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與人性】談 Web 2.0 的扭曲現象,與 Web 3.0 的改革。
0x46b9
April 4th, 2022

2020 年 7 月,美國國會眾議院舉行反壟斷聽證會,亞馬遜、蘋果、Google 與 Meta(Facebook)等 4 家全球最具影響力企業執行長,都以視訊出席這場史無前例的討論,以捍衛他們各自公司的立場,認為他們支持的是「自由市場」,而不是對政府權力、民主自由的威脅。(資料來源

Meta(Facebook)執行長祖克柏接受聽證質詢。圖/美聯社資料照
Meta(Facebook)執行長祖克柏接受聽證質詢。圖/美聯社資料照

有趣的是,一般來說,只要把一篇新聞的影響規模講述成「政府」與「市場」的層面,幾乎可以讓不少人認為這件事跟自己沒有關係。但事實上,這真的是一場「政府」與「市場」的對立鬥爭嗎?抑或這其實是一件關係到人性、習慣與資訊接收量的、最貼身的日常課題?在這之中,Web 2.0 與 Web 3.0 兩者又到底有何分別,及即將會如何影響未來呢?


Web 2.0 的人性面

2019 年,英國上演了一部電影《脫歐之戰》(Brexit: The Uncivil War),講述了 2016 年脫歐公投前夕,支持脫歐組織的策略師們,是如何利用「大數據」及社交媒體,勸說英國民眾投票退出歐盟的歷程。

Brexit (2019) 脫歐之戰 預告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Y2kKOQYXOo
Brexit (2019) 脫歐之戰 預告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Y2kKOQYXOo

Dominic Cummings delivered and estimated one billion targeted adverts to voters thought AggregateIQ in the lead up to the Referendum. Arron Banks admitted that Leave.EU also hired a data firm specializing in the targeting of voters - Cambridge Analytica. He has since denied giving them paid work.

據估計,在公投日之前,多米尼克‧卡明斯(電影主角)通過聚合智囊向選民投放了十億條定向廣告。亞倫‧班克斯曾承認脫歐派官網也僱用了一家精於選民定位的數據公司:劍橋分析。此後,他一直否認曾與其發生僱用關係。

一個天才遇上一種工具,並把它發揮到極致,導致了英國脫歐的誕生。你可以發現的是,當輿論、媒體能讓大眾成為自己的利用工具時,基本上公投也不見得是真正可以令人信服的方法,但由於「小數服從多數」原則,亦即現今民主國家最被廣泛認同的原則,令很多人都會去「信服」結果。

但是,掌握權力的人會理解到這簡單的道理,因而不少人在面對相關題材時,只會單方面地推理出,「政權」把一些大型發展組織定義為「壟斷」,並試圖把它們刪除的單一原因,是基於認為他們是在威脅自己的道理。

但是,Web 3.0 的出現證明這種單一推理並非 100% 完全準確,因為若然沒有把「人性」計算到算式之中──如同《脫歐之戰》電影中,主角因為找出了那些被遺忘的人們的聲音,從而取勝──不管是政府還是大型企業,都不會獲得一種社會現象,導致自己成功起來。

懂人性的人不懂政治,懂政治的人不懂人性, 導致世界原地踏步。

Web 2.0 是利用了大部分人渴望「被愛」的想法,將人們推向懶惰的陷阱。正如本熊在《真正的去中心化寫作平台Mirror.xyz,與常註成員的交流內容及Q&A》中曾經提及過,透過演算法及社交網站,人們獲得的資訊都在被計算、被允許的情況下展現到人們面前,亦即在資訊流入視線範圍之前,一塊塊濾膜在人們不知情的情況,把真相的全部以一定的計算方法從人們眼前刪掉,只保留被計算出來的、人們想要看到的世界觀。例如:

假設本熊這篇文章被方格子「編輯嚴選」了,就會獲得比其他文章多出 4 至 30 倍的閱讀量,但如果沒有被選出,這篇文章的閱讀量在方格子中,將有可能只有單位數字。本熊截出了自己所寫的另外兩篇文章,讓各位可以快速比較,下方的文章是曾經被選為「編輯嚴選」的:

方格子中,這兩篇文章的閱覽量。
方格子中,這兩篇文章的閱覽量。

而有趣的是,同樣的文章發佈在不同的平台,如 Matters,出現了完全相反的結果,證實不同的平台其實就是等於不同的權力中心,這件事導致各平台的使用者會關注的焦點文章都不一樣。

