO 与传统组织区分开来的因素,实际上是使 DAO 与利益相关者和参与者有更多共生关系的原因。DAO 作为一个开放经济体来运作,鼓励价值在所有的环节发生,而不是基于任何法律边界。Chris Dixon 在文章中写到:

加密网络使用多种机制,确保其在成长过程中保持中立,防止出现中心化平台“挂羊头、买狗肉”的情况。首先,加密网络和其参与者之间的合约是在开源代码中执行的;其次,它们受到发言权机制和退出机制的制约。参与者通过社区治理获得发言权,包括链上(通过协议)和链下(通过基于协议的社会结构),参与者可以通过离开网络或者抛售代币、甚至在极端情况下通过分叉协议来退出。

DAO 的架构本质上是开放和负责任的,强制它们与创造价值的参与者共同分享价值,否则,其他的 DAO 将会超越它们,或者它们的参与者将离开以寻求新的机会。

实际上,最好的 DAO 将奖励参与者作为所有权经济的基础。这种新兴的正和动态是塑造未来工作形态的 X-to-earn 趋势的基础。

在 DAO 中工作的未来

为了更好地理解人们在未来所拥有的选择,我们需要进入 DAO 的内部进行探索:

作为开放经济体的 DAO 会为 X-to-earn 的趋势提供动力,这将使工作比起我们习惯的朝九晚五更灵活、流畅、有趣。

这些加密经济体的开放性允许人们可以同时参与几个 DAO 和加密网络,混合、匹配不同的收入流和所有权回报(记住,最好的 DAO 会通过它们的原生代币将所有权分配给参与者)。

未来人们的收入将融合以下几种形式:日常生活(比如玩游戏)、我们印象中的传统工作(如赏金/合同)、以及目前只有少数人才能获得的收益(比如投资收益和被动收益)。换个角度想,DAO 将会给予不同参与者更好、更高质量的机会,包括代币持有者、赏金猎人和核心贡献者。

举个例子,一个代币持有者可以通过接收主流 DeFi 协议(如 Compound)的赠款,从他们各种代币的被动收益中获取收入;还有一些是通过他们所持有的代币随时间增值而获得收益回报;赏金猎人通过完成链上的激励行为获取收入;网络参与者通过玩 Axie Infinity 或其他 play-to-earn 的游戏获取收入。

在未来的工作中,工作将变得更临时和动态——工作之间的转换成本将变低,机会将更加明显,工作将会被缩减成更多的原子单元,整个世界将会把单独的劳动力中统一起来,所有的工作机会都将开放。我们将根据链上历史、所有权和声誉来发现新的机会,将个人与机会匹配,在自己最有比较优势的地方做贡献。

下面将对参与者如何通过 DAO 寻求赚钱机会进行详细介绍。

核心贡献者:以工作赚钱

核心贡献者是我们今天通常所理解的雇员——全职专注在一个(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2-3个)项目或者组织。这种专注使得个体能够嵌入到项目中去,并积累背景和战略知识。想象一群拿着薪酬的人在一起工作,这个团队唯一目标是推动为他们带来主要收入的公司的经济增长,并且这家公司还包含着数百或数千名工人。

对专注和嵌入式工人的需求将永远不会消失,但在 web3 这个团队的规模将比以前小得多。软件和智能合约在很大程度上使得这一小群人能够创造巨大的影响。Instagram 被 Facebook 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其团队仅有13人,这种情况在未来会变得更加普遍,在软件自动化的帮助下,更小规模的贡献者可以组成更大的网络,使得核心贡献者的数量减少。

在未来,为这种组织工作和为公司工作不会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DAO 依然会有核心贡献者,他们的利益和组织的健康发展直接相关。然而,由于 DAO 比公司更加透明,并且可以被一个更大的社区来负责,因此也会有额外的压力(想一想政府官员所受到的审查)。

赏金猎人:以贡献赚钱

“赏金猎人”以商定好的价格和时长来完成被明确界定的工作。这些人通常是金融、开发、设计等职业领域的专家,他们同时为多个 DAO 提供服务,并完成有明确界限的具体任务。

悬赏任务通常会公开发布,任何人都可以领取,有时会有竞争:不是根据最初申请过程中的竞标,而是根据后来产生的价值和效用来分配奖励。这些悬赏的赏金通常由赠款委员会或去中心化的工作组来决定,他们被更大的 DAO 授予一些权力(被称为治理2.0的趋势的一部分)。

