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831e
January 28th, 2022

房地产是一个多方参与的游戏,其中包括:

国家(央行),地方政府,地产商,银行,中介,装修公司,建筑公司。

这么多的角色加入到这个游戏,每个角色都需要获利,房子怎么可能会便宜?

这么多的角色参与,让房地产离最本质的居住属性越来越远。当我在某地陪朋友看房,那里是一个非常边缘的郊区。一条路的名字被命名为开发商的品牌名,地铁的线路变得奇奇怪怪,我就知道房地产实际上是一个被多方豪绅强奸的产业。

0x831e
January 28th, 2022

区块链让我们看到了这个世界去三方,完全由机器推动的信任协作方式。你现在看到的各种 proof of xxx 算法本质上都是用来低成本验证信任的。查理笀格曾经说过要想尽一切办法在你身边构建一个无缝的信任网络。在现实生活里信任也是一切社会活动的基石。上学,找工作,做生意,求偶,交友这些社会活动都需要依托信任去运行。

由于人类普遍的短视和追求即时满足的倾向,信任验证和信任建立会被我们有意无意的忽略。很多生意的合作关系就是靠骗一波又一波的陌生人,让成交后的记录被完全隔离在下一次交易。无法验证或难以验证的信任导致有源源不断的人会被骗,最后骗着骗着很多莫名奇妙的规则就成了行业惯例。比如房地产行业的大量假房源。

信任的建立和验证必须要不对称,要做到高成本构建的信任可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去验证。你上学花了十几年从小学到大学辛辛苦苦的学习和为每一次验证信任的考试付出的努力最终会获得一张可以被低成本验证的毕业证书。传统学历教育的问题是你学习十几年的知识和谋生用的技能完全是割裂的。雇主也只是把教育背景作为用来筛选的一个指标,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筛手段。学历至少能证明你有学习的能力并可以适应新的环境和变化来调整自己。学历本身和学校学习到的那点知识对于新的变化和新的事物作用并不大。

在一个开放且全是陌生人的互联网,只要有记录,信任就可以被低成本验证。一个几万粉丝的主播和一个几百万粉丝的主播带来的信任效应是不一样的。几百万粉丝作恶需要付出的代价比小主播要高得多。在开放且有记录的生态里,信任一旦被破坏就难以翻身。社交网络的发言和粉丝数量也是一种信任的累计和低成本的验证,而且造假难度也很高。

0x831e
January 10th, 2022

最近在从头到尾翻 chris dixon 的 blog 让我受益良多。它写了很多关于互联网 VC 相关的内容。行业很多事情的发展在他的 blog 里面都都得了验证。2021 年的我读他 2010 前后这几年写的 blog 让我有一种坐时光机回到了十年前阅读一本“未来之书”的感觉。如果说现在的我要可以回到 2010 年并给以前我一个建议(不能买币)的话。我肯定会跑回去扇自己一巴掌,并燎下真诚而实在的一个建议:

好好学习英语,并仔细阅读 chris dixon 的 blog。

现在回过头看,如果你在 web 2.0 时代要致富(除了买币),你要怎么做?

理想的情况是:

0x831e
January 10th, 2022

DAO 最开始是出现在 Vitalik 的 blog 里,他在当初以太坊发明(2014年)时对此有过很深入的思考。

DAO 的字面意思就是: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去中心化自治型组织)。他在文章里面举了一个这样的例子:

A 想拿 500 美元给 B 做一个网站。他们签订了一个合约:A 投入 500 美元,资金被锁起来。B 完成任务后,B 可以向合约发送一条信息,要求解锁资金。如果 A 同意,资金就被释放。如果 B 不完成任务,B 放弃资金退出。如果 B 他完成了任务,但 A 不同意,那么在 7 天的等待期后,由中间 C 法官裁决 A 与 B 直接的冲突。

这个合同实际上就是被称为:smart contract 的东西。 现在是 2022 年了,我们在以太坊的世界看到了 DeFi 和 NFT 的火爆。实际上中间的核心就是一系列自动执行的 smart contract,它们都不需要有中间裁判。

0x831e
January 7th, 2022

先放草台班子理论:

我工作以后才发现,大家都是草台班子。政府草台,企业草台,我也草台,大家
都草台,凑合赚钱过日子。一个企业,看着像一台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豪华轿
车,里面其实是几个人蹬着自行车顶个壳。路上的车都是这样,大家谁都不戳
破。

新冠疫情让大部分人的生活都变得更加艰难,同时也一定程度上还原了这个世界的一些真相。谁在裸泳,谁是傻 X,谁说的是对,在疫情的艰难现实面前全部都现行了。

这两年我的生活也很艰难,当我陷入困境时,帮助我走出困境的是那些真正有用的方法和理论。这让我验证了以前的那些想法是对的,那些观念是完全错误的。艰难的现实让我更加客观的看待自己的不足和这个世界的荒谬,让我发现原来整个世界真的这么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