Matters 中,這兩篇文章的被閱讀數據。
Matters 中,這兩篇文章的被閱讀數據。

上述的情況導致舒適圈、同溫層的發生,亦加深了社會矛盾和貧富懸殊問題:前者是因為資訊接受量不足及不同所致,本熊依稀記得那段香港社運日子,香港年輕階層所接收的資訊,與長輩、老年人所接受的資訊相差有多遠;後者是因為 Web 2.0 的可被操控性,又稱中心化,人們可通過交易,買讚買粉絲買分享買廣告,甚至是背後直接操縱,以換來「演算法」的支持,讓想要被人們看見的資訊以最易令對方入口的方式,送到自己指定的對象眼中,從而獲得更多的支持及財富,例如:

你可以看見顯示 Matters 文章數據的圖片中的「拍手數」,其實代表了一個可以獲得一定程度的「加密貨幣」數量的數據。

本熊得到的拍手數變成了$LIKE的報告。
本熊得到的拍手數變成了$LIKE的報告。

它的運作模式,是基於 LikeCoin 的化讚為賞機制,以一定方式把讚好(即拍手)透過一個內定的算式及規則,把數據變成加密貨幣的實證。基於平台不一,只要發表能迎合同溫層興趣的文章,即可獲得更大的拍手數,因而有更大可能性獲得更多的財富,LikeCoin 現有機制正完美引證了這件事。

另一方面,根據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與新興技術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的研究員費瑞安(Ryan Fedasiuk),在 2021 年前發表於華府智庫詹姆士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的報告,中國各級黨委在早期嘗試聘用一些網路評論員,直接指導並組建成小團隊,同時在網路上發表各種言論與評論,即「五毛黨」。但近幾年,這套體系逐漸擴大,特別是在中國教育部和共青團中央於 2015 年聯合發布指導後,「中共不但雇用評論員,也開始依賴大量的志願者」。(資料來源

換言之,通過大量人口針對某種信息加鹽加醋及改造,所謂的「真相」會被扭曲,而所謂的大量人口,將可以通過交易或人際關係網絡、權力操控而獲得。

於是,若然某個人類要在這樣子的世界中獲得成功,他有可能要具備幾項條件:

  • 浮誇,用出人意表的方法吸人他人眼球;

  • 富有,通過交易買得別人的同意從而獲得更多關注或支持;

  • 實力,擁有可以走在潮流尖端,因而不被演算法的計算影響,或直接成為被計算重點的腦袋,如 Steve Jobs;

  • 跟隨,跟隨被演算法計算而得來的風氣、潮流走,成為一條順著時代水流活動的沙甸魚;

  • 幸運,一個足以抵抗演算法與潮流的機遇及想法。

本熊也許是擁有浮誇元素的其中一員,對於 Web 2.0 模式的厭惡,以及持有一名創作者擁有的固執,我們曾經經營過擁有達五千多名粉絲的專頁,但後來被政治、社會因素影響──即中心化的背後權力操控,及演算法認為「沒有長期更新的人」沒有了價值,導致我們的粉專現在成為只有虛假數據的存在。

在 Web 2.0 的模式中,一種小型精神其實會難以得到堅持。特別是,科技把人性七宗罪中的懶惰發揮到淋漓盡致,結果被大部分人所追捧:能夠快速接收到數據及重點的懶人包、短小得幾乎無法帶出內容真正價值的小信息,零知識量的水文發言等,演算法傾向要求人們以一種斷然的語氣,以少於五十字簡述一件事情,令更多的人們從中獲得一種快速的自我認同快感,甚至借由被讚好、分享而得到小小的滿足,換來了社會、人們思維的扭曲。

就結論而言,閱讀風氣在 Web 2.0 的世界中,並沒有得到改善,甚至被改寫,推向更混沌的深淵,導致普遍的出版業界迎來了一個個低谷:

「都是字,叫人怎樣看?」


Web 3.0 的改革

由於部分名人對 Web 3.0 發起反對及懷疑的聲音,令 Web 3.0 這個概念引起了全球關注,例如 Twitter 創辦人之一的 Jack Dorsey、Tesla CEO Elon Musk 等,都認為 Web 3.0 只是一種行銷手段,是一種虛假的現象。

但是,Web 3.0 在這些名人的反對聲後,依然繼續擴展──儘管區塊鏈世界近日踏入熊市階段,但不代表發展有停留現象,可見有不少人仍然對 Web 3.0 抱有希望及支持的態度,例如 a16z 合夥人 Chris Dixon 直指「Web 3.0 仍在早期階段,是參與的好時機。」、Coinbase 前技術長(CTO)Balaji Srinivasan稱「Web 3.0 給予一種可能性,而不是保證。」等,都顯示了 Web 3.0 擁有一種吸引力,就似在十年前,沒有人認為比特幣會成功,卻依然有些人懷著希望去投資,最後換來了巨大的財富。


Web 3.0 到底是什麼呢?