许多赏金猎人也会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服务 DAO—— 向一些手头没有所需专业技能的 DAO 提供外包服务。这些需要专业知识技能的服务 DAO 正在形成,比如财务管理(如 Llama)、软件开发(如 RaidGuild)、治理(如 Fire Eyes) 等等。

虽然这些赏金猎人和服务 DAO 听起来像是合同承包商或者专业服务公司,但由于一些原因,他们在 DAO 中会与众不同,并更受欢迎:

  1. 智能合约使得 DAO 的核心功能中很大一部分实现了自动化,留下更多的外围工作,这些工作有明确的定义、功能专业化,并可以通过赏金被很好地捕获。
  2. DAO 会特意将工作推到外围,以保持权力下放,避免大型等级制度,赏金制度可以持续实现这个目标。
  3. DAO 的透明性将使赏金的协调成本降低。

网络参与者:以参与赚钱

这是未来工作里面最新和最令人激动的部分,在任何一个 DAO 中,这也是大部分人的归宿。

网络从更多的参与者和活动中获益。多年以来,用户、消费者、参与者一直在为网络贡献价值,但却没有捕获属于他们的价值(例如为苹果公司开发App的程序员、YouTube的创作者和Uber的司机)。

DAO 的运作更像开放经济体,而非封闭组织,DAO 将根据每个人所提供的价值来回报他们对组织的贡献,无论他们是谁。这意味着对网络有价值的日常行为将被转化为赚取收入的机会。

几乎每个人都会从日常的网上生活、使用产品和作为用户获得一些收入。对于这些因参与网络而获得报酬的人来说,赚钱更像是一场游戏。

在这个激动人心的领域中,已经出现了一些类别(看看 Stephen McKeon 的这篇精彩文章,以获得更深入的了解):

边玩边赚

边玩边赚(Play-to-earn)是一种新型的游戏模式,这种模式对玩家在游戏中的表现和成就进行奖励。传统的游戏模式把价值单向地转移到游戏开发者或平台,但边玩边赚(Play-to-earn)的模式将同时把价值回报给用户。

边玩边赚(Play-to-earn)的模式就像一个经济体:玩家提供劳动力(他们的时间和精力)、资金(通常购买 NFT 加入),并根据他们在游戏中的进度和成就获得可交易的代币作为奖励。从游戏中赚钱并不新鲜,但边玩边赚(Play-to-earn)中赚取的货币除了能在游戏中消费,还可以和其他数字货币或法币进行交易。

这意味着游戏视频玩家真的可以通过他们在游戏中的成就来支付账单,特别是那些生活在低工资、低生活成本的国家的人,这已经成为了数百万人的收入来源,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 Axie Infinity。

Axie 是一个广受欢迎的区块链游戏,玩家在游戏中购买宠物 NFT(Axies),繁育它们、让它们战斗,然后交易它们。这一切都发生在游戏中,但每个用户实际上拥有他们所创造或购买的 Axies。这个游戏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人气爆棚,在7月和8月赚取了总共超过20万个 ETH(目前价值8.6亿美元)的收入(这个数字在后来有所下降,引起了激烈争论,下文会详细说明)。

这种爆炸式增长归功于 Axie 与用户之间激励的一致性,Axie 这样描述:

Axie 有一个 100% 由玩家所拥有的真实货币经济系统。游戏开发者没有去出售游戏中的物品或副本,而是专注于发展玩家间的经济,并收取小额费用来赚钱。玩家用游戏内部的资源(SLP & AXS)创造 Axies 并卖给新玩家或其他玩家。AXS 代币持有者作为政府部门从中获得税收。游戏中的资源和物品被代币化,意味着它们可以随时随地在点对点市场上被出售给任何人。

边学边赚

边学边赚(Learn-to-earn)是一种新的教育模式,人们不用花钱学习,而是通过证明他们所学到的东西获得酬金。当一个人学习到的技能、知识或信息可以为网络增加价值,而这个网络愿意也为学习提供补贴时,这一切就成为可能。

