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未来工作的思考
0x831e
January 28th, 2022

区块链让我们看到了这个世界去三方,完全由机器推动的信任协作方式。你现在看到的各种 proof of xxx 算法本质上都是用来低成本验证信任的。查理笀格曾经说过要想尽一切办法在你身边构建一个无缝的信任网络。在现实生活里信任也是一切社会活动的基石。上学,找工作,做生意,求偶,交友这些社会活动都需要依托信任去运行。

由于人类普遍的短视和追求即时满足的倾向,信任验证和信任建立会被我们有意无意的忽略。很多生意的合作关系就是靠骗一波又一波的陌生人,让成交后的记录被完全隔离在下一次交易。无法验证或难以验证的信任导致有源源不断的人会被骗,最后骗着骗着很多莫名奇妙的规则就成了行业惯例。比如房地产行业的大量假房源。

信任的建立和验证必须要不对称,要做到高成本构建的信任可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去验证。你上学花了十几年从小学到大学辛辛苦苦的学习和为每一次验证信任的考试付出的努力最终会获得一张可以被低成本验证的毕业证书。传统学历教育的问题是你学习十几年的知识和谋生用的技能完全是割裂的。雇主也只是把教育背景作为用来筛选的一个指标,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筛手段。学历至少能证明你有学习的能力并可以适应新的环境和变化来调整自己。学历本身和学校学习到的那点知识对于新的变化和新的事物作用并不大。

在一个开放且全是陌生人的互联网,只要有记录,信任就可以被低成本验证。一个几万粉丝的主播和一个几百万粉丝的主播带来的信任效应是不一样的。几百万粉丝作恶需要付出的代价比小主播要高得多。在开放且有记录的生态里,信任一旦被破坏就难以翻身。社交网络的发言和粉丝数量也是一种信任的累计和低成本的验证,而且造假难度也很高。

在现实里,打工这个事情是一个漫长且低效的信任累计过程。在为公司打工的这个封闭生态里,我们积累的信任很难迁移。我们很难通过打工去构建自己个人的长期品牌价值。一个人在一个公司做的成果只在当前公司有效,去别的公司依然少不了要经过层层选拔面试。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公司招打工的人需要的是适配性和可替代性强,这样看似人才可以自由流动,但实际上人才会面临无数的竞争替代者。比如,当程序员每天在做 CRUD 工作,他们需要和产品经理商量产品流程和逻辑,每个产品之间的逻辑和流程并不一致。这一类琐碎的事情很难抽象,难以做到低成本复制,很难有可以对自身品牌形成积累的价值。在不掌握关键资源,无法对劳动成果进行低成本的复制扩展,靠出卖时间或者高工资致富简直是天方夜谈。

我曾经思考过为什么年纪大的人找工作这么难,如何才能避免自己在年纪大的时候面对找不到工作的问题。当工作的整个生态生态领域发生变化,被一些外来且更高效更低成本的技术颠覆后,失业变成无可避免的事情。现实中人们“铁饭碗”的概念实际上就是在一个封闭且被一些资源(权利,资本)垄断的生态里内卷。你在垄断平台内工作,你工作的时间越长,平台壁垒发展越高,你离开平台的可能性就越小,当整个生态都被颠覆,所谓的”铁饭碗”就是一个伪概念。这个世界几乎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劳动成果贡献给对自己无益商品和服务。这是非常基本的经济学常识。

关于未来的工作,我们不妨思路和眼界完全放开一点。不要假设自己可以一直靠着当前的工作稳步前进并获取越来越高的收入。实际上这并不可靠,历史也证明了高收入和宏观的大环境息息相关。而且随你可见的打工收入越来越高,你面临的竞争压力将会越来越大。你的后辈竞争者学习基础和进入行业的起点比你都要高,你过去的那些所谓的熟练“技能”并不一直可靠,有可能连用的地方都没有了。这也是摩尔定律的另一种体现。

要在一个开放的生态不断的积累自己的信任,同时累计的信任可以被低成本验证。开放的生态有无限可能,可组合性也强,一旦被大众接受,就很难被淘汰。在开放的生态里,你也能比封闭生态里更快的感受到整个世界新的变化,从而快速为新的变化作出调整。死守封闭的生态,内卷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内卷本质就是封闭生态内大家在为看得见的一点小利益争得头破血流。

Arweave TX
LnfvLUxKw9XUQKsQ_SZAGdxKfvJc8RlKnyvdF2i-zMU
Ethereum Address
0x831e0d854dbD030989cbB0b323C91F172EB53FED
Content Digest
DrikgBNhcV6BRtMdFLYtwaLECTlA-jRa3Zu7XZaWn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