Web 3.0 早期的基礎概念,其實是來自於被稱為全球資訊網之父的 Tim Berners-Lee 在 1998 年提出的 Semantic Web(語意網)。2005 年接受訪問時,他指出 Semantic Web 就是他心目中的 Web 3.0,為新世代網際網路中,電腦將用模擬人類的方式處理內容,所有數據都可以依據上下文、概念上進行理解和連接。

而到了 2014 年,以太坊共同創辦人 Gavin Wood 重新提出對 Web 3.0 的想法,指出世界上應該需要有一種不受審查、低門檻的基礎網路傳遞協議來取代 AJAX 、HTTP 和 MySQL 等傳統網絡技術,而且可受驗證地去保護網路使用者的資訊與資金流動,而這就是現在普通人所認知的 Web 3.0。(資料來源


Web 3.0 對創作者來說的理想狀態

要再詳細說明 Web 3.0,就必須提及「去中心化」── Web 3.0 的最大核心理念。簡單來說,用戶所接受的資訊不會再受到社交媒體、搜尋引擎及政府等擁有權力的組織所控制及散佈,這幾乎是重寫了 Web 2.0 所建立的社交模式。

https://www.preface.ai/blog/trend/%E7%AC%AC%E4%B8%89%E4%BB%A3%E4%BA%92%E8%81%AF%E7%B6%B2-web3-0/
https://www.preface.ai/blog/trend/%E7%AC%AC%E4%B8%89%E4%BB%A3%E4%BA%92%E8%81%AF%E7%B6%B2-web3-0/

在最理想的情況下,Web 3.0 的用戶可在能夠保障到私隱的地方,與其他用戶在公平競爭的情況下進行交流,而不是被演算法左右,引發出不公平的競爭狀態。這個改變能夠直接把所有創作者拉扯到同一個平台上,並要求他們在完全公平的情況下,找出他們成功的道路。換言之,擁有真正實力及行動力的一方,將會有更大的優勢及成功機率。

「有索引,大流量作者 Catch All,小流量作者就真成了時代的一粒沙了。」
去中心化寫作平台 Mirror 的社區管理員兼中文社區負責人 tina7 說。


Web 3.0 與 Web 2.0 的推廣方法

如果一個團體繼續使用 Web 2.0 的角度去經營 Web 3.0 的推廣,將會形式十分糟糕的情況,這亦是我寫下《【加密貨幣】LikeCoin 向 Web3 進發,到底將會是一場人性實驗的失敗作,還是商業理性討論的成功結果》的原因之一。

當一個原本以 Web 2.0 方式進行招來及經營的團體突然往 Web 3.0 進發,而期間沒有做好任何教學或協助工作,理所當然會引發異溫層用戶的不滿,因為他們的運作模式就是如此的不一樣:

Web 2.0 比較主張商品或人物成為別人眼中的價值,而 Web 3.0 則相反,是一個關注個人特色的圈子,即每個人都能彰顯自我價值以被認同。

而 LikeCoin 的做法,彷彿是一個說著「我原本是跟你走」的服務人員,忽然變成「你現在要跟我了」的老闆,這種態度不一的感覺導致異溫層的用戶出現想法及資訊錯亂,形成了反效果,但是對於 LikeCoin 的長遠發展來說,這有可能是一件好事──沒有人知道。

那天突然收到了 LikeCoin 的電郵,說一個月內 LikeCoin 系統轉營到 Web 3.0,實在驚訝。
那天突然收到了 LikeCoin 的電郵,說一個月內 LikeCoin 系統轉營到 Web 3.0,實在驚訝。

本熊認為,若果你想要就一件原本已存在的事情、服務或商品從 Web 2.0 轉營 Web 3.0,本熊十分建議你要先定立好自己的目標及社會定位,並努力地協助正在使用服務,並完全習慣了 Web 2.0 模式的用戶進行過渡。

至於假如你想要發展一項新的項目並在 Web 3.0 發展,那就必須找出自己的個人或項目特色,並試著尋找 Web 2.0 與 Web 3.0 的平衡點,讓兩者都變成有利於自己發展的狀態,例如利用社交媒體宣傳自己的 Web 3.0 同時,也可以想想如何把 Web 3.0 的優點推廣到 Web 2.0 及現實世界,從而吸引人們自己走進圈子的同時,亦讓自己製作的成品,如 NFT 的用處變得不單一。