RabbitHole (我工作的地方),加密协议为任务付费,以此激励用户在链上完成特定的行为。当用户完成这些行为后,他们会获得由协议提供的赏金。赏金猎人一般为建立协议做出贡献,而这些链上行为则是在协议内发生。

这种新的正和互动有助于各方:

  • 用户学习到新的技能或使用加密货币的方法,并因此获取代币
  • 密码协议获得新的、有知识的用户
  • RabbitHole 因促进互动而获得一定比例的收入

这种新模式类似于谷歌为了解一个新产品而分享他们的一些广告收入,或是一个大学因为你加强了他们的校友网络而给你报酬。在这两种情况下你提供了价值但却没有得到回报,但现在,你可以获得回报。

从创立以来,RabbitHole 已经发放了超过75万美金的奖励,这些奖励由一些最大的加密协议提供(比如Uniswap、Aave、Compound、The Graph、Pool Together 和 Polygon),虽然这个领域还很早期,但如果考虑到目前还未被用户捕获的教育和广告的收入,边学边赚(Learn-to-earn)的潜力是巨大的。

以创作赚钱

加密货币创造了新的财富和数字稀缺性,为过去几个月 NFT 市场的爆发铺平了道路。这为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提供了谋生的机会,以及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可以传给下一代的财富。

在操作层面,这和任何一个艺术家在其作品获得成功时得到报酬并无不同。更有意思的是,创作者除了通过自己的作品获得收入,还可以通过为网络创造价值而获得收入。

举个例子,NFT 市场 SuperRare 最近将 15% 的代币空投给了自己平台的早期用户、收藏者和艺术家,以承认这些价值创造者在其早期网络成功中所发挥的作用。

Audius,一个去中心化音乐流媒体协议,允许创作者通过上传音乐和制作歌单来赚取代币。因为创作者为网络带来价值,Audius 给予他们股份。

代币持有者:以投资赚钱

高增长的投资机会将会对所有在网络上拥有数字钱包的人开放。

在每个网络都有代币的世界里,参与网络即可获得代币,无需批准,任何人都可以购买代币,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投资者。

投资将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主要收入来源。并非每项投资都会升值,但个人可以获得以前只有少数人拥有的机会,整体赚取收入的机会将会被解锁。

启动 DAO 和未来的工作需要些什么?

只有当 DAO 成为主流的时候,以X赚钱(X-to-earn)的机会才会变成主流。DAO 显示了光明的前景,但现在还很早期,在成为工作的未来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近期 Gitcoin 和 Bankless 对422个 DAO 贡献者的调查中,不足 45% 的受访者表示 DAO 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

为了使 DAO 成为真正的工作中心,我们需要开发能够支持 DAO 及其成员的基础设施、工具和系统。

协调工具

大多数 DAO 目前使用的工具,要么是 web2 的软件(不是专门为 DAO 而设计),要么是非常稚嫩的 web3软件,在这两种情况下,DAO 的需求都没有得到完全的满足。

DAO 在使用去中心化网络和集体智慧的力量方面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潜力,但它们需要更好的软件去协作。DAO 需要工具去支持它的治理(如 Snapshot、Orca)、软件协作(如 Radicle)、财务管理(如 Parcel、Multis、Gnosis)、讨论(如 Discourse)和访问(如 CollabLand)。

与本文特别相关的是,一个有意思的、需要解决方案的领域是奖励贡献者。DAO 中没有首席执行官(CEO)或是人力资源部门(HR)来决定谁应该获得什么报酬,因此需要一个新的、去中心化的方式来判断一个人的贡献和他应得的报酬。早期的有趣的解决方案包括让同事之间互相评判来决定奖励 (Coordinape) ,还有使用算法来构建一个评价体系来计算奖励 (SourceCred)。

声誉系统

DAO 是开放的和无需许可的,但依然需要新的方式来确定它能信任谁、与谁合作、奖励给谁。

传统公司的解决方案是进行广泛的面试,但这与 DAO 的精神相悖。更复杂的问题是许多参与到 DAO 中的人都用的是假名。在这个新世界里,DAO需要一种新的方式来确定将稀缺的资源分配给谁。

这强调了对**链上声誉系统的需求。链上声誉系统将捕捉我们在区块链上发生的行为:我们对 DAO 的贡献、我们的治理投票历史、我们的代币持有量,等等。最终声誉系统将根据这些链上行为来预测我们未来的行为,以判断谁是可信、可靠的。链上声誉**将取代公司目前使用的证书、简历和面试的系统。

然而,在追踪与个人身份相关的公共账本时,存在许多隐私和安全问题。现在的区块链身份主要就是钱包地址,但为了让这些声誉系统变得可行,我们需要更强大的去中心化身份识别解决方案 (如 Ceramic / IDX) 和身份管理系统。

注意事项:关于创造价值,以及可能存在的陷阱

长远来看,还不清楚通过这些渠道可以获得多少收入。以X赚钱(X-to-earn)并不意味着人人都可以通过创作艺术品和玩游戏生活。

以X赚钱(X-to-earn)指的是在创造价值的地方给予回报。DAO 使这些非传统途径变得可持续,并让更多人可以使用它,但是市场不会奖励所有人。市场动态仍是相关的,为了得到回报,你需要提供价值。创作者需要找到观众、游戏玩家需要取得成果,而赏金猎人和贡献者需要创造影响力。

然而,关于可持续性和赚钱机会的规模的讨论并不会影响这篇文章的论点:在网络中创造价值就应该得到回报,DAO 将会在加密网络中协调价值回报机制,提供新的赚钱机会。

更广泛而言,未来的工作不会是完美的。就像以往任何一次重大的技术转换一样,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加密世界,或者更具体说,是DAO,会导致同样的情况。以下是一些需要关注的领域:

竞争力和差异性

衡量和奖励一切对网络的贡献,将导致资源的分配更加任人唯贤。择优录取的反面是 DAO 实际上增强了 web2 世界中的权力法则,例如在 Spotify,前 1.4% 的创作者赚取了 90% 的版税收入。此外,真正的劳动力全球化和较低的转换成本只会增加这些竞争态势。如果DAO加剧了这一趋势,人们应当如何应对这些扩大的贫富差距?

认知超载

人脑可以处理的信息是有限的,著名的邓巴数是人脑可以处理的社会关系的极限,DAO 巴数( DAObar’s number)是其所对应的 DAO 版本:一个人能够有意义地参与多少个 DAO?每加入一个 DAO 都要求你增加一份数据处理能力,以了解这个 DAO 在发生的一切事情。用于沟通和协作的 DAO 工具(上文讨论过)将试图缓解这一难题,但人们依然可能会在额外的信息超载中苦苦挣扎。

脱离联系

On one hand, DAOs allow people to choose how they work and associate with communities where they are value-aligned. On the other hand, by reducing much of work into atomic units and purely financial incentives for actions, we risk reducing people’s meaning to purely financial rewards. We risk turning work into discrete, meaningless tasks, where labor is reduced down to a commodity service.

一方面,DAO 允许人们选择自己工作的方式,并与具有相同价值的社区建立联系。另一方面,通过将工作缩减为小单元和纯粹的经济激励,我们有可能将人的意义降低为纯粹的经济回报,我们有可能把工作变成离散的、无意义的任务,劳动力则被简化为一种商品性服务。

一种常见的说法是“未来已来”,只是没有被平等地分配在所有地方。DAO 和未来的工作当然也是如此。每一天都有更多人加入 DAO 并全职在 web3 工作。DAO 正在快速增长,需要大量的人才帮助它们实现使命。无论是全职还是兼职,都有工作、学习和参与的方式——使用 Station 去寻找 web3 的机会,参加 Mirror 的写作比赛,在 Yup 上进行策展,在 Snapshot 上对提案进行投票。工作的未来正在浮现,它正朝着出人意料和引人入胜的方向发展。

感谢 Brian Flynn、Jesse Walden 以及所有上文提及的人,感谢你们的对话和远见所带来的灵感。

Ben Schecter是 RabbitHole 的运营主管,RabbitHole是一个加密平台,帮助指导用户展开他们的web3之旅,并为他们在链上的行为提供代币和凭证奖励。

Twitter:https://twitter.com/benschecter


Arweave TX
kGDtM2merEAIdPgZDEysAepR_H4cea9MSIHZzTdqrls
Ethereum Address
0x3381BB3B23F14eDcE0F8C22aF12194575392375A
Content Digest
mpEd-zYDa7AZvoT1CZfAixAYeTuJjsxu2CJ74GOpZ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