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2021  币安:一段往事
0xE5f7
January 25th, 2022

从各社区、论坛搜集材料,最终拼接出币安的崛起历程。

一个行业的发展充斥着无数变量,一家公司的崛起有其偶然性(比如比特币牛市),也有其必然性。我们不应该迷信谁,吹捧谁,但是也不应该贬低谁。

我们的目的是从别人的经历中发现规律;引发思考、学习和利用它们。

牌局

赵长鹏投身加密货币,起源于2013年8月的一场牌局。

牌局上有三个人,分别是比特币交易平台 BTCC(中国最早的比特币交易所) 的创始人李启元,和时任光速创投合伙人的曹大容(现云九资本)。牌局上曹大容建议赵长鹏应该在比特币或者区块链领域创办一家新公司,李启元建议他应该把净资产中的 10% 投入加密货币。

结果是赵长鹏最终以 170 万元的价格卖掉了他在上海的房子,把所有的钱都投到了比特币上。(具体金额不同内容源有差异,但不重要)

赵长鹏出生在中国江苏,10 岁时随家人移民加拿大。他在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的本科学位,随后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做了四年的匹配交易订单系统开发工作,然后去纽约的彭博社做了四年期货交易。2005 年,28 岁的赵长鹏在上海创办富讯,为全球银行开发高性能的交易软件。

在上海创业 8 年后,这场牌局彻底改变了赵长鹏的生活。

发币

2017 年 6 月 14 日,已经进入加密货币领域近四年,在两家币圈公司任过高管的赵长鹏,在成都与亚洲加密圈的名人们共进晚餐。餐桌上两位加密领域创始人聊起了 ICO 的话题——初创公司仅仅依靠一个好点子,一份白皮书和发行他们自己的代币,就可以获得资金。

赵长鹏猛然意识到,这就是他进入加密圈后的创业梦想——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启动路径。

2017 年 6 月底,将“二进制”和“金融”融合命名的公司“ Binance ”诞生,公布了自己的白皮书和代币发行计划。7 月 2 日该项目已筹集 1500 万美元,但在 7 月 25 日开放市场交易后, BNB 价值迅速缩水了 20%,币安团队的 ICO 经历了破发。赵长鹏团队通过各种手段试图救市,但效果不大。

Binance 的白皮书中承诺:在你们的帮助下,币安将建立一个世界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为加密金融的未来提供动力。赵长鹏曾经说过:“这是我一辈子压力最大的一段时期。”

何一

何一原名何英,出生于 1986 年。2012 年何一还在旅游卫视主持《美丽目的地》、《有多远走多远》、北京电视台《北京新发现》,《世界多美丽》等节目。

2013 年,比特币交易平台 OKcoin 的投资人麦刚找主持人身份的何一做比特币软宣,何一认识了 OKcoin 的 CEO 徐明星,随后决定加入他的团队。2014 年 11 月,何一加入天津卫视节目“非你莫属”的 BOSS 团,利用主持人身份将 OKcoin 带入大众视野。当时,何一说服了赵长鹏加入 OKcoin 成为公司的 CTO。

徐明星、何一、赵长鹏的组合,被视为当年 OKcoin 快速增长的原动力,但后来团队决裂,何一离职加入了一下科技(秒拍、小咖秀),随后操盘孵化了一直播产品。

2017 年 8 月 8 日,当赵长鹏初创的币安发行 BNB 代币 1 个月后,时年 33 岁的何一从一下科技离职,加入币安成为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兜兜转转何一又回到了加密圈。

何一加盟当天,BNB 的价格应声而起,短短两周内就暴涨了 1,800%,从 0.13 美元涨到了 2.45 美元。伴随着 Binance 的迅速成长,何一也被冠以“币圈一姐”的名号。

逃离

2017 年 8 月,国内加密货币热潮被媒体彻底掀起,币安在上海的办公室容不下快速扩张的员工,他们不得不 5 个人共用 3 张小桌子。8 月下旬,赵长鹏收到风声,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关注加密货币交易所。他有两个选择,让客户取出他们所有的钱并关闭币安,或者保住交易所并跑掉。

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跑。

这次出逃是秘密进行的,表面上办公室没有任何异样,所有的员工都在拥挤的办公室里继续敲着键盘。事实上他们正在操作将币安所有的阿里云服务器转移到 AWS。连续奋战多日后的8 月 30 日清晨,他们完成了所有的迁移工作,整个团队随后搬离上海,来到日本落脚。(2017 年 9 月 4 日中国政府颁布加密货币禁令,史称加密圈 94 事件)

2017 年 9 月到 12 月,比特币价格翻了 5 倍多,大量新用户涌入交易所,借助比特币牛市东风,这家在日本临时落脚的公司日交易额达到了 100 亿美元。

黑客

2018 年 3 月 7 日晚上,正在离东京办公室不远一家酒吧喝酒的赵长鹏忽然接到一连串电话,电话是团队运营打过来报告一系列的不正常交易活动。币安被黑客攻击了。

黑客们制作了假的谷歌广告,诱使用户在假网站上输入了他们的币安登录信息。然后他们把这些账户里的钱都取出来,用其他的币安账户购买便宜的代币,试图掩盖他们的踪迹。币安团队行动迅速,通过阻止攻击者取款避免了代币离开交易所。然后,他们得以通过回滚交易来弥补受影响的用户。

最终,他们没有损失一分钱;但是声誉遭到重创。黑客攻击事件发生两周后,日本金融服务管理局要求币安取得交易所执照,这对币安来说是灾难性的打击。这个成立不到 1 年的公司不得不第二次跨国逃亡。

这次赵长鹏的落脚点,是被称为加密货币天堂的地中海小国——马耳他岛。

红衫

早在 2017 年 8 月 25 日,红杉资本欲在 A 轮投资赵长鹏建立的币安,但是红杉资本对币安的估值偏低,所以一直迟迟没有达成合作。传闻期间 IDG 以十倍估值与赵长鹏接触,后来双方都不了了之。

2018 年 4 月,有媒体曝光了红衫起诉币安违反了投资协议,赵长鹏在 Twitter 发文借比特币内涵红衫:“任何一家理性的风投基金不太可能投资一个由一个不知名的单一创始人创造的、计划一年之内就推出、白皮书文件只有 9 页,多数还是数学符号、没有市场推广计划/预算、还准备在 10 年内把市值做到 2000 亿美元往上的项目”。并在文末强硬结尾:“The crowd did,and made it.”与红衫正式开战。

2018 年 5 月 7 日,赵长鹏在推特上表示,“可能会很快要求所有申请在币安上线的项目披露其是否与红杉有直接或间接关系。随后火币等红衫资本投资的加密项目加入战局互怼,这进一步使战争升级。

2018 年 7 月,法院驳回了红衫的起诉,这一事件告一段落。它在很多人心中标志着旧世界的终结。

革命

币安革命,要取代的是自己。

2018 年币安落脚马耳他岛时,赵长鹏已经意识到他的团队完全可以在不同地点工作,并认为远程办公是全球化公司的趋势。在测试多次后,币安选择使用 Telegram 作为团队的沟通工具,并开始分散化办公。团队成员也开始通过各种应用远程组织工作流程、活动。这是币安去中心化的开端。

2018 到 2019 年底,币安在以疯狂的速度扩张业务。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公告:从杠杆交易、融资融券交易、贷款服务到押注奖励和 P2P 交易……仅在 2019 年 Q3 币安就推出了 12 款重要产品,这个成绩超过了 12 家最大竞争对手的总和。

从在上海开始,币安团队就有很浓的拼搏文化。因为交易所 24 小时开放,且全球各地时区不同,币安的团队经常通宵达旦的完成工作,在世界各地的办公室配备有宜家的沙发床。硅谷风投家 Reid Hoffman 曾用“闪电式扩张”来描述这类公司:“当一个伟大的先行者迅速扩大其全球业务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币安的产品线越做越大,何一曾说他们每条业务线的负责人,都已经拥有了可以独立发币的影响力。赵长鹏希望可以战略性的构建某种比加密货币交易所要广大的多的东西,在他的构想里,币安将不再仅仅是一家交易所,而且它也将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2018年,赵长鹏将币安的 logo 纹在了自己的小臂上;3年后,赵长鹏被评为全球华人首富。

后记

币安的成功除了赶上比特币牛市的东风外,与其团队的果决有很大关系。成立2个月收到风声果断迁移服务器出逃日本,遭遇红衫资本起诉果断强硬回击,遭遇黑客攻击果断行动挽回损失,以及果断将总部迁移至马耳他岛等等。正是这些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果断决策,让币安存活了下来,并可以抓住每一次机会。

赵长鹏本人也是一个不规避风险,甚至十分喜欢冒险的人。李启元建议他把 10% 的净资产投资加密货币,他却卖房一把梭哈;发现远程办公可以运转后即开始大规模尝试(当时新冠病毒还没有诞生);和红杉资本、老东家 OKcoin 闹翻也丝毫不在乎……

客观的说相对于人品他似乎更看重商业。赵长鹏和币安的黑历史有厚厚一叠,是个充满了争议的人。讨论八卦有助于更加深入的了解一个人或一件事,但对于学习成长似乎没有那么大的意义。

币安之后的发展逐步进入正轨,没有再发生监管危机等威胁公司生存的大事件。尽管目前国内早已禁止加密货币相关业务,但是币安等一众 DeFi 团队的确在全球范围内打开了 Web3 的大门,我们应该能够认知到这些关联性。


币安官网资料摘录,很难想象不间断的更新发展背后,还有一条历经破发、监管、反复出逃、黑客攻击等等事件的剧情线。很佩服币安团队任凭风吹雨打发展毫不动摇的定力。

发展历程

2017.7,币安发行平台币BNB。

2017.7,币安交易平台正式上线。

2017.9,币安发布安卓及iOS APP。(团队在这个阶段出逃日本)

2017.10,币安孵化器正式上线。

2017.11,币安Windows PC端正式上线。

2017.11,Binance Launchpad正式上线。

2018.2,Binance Info发布Beta版本。

2018.3,币安上线Mac客户端。(被黑客攻击,被日本政府下逐客令,出逃马耳他岛)

2018.5,币安启动区块链教育机构币安学院。

2018.8,币安学院测试版上线。(赢得和红杉资本的官司)

2018.11,币安研究院正式上线。

2018.12,币安上线子母账户功能。

2019.1,币安开通借记卡和信用卡购买加密货币功能。

2019.3,Binance Lite Australia Beta版上线。

2019.4,币安链正式上线。

2019.5,币安新加坡法币交易平台正式上线

2019.7,币安杠杆交易正式上线

品牌文化

口号:安全、公平、开放、高效

使命:推进价值的自由流转,实现价值区块链化;

愿景:创建区块链底层架构系统;

价值观:硬核、谦虚、自由、保护用户

管理团队

赵长鹏,币安创始人兼CEO。

何一,币安联合创始人兼CMO。

Arweave TX
_bo4WEdX_iZz5w94aDP5JwIp3MEi8EmGZd-ceYw38cc
Ethereum Address
0xE5f79DAa64B4Fe8B0F12350E181EA883AA151cf3
Content Digest
vsi3Lemsyvw8WPDXvP3IDaUK578jrqjd6laL2LC6Q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