Web 3.0 的缺點,來自於 Web 2.0 對使用者的寵壞

因為失去了中心化的協助,要在 Web 3.0 中找出合適資源的模式,就會容易變成那個像極 Web 1.0 的年代時,必須身體力行才能夠搜索到合適資訊的模樣。這件事無疑成為了那些經歷兩個十年後、早就習慣 Web 2.0 模式的使用者,踏入 Web 3.0 的絆腳石。在五年前,本熊仍然能夠聽見人們去指責那些沒有做好資料搜集就發問的「伸手黨」,現在大家已經習慣,並會主動提出相關協助,但事實上,這沒有解決到任何根本問題。

同時,基於去中心化的關係,Web 3.0 上的交易速度會比 Web 2.0 較慢,除非使用者擁有迅速、齊備及先進的科技支援。由於任何動作,如支付過程等狀態變化,都需要由礦工處理,並在整個網絡中傳播,所以擴展速度會變得比較慢和昂貴。另一方面,Web 3.0 更加地依賴科技及新技術,導致開發成本昂貴……

但更讓人擔憂的,鐵定會是那些關於仇恨言論和網絡犯罪的問題。由於去中心化,權力者難以操控網絡上的數據及言論,導致難以抓住犯罪者,及利用法律進行制裁。相關的簡單實例就存在於現實中,剛過去的 4 月 1 日就剛好有新聞,指著名的 NFT 群組被駭客攻擊,不少名人,如周杰倫都深受影響。

不過,本熊認為這正是一套嶄新的遊戲規則出現前的混沌時代。其實所謂的犯罪,只不過是因為人們懶於處理一些沒有直接影響自己的問題,而利用制定法律或規則的方法,去定義部分行為是一種「犯罪」或「不被認同」的概念,因此即使是「民主」也不一定是「正義」。以 Cosmos 生態的 Juno 第 16 號議案為例:

今年三月,Juno 舉行空投時,有巨鯨通過 50 個地址獲取共 250 萬的空投,導致社群中有人動議,取消這位巨鯨所獲得的額外空投(資料來源)。單單看這個事件,看起來像是儆惡懲奸,但事實上巨鯨的做法沒有違反規則──你可以說這是被惡意利用,但惡意利用並不等同於違反規則。相對地,制定規則的團體原本沒有發現到這個 bug,理應才是問題所在,可是最終巨鯨卻因為團體疏忽,而慘被公審及因為議案被通過,並沒收所有額外空投,通過民意碾壓私有財產權:

這難道不是龍門任群眾擺的一個案例嗎?

投票結束時,支持40%,反對33%。
投票結束時,支持40%,反對33%。

魚蛋論、利益與所謂符合民主理念的「少數服從多數」,到頭來全都是遊戲規則與籌碼。在上面的案例中,到底什麼是「不被認同」,什麼是「犯罪」,什麼是「正義」呢?在找到自己所認知及認同的觀念前,本熊只能跟你說一句:

歡迎回到 Web 2.0 的世界。


結論

到底世界未來的走向,會回到 Web 2.0 的安樂窩、轉投到 Web 3.0 的懷抱,還是有人可以在兩者當中找到平衡呢?

無論世界走向如何,本熊與《脫歐之戰》中的主角多米尼克‧卡明斯一樣,懷有一種渴望,渴望有人會在看見一個大轉變時,不是一味地被群眾習慣影響,從而認為那是一個錯誤,而不是一個機會;同時間,當一個系統壞了,亦會有人勇於去修理,甚至重置系統,而不是一味地配合,聆聽那些只會說話不會做的人,及任由世界、國家、社群,更甚是自己,在世界中原地踏步。

《脫歐之戰》
《脫歐之戰》

Web 3.0 的缺點,總會被科技進步所解決,到時候,也許就會是一次完全的重置。這次,本熊把文章首發在暫時最為去中化的寫作平台 Mirror 中,也算是對未來的一種期待。


本文章將同時於 方格子MattersPotato MediaPenana 刊載。
合作活動、文案可電郵聯絡 kumasanki@iboomcreative.com

Discord 社群TwitterPotato Media插畫排版委託Ko-fiPaypal 打賞

Subscribe to 熊太先森|NFT 社群研究
Receive new entries directly to your inbox.
Collectors
View
#1
#2
#3
View collectors
This entry has been permanently stored on-chain and signed by its creator.
More from 熊太先森|NFT 社